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二章 声东击西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大串的筏子,在龙鹰的战筏引领下,默默加进了大河穿行于河套平原的旅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段大河相对平静的旅程,起自高峡深谷的青铜峡,折北直抵阴山后,改为东行,至吕梁山急转往南,进入凶险的晋陕峡谷,至潼关再折东,流程达二千里,形成黄河最大的湾流,状如倒转的套子,因以为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壮丽的星空下,一弯明月斜挂东边地平上,大地夜色浓重。 稻草人书屋

筏队贴靠右岸顺流划筏,人人屏息静气,时机就在眼前,敌人既没想过他们舍近就远,绕西而来,更没想过他们有现成的筏子,可藉大河的掩护,顺流深入敌人腹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兼且莫哥的主力援军今天方抵达,长途跋涉、昼夜不停的赶路,至少须休息一晚,方能稍复元气,提防和反应,均大逊平时,各方面的条件,无不利于他们的奇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望无际的河原区,就在他们的右岸无限延伸,为河套平原的大后方,当地人称之为敕勒川,东西延绵千里,南北最宽处约一百五十里,这片地势平坦,支流众多,面积七百多万亩的沃土,正为未来大小诸战进行的广阔战场,以定天下谁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唐军若败,边防军将无力拒狼军于长城外,被其长驱直进,攻入关内;狼军有失,势损兵折将,被逐出阴山之南的河套之地,从此在以后一段长时间内,乏力南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蹲在筏首,灵觉全面开展,察视远近。身后是符太、宇文朔、虎义,学他般蹲低。博真、管轶夫、桑槐、容杰坐在划筏的位置,尚未发力,只是调校筏子顺流而去的方向,以免偏离右岸林木的阴影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截河道宽逾三百丈,际此暗夜,凭一般高手的眼力,从西岸望过来,即使在河央经过的舟船,仍看不真切,遑论远上一倍,在暗影里无声无息,随水淌流的筏符太移到龙鹰旁,指着前方,道:「他奶奶的,第一座压河箭楼即将现形。」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三人用足目力瞧去,果然分辨出在林木掩映里,变得突出的箭楼阴影,不见半点灯火。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事实上箭楼四周的林树早伐空,之所以产生筑于林树间的错觉,是因距离尚有数里之遥,角度上出的问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第二座箭楼继之出现在视野内。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符太道:「支流入口在前方1一里。」 www.daocaorenshuwu.com

后面的宇文朔赞道:「太少的观察力和记性,堪称双绝。」

www.daocaorenshuwu.com

虎义不待吩咐,到筏尾向紧随的丁伏民打手势,传音知会他支流入口的位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讯息迅速传递,一筏接一筏的传过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虎义经过四大划手时,提醒道:「准备泊岸。」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回来蹲在龙鹰背后,问道:「有感应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轻松的道:「敌人布局高明,却因兵力有限,重心落在山寨和三座河寨处,令后套西缘、大河东岸成为无防地带,当晓得我们霸地立寨,已经迟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转头低声喝道:「小心水流,泊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四大划手同时出桨,免被从支流冲来的水移离岸边的阴暗,致功亏一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前方左岸里许外,一排耸立着七座箭楼,确有一番气象,大添今夜战事的肃杀之气。 稻草人书屋

战筏越过支流出口,靠泊岸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后方的筏子,一个接一个的转入支流去,逆水而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们最害怕的情况,是甫入河原区,即被对方哨探发现,致失去先机。现在可以松一口气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宇文朔道:「看到山寨哩!」 daocaorenshuwu.com

七座箭楼后方,狼山高地处,隐见黑沉沉的影子,乌灯黑火,如非晓得其存在和位置,肯定视亦不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桑槐和容杰从筏尾跃往岸上,将战筏系于大树,免花无谓的气力以固定筏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虎义搬来一个箱子,放在龙鹰脚旁。此箱专为雷火箭而设,尽量不使之受潮,致失去效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今夜成败,决定于二百二十二枝雷火箭上,不得不对之呵护有加,视其如珠如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气氛忽然沉重起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见宇文朔若有所思的神态,讶道:「宇文兄想到甚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宇文朔道:「虽说对方认为我们唯一选择,是渡河偷袭山寨,可是狼军吃过鹰爷这么多亏,怎都会防我们一手,例如可将部分高手置于位处正中的河寨,并设快速应变部队,一旦遇事,可展开强大的反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虎义同意道:「合情合理!我们要第一座河寨全面起火焚烧,至少须射出五十至七十枝雷火箭,即使以鹰爷迅捷如神的手法,用上一盏热茶的工夫,毫不稀奇,甚或更久。如敌人将岸旁的木筏放进河里,沿河来截,我们逃生还来不及,何来时间去烧另两座河寨?」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符太认同道:「确令人头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目光投往箭楼,点头道:「宇文兄思虑周详,我们来一招声东击西的惑敌之计又如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博真爬过来,道:「焚箭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