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十一章 瞬息万变

蹄声自远而近,正在忙碌的龙鹰等人,停下手来,你眼瞧我眼的,没法明白。

稻草人书屋

来的是单骑,从西北方传来,该是来自敌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在楼顶放哨的符太传声下来道:「来的是狼军的传讯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时近黄昏,他们苦干了两日一夜,五十九个沙筏接近完成,只差个许时辰最后阶段的修整。食水、箭矢等须运送的物料,从楼里堡内搬至城北隔墙之东的空地去,这边的壕坑已被填平。

daocaorenshuwu.com

掘壕困难,填壕容易,只须将绕坑土墙推倒,重返原处,便完成大任。这番工夫是必要的,如此方可在对方视线不及处秘密造筏。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等登上楼顶时,来骑抵达小长城南面千多步的位置,猛然勒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战马人立而起,仰首嘶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来人形相威猛,非是一般狼军,而是敌军里的高手,却不是随莫贺达干来访的队伍其中I员,以汉语喝上来道:「奉大汗之令,请龙鹰答话,有要事报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人人感到头痛,敌人如此明刀明枪的来找龙鹰,认又不是,不认又不是,左右为难。答「龙鹰不在此」不过I句说话,却很难说得出口。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大笑道:「这里每个人都叫龙鹰,老兄你想找哪个龙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来骑一怔后,哈哈大笑,从容喝道:「有多少个龙鹰不成问题,本人今次专程来此,是为我国国师拓跋斛罗向龙鹰下战书,明天日出之时,在统万之南,无定河之北,乌水之西,决|死战。两方观战者,限于三十之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说毕掉转马头,奔驰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着骑士迅速远去的骑影,符太嗟叹道:「太诱人哩!」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荒原舞道:「此招极绝,不论如何应对,都有后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君怀朴道:「他们是看准鹰爷难公然以本身的身份应战,故虚耍一招,却能大振狼军士气,挽回初战失利的颜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众人目光落在龙鹰处,瞧他如何决定。

稻草人书屋

龙鹰挂着微笑,往符太望去,轻松的道:「你想也勿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苦笑道:「这家伙太明白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这是名副其实的小不忍,则乱大谋,龙鹰的身份固然不能公然暴露,你太少的身份亦如是,戴着假面具去应战更糟糕,王庭经的神医肯定泡汤,这就叫宁可给人知,不可被人见,而非对你有信心、没信心的问题。」 稻草人书屋

宇文朔问道:「我们是否该在天明前离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仰首观天,道:「战场瞬息万变,忽然间,我们又陷入险境。」 稻草人书屋

容杰不解道:「险在哪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丁伏民代龙鹰解释道:「若要走,宜早不宜迟,可是我们有个大破绽,是不论我们如何自恃,沙子松软,无以着力,如何难走,大家清楚。筏子负重后,速度更慢,遇上沙丘区域,纵然凭沙筏窄长的设计,利于上落,仍须小心翼翼,欲速不达。现在即使我们立即起程,也只能走一夜和早上小段时间的路。金狼军不惧炎漠,马快,不用半天可追上我们,那时我们累上加累,还何来气力与敌拚命?而即使我们处在颠峰状态,仍难力敌是我们七倍人数的金狼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丁伏民的「累上加累」,指的是不停地工作了两天一夜后,没休息的赶路,铁铸的亦要吃不消。

稻草人书屋

龙鹰赞许道:「伏民分析得比我想的更周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荒原舞虽心切杀鸟妖,仍不得不同意,道:「情况的变化,确与我们原先的设想,大有出入。」 稻草人书屋

原先的设想,就是当敌人发现人去城空,到真正派兵追赶,至少落后一、二天的时间,使敌人没法在他们抵绿洲前加以拦截。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狼军的狠辣,天下皆知,绝不会坐着等龙鹰赴战。日出后,龙鹰去或不去,突厥人也乘势来攻,先以一般战士打头阵,于他们应接不暇之际,以最精锐的金狼军一举破城。想想对方如出动拓跋斛罗,加上其他高手,以雷霆万钧之势,泰山压顶般攻来,如何难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由现在到日出这个吃紧时候,猎鹰将频频出动,三头高空探子轮番监视,有何风吹草动,默啜会做出迅速的响应。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如斯情况,始料不及。

www.daocaorenshuwu.com

君怀朴道:「要走,须今夜走,愈早愈好,能骗过鸟妖便成。」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桑槐道:「何不用兵分两路之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人人留心聆听后,续道:「由于这里是风沙区,令鸟妖的猎鹰观测能力不如平常,且不可在此区长期盘桓,我们觑准空档,沙筏大队先行,临天明前,留下的惑敌小队才出动,走的是毛乌素捷道的方向,敌人当以为我们采的是最快捷的路线,毫不犹豫挥军赶来,负责惑敌的乃我们里身法最佳者,可轻易摆脱敌人,逃往绿洲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虎义沉吟道:「老桑此计虽妙,但如此不从另一边穿出,却转往沙漠深处赶去,疑点多多,非是鹰爷一贯作风,动辄还被察觉人数不多,莫哥不起疑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