第十卷 第十五章 如芒在背

符太从楼顶下来,蹲下,瞧着在「龙床」坐起来的龙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谓的「龙床」,是一张羊皮地席,属田归道送来的物资,对他们是豪华的享受,特别的待遇,否则就要睡石地。在张仁愿照顾十足下,墙堡有情,成为可安居之所,能抗御晚夜沙漠刮

www.daocaorenshuwu.com

过来的寒风,将被子由头盖至脚,视无箭孔不入的毛乌素风沙如无物。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的「帅室」,位于西南角楼最上的第五层,三丈见方,高一丈,非常宽敞,让龙鹰一人独占,非为优待,而是因此层最近上面的角楼高台,为储存如石块、箭矢诸般战略品的重地,

稻草人书屋

压根儿容不下两个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东南角楼同一情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挖掘壕坑的声音传上来,就像在西京的七色馆,兄弟们彻夜赶工,只不过现在不是制合香,而是为战争做准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这么的来找他说话,非是首次,曾发生在大漠征战期间,探敌后立即来向他报告,此刻帐幕换了角楼顶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双目闪动兴奋的精芒,道:「想不到打了个转回来,我的娘!竟然多了个水井,水质清甜,比其他甚么娘的水更好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揉眼道:「有楼门不入,却爬墙进来,想当小贼吗?」

daocaorenshuwu.com

角楼的入口,开在墙头处,进入的是下一层,底下尚有三层,共五层,底层是地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哂道:「就算作贼,老子亦是大贼,偷的是敌方主将的命。你奶奶的!有否想过井下的地泉,流往何处去?要不要老子先去探路?唉!想起便有急不及待的兴奋,索命鬼般从另一端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钻出来,择肥而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伸个懒腰,活动筋骨,道:「肯定另一端在无定河底,快报告,小弟还要去挖坑。」

daocaorenshuwu.com

昨夜龙鹰工作至三更天,另一批休息够的兄弟接手后,痛快的在井旁洗澡,然后上来睡觉。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符太道:「我们算漏了鸟妖。」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道:「不是算漏,而是无法兼顾,幸好现在采定点攻防之策,非是高原大会战,鸟妖的鹰探能发挥的作用有限,不用那么担心。怎样?敌人正大举来犯,对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该说是大举准备。」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龙鹰抓头道:「有何好准备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一直以来,我对无定河存在错觉和误解,以为不过是一道较大的河,最后注进东面的大河去。可是,当我亲临其地,方晓得自己错得多么厉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讶道:「你似到无定河做过实地观察。」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符太索性坐下来,抱着两脚,得意的道:「终引得我们看似无所不晓的大混蛋,说出这句无知的说话来,可知你对无定河的认识,不比老子好多少,让老子给你来个当头棒喝,无定河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不是一道河,且不止是个河区,而是一头能在荒漠区张牙无爪的庞然巨物,称王称霸,谁都须瞧它的脸色做人,因话事的是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听出趣味来,问道:「先答我先前的问题。」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符太悠然道:「只要你离开统万,这一片沙漠仍可逞威风的鬼地方,便立即投进无定河的怀抱里去,避都避不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又问道:「你睡醒了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没好气道:「比你更清醒,说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我发现了敌方的先锋部队,在乌水西北面的契吴山分三处地点扎营,大肆砍伐树木,每组营地约万人,只从军力分布,不用我多说,你老人家亦晓得敌人已掌握形势,且来势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汹,准备一举拿下我们的墙堡。」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叹道:「他奶奶的,河原又遭灾劫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黄土高原的植被已越来越少,何堪再遭砍伐,大面积地毁坏森林和草原,徒令水土流失更趋严重,底沙泛起,此消彼长下,沙漠如脱缰的妖魔,吞没耕地,填塞河湖,统万便是这样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由水碧山青,变为被湮埋的废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哂道:「亏你仍有伤春悲秋的闲情,敌人摆明三路进军,第一路直逼乌水和无定河交汇处的无定堡,压得无定堡的张仁愿没法向我们施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点头同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续道:「第二路军,将沿乌水东岸推进,抵无定河北岸后,沿河东行,推进至海流兔河与无定河交汇位置,设立据点,截断我们南归之路,将我们完全绝对的孤立。」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剩下来的万人部队,就是用来收拾我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是谋定后动,准备十足,制成了有效的攻城工具后,来个忽然突袭,以雷霆万钧之势,一举拿下统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赞道:「太少的兵法愈来愈了得,只看对方立营的布局,可将敌人的战略,了然于胸。」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符太阴恻恻的笑道:「我的兵法毫无长进,长进的是老子的耳朵,直追大混蛋。在乌水苦候整个时辰,终遇上对方的将领到来视察形势,偷听个一清二楚。对方十多人里,有个叫狄高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