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七章 夺寨关键

说是一回事,实行又另一回事。

狼寨是头重尾轻,所有防御设施,全集中往东寨墙、寨门和箭楼去。后方中央是狼神的祭坛,上仰背倚的猛狼石。原本的树林被砍伐一空,化为建寨的材料,又或守寨的至尊武器檑木,部分送往墙头去,部分堆在东寨墙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在东寨门和祭坛间,筑起四大座正方形的仓库,放置粮货物资,以免日晒雨淋,亦将狼寨大致分成前寨、后寨两个区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外有六组营账,每组约百个,前寨的两组位于靠近四座仓库的位置,腾出东寨墙与营账间长三十丈、宽百丈的大片空地。另四组营账,前二后二的布置在祭坛与仓库间偏南寨墙的位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水瀑泻落的位置是狼寨的西南角,形成水池,出水口在池底,该有下水道通往大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靠南寨墙的位置,设置了五排马厩,每排三十个,越过仓库,至离东寨墙二十丈止,可容逾千战马。

www.daocaorenshuwu.com

此时马厩是空的,亦可知昨夜烧掉对方一座河寨,不少马儿惨被烧死烧伤,急需补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八人攀石入寨,藉空马厩的掩护,直抵最接近东寨墙的位置,审度形势。

稻草人书屋

四座高起达五丈的箭楼,属聊备一格。以防御论,二丈半高的东南寨墙,足负重任。可是,对龙鹰等来说,却是突厥人硬塞入他们袋子里的大礼,无从拒绝,也令他们改动战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最接近他们的一座,就在前方,位处狼寨东南角。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楼顶有四人值岗,正在闲聊,目光全投往寨外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另三座箭楼,一座在东北角,另两座位于中线左右,互相间约距十五丈。更令他们心动的,是中间两座箭楼并没战士站岗,为了应付龙鹰一方,莫哥抽空了狼寨的军力。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东寨墙头每隔十步便插着火炬,照得墙外火光熊熊,但寨内离墙二十来步,便逐渐没入暗黑里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狼寨后方乌灯黑火,唯一亮着的地方,是祭坛上的四枝火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此形势,大利龙鹰等八个劫寨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先的设计,是以快制慢,以雷霆万钧之势,一举夺取狼寨的控制权。然而狼寨规模极大,只要六、七十人里,有一人能向寨下岸旁的莫哥示警,他们的夺寨不但大有可能泡汤,也是自寻死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故此,现场实地感受后,掌握到或可在敌人察觉前,神不知、鬼不觉的先干掉部分敌人,遂实时改变策略。 daocaorenshuwu.com

狼寨位处狼山凹入去的位置,左右均为高山绝壁,因而防御全集中往面河的东寨墙。于莫哥来说,现时的情况,只是将狼寨的范围,从高地扩展至河岸,并不存在守御漏洞的问题。他亦不会疏忽水瀑的来源,肯定曾派人攀山越岭的看过,当然看不出问题来。龙鹰凭魔种的能耐,于没可能奇袭里创造出奇袭,愈能保持其奇诡突发的特性,愈可发挥奇兵之效。 daocaorenshuwu.com

符太传音道:「由老子出手,我制人,你杀人,如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田上渊早证明了「血手」是刺杀的神器,武功高强如陶过,又有高手在左右,骤然遇上,亦告横死当场。以之突袭箭楼上四个敌兵,即使对方是金狼军的级数,在他们连手下,是「宰鸡用上杀牛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约束声音,道:「就这么办!」

www.daocaorenshuwu.com

接着道:「夺楼后,我们的行动全面展开。桑槐兄、小容登占箭楼,代敌站岗,监察前寨。到我们攻上东南边的墙头,才从这边杀过去。太少!动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和符太从马厩后暗处闪出,迅似闪电,如魅影般不带衣袂破风声,剎那后扑附箭楼后方的攀架,几个动作升上楼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发难时,四个敌兵方有所觉,但绝不清晰,楼台上的空气给凝固了,如坠冰窖,陷入永远醒不过来的梦魇里去。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背上马刀出鞘,对方尚未有机会转身,龙鹰以任何刀手能达至的最高速度,刀光打闪,透敌背而入,刀未及体,刀气先一步将敌人锁紧,于及体之时,强猛的刀气先侵入对方经脉,震碎其五脏六腑,更令其在死前没法呼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事关重大,不容有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和符太均是全力以赴,务求有一个好的开始。

稻草人书屋

敌人遗体从楼上抛下去,虎义等在下方接着,送入附近的马厩里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桑槐、容杰立即登楼。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和符太,正居高临下的观察敌寨内外的变化。

稻草人书屋

桑槐、容杰检视楼上的小箭库,将一筒筒的箭,抛给下面己方兄弟。看到箭楼上设置的战鼓和号角,心里不由佩服龙鹰和符太,亦只有两人连手,方可能在不让对方有任何动作下,不动声息的解决掉四个突厥战士,否则来一声鼓鸣,他们便要吃不完兜着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由明的强攻,转化为暗的奇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吁出一口气道:「看来莫哥、参骨等人,今夜会在岸边的营账睡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边河岸,被火炬照得明如白昼,对岸河阵在处,没入周遭炬光不及的大片暗黑里,对比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