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十六章 环境之战

另一个可以坏龙鹰大计者,莫哥是也。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带领的是另|组高手,与默啜的一组实力相若,又清楚管轶夫失去行动的能力,只要能路过而不理,循远处传来的打斗声追去,将令符太和宇文朔陷入险境。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符太和宇文朔绝不放过一伤再伤的拓跋斛罗。此突厥宗师级的人物,潜力之庞大,天下间除身具「种魔大法」的龙鹰外,怕无人可与之比拟。不管城之战里,龙鹰和符太早领教过他在这方面如何厉害,全赖柔然族第一高手皇甫常遇杀至,将他逼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时还以为没有几年光景,拓跋斛罗休想复元,甚或永不能痊愈,岂知今次重遇,拓跋斛罗不单没事人似的,还像更有精进。如非被「沙爆」狠创,龙鹰能否在与他硬撼后,迅快回复,尚为未知之数。 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和宇文朔就趁拓跋斛罗被龙鹰魔气侵体的良机,务要将拓跋斛罗赶尽杀绝,能否成功是一回事,至少缠得他难以分身,没法追赶远去的荒原舞等三人,又或掉过头来收拾龙鹰。 www.daocaorenshuwu.com

拓跋斛罗太厉害了,他对付哪一方,那一方的人肯定遭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外围的封锁线名存实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以万斤计的沙粒,从天而降,人也挺不住,何况马儿,不被活埋,亦被逼疯,沙子刺眼,更是战马也受不起的损伤苦楚,兼之马儿早筋疲力累,何堪如此可怕狂暴的打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未能目睹,却可以想象,当时马儿发狂跳蹄,东倒西歪,将背上主子抛下马来的情况。于沙尘蔽天的慌乱里,还不知多少人被倒毙前乱跳乱奔的战马践踏受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现时余波未了,仍然风沙障眼,遍地伤残,在这样的情况下,敌我难分,金狼军自顾不暇,休说尚要去拦阻敌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故现时唯一能左右大局的力量,就是莫哥一组十四人,胜败系于他一念之间。关键在龙鹰是否能营造出一种形势,使莫哥没法路过不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此时龙鹰倾斜至所需的角度,魔气的积聚同时攀上峰顶。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弹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喷空而去,迎上凌空扑至的「红翼鬼」参骨,却非正面硬拚,而是依现时两方的空中路线,他们将在离开一丈的位置,错身而过。 稻草人书屋

参骨将扑一个空,龙鹰则投往默啜下一刻移至的位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在逼参骨改变。 www.daocaorenshuwu.com

剎那后,龙鹰后发先至,于离地1一丈处,与参骨隔丈相遇。

稻草人书屋

参骨咽喉里发出野兽般的咆哮,竟凌空翻动,滚往龙鹰的一方,刀光打闪,诛神刀划过来,疾斩龙鹰肩颈的位置,凛冽的刀气,罩龙鹰一个结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人武技之高,实不在默啜或莫哥之下,如此凌空有去无回的当儿,仍能临危变招,且劲道十足,天下间没多少人办得到,但肯定参骨没想过,龙鹰在「择肥而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仗之艰难,尤过校场之战,近乎不可能。徒逞勇力,任龙鹰如何强悍,可捱多少个照面?然而不利的条件虽远过校场之战,有利他的条件亦俯拾即是,最清楚分明的就是敌人的战力、士气,均受沉重打击。可肯定的,默啜一方处于战场中央位置的所有人等,到此刻仍不明白这场听所未听的「沙爆」是如何来的,于实质的创伤外,还加上精神上对未知事物的恐惧,于深信鬼神而不疑的突厥族,影响力不可忽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另一有利的条件,且是关键性的,就是将沙丘化为碎沙送上天上后,落下来形成凹凸不平的沙面,比之校场的积雪,更具扰敌、乱敌、伤敌的威力,绝对地对寡的一方有利,特别是龙鹰这个最擅运用地利的魔门邪帝。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所以这是一场环境之战,目标在牵制敌人,让荒原舞等三人逃至敌人难在短程内赶上的位置,成功逃脱。 稻草人书屋

尚未离地,他的思感早以波动的方式,锁紧参骨的波动,当快在空中错身而过,参骨欲凌空滚转的一刻,体内真气转换,立即触动龙鹰撒往他的感应网,使龙鹰能分毫不差的拿捏时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参骨一刀斩至,龙鹰反手祭出挂背的荒月弓,挥打对手,后发先至,从上而下,不是格刀,而是恃着荒月弓比诛神刀长上半尺的优势,砍往参骨握刀的手腕。

www.daocaorenshuwu.com

参骨战斗经验丰富,遇惯大风大浪,却从未想过有人蠢得将远程射器的长弓,用来作埋身搏击的武器,偏在这刻遇上,心里毫无准备。若在平地,进退自如,应付之法任他选择,但双方均在无处着力的虚空,应付手法有限,就是挡格或不挡格。如刀势不变,势于刀及对方之前,被龙鹰重击手腕,那时连能否仍握得住诛神刀,尚是疑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正是要营造出参骨没得选择的形势,这么一招收拾他是不可能的,但只要令他没法成为阻止他对默啜施计的拦路虎,又一时间难以插手破坏,已达目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参骨冷喝一声,从横斩改直挑,迎向从上方闪电落下荒月弓的弯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