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九章 西岸血战

龙鹰喝道:「前进!」

众兄弟齐声吆喝,如平地起轰雷,全体迈开步伐,朝离他们百步许的敌方挺进,气势如虹。 daocaorenshuwu.com

箭矢雨点般投过来,被前两排的兄弟举盾挡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双方几下吐息间,距离拉近至四十多步。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一方反停止发射弩箭,但持弩的后两排兄弟,每排二十人,弩弓已上箭,正蓄势待发。现时大家平地互射,均被对方的盾阵挡着,射也是白射。最妙是龙鹰一方所用之盾,正是在统万和后套先后从敌人手上夺来的大藤盾,高与身齐,能将整个人完全保护。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另一边也喊杀震天,荒原舞、君怀朴和丁伏民,领着二百五十个兄弟,结成强大战阵,杀往营地的一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余下来的数十人,赶快将物资粮货送上狼寨去。

稻草人书屋

号角声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前方狼兵齐声吶喊,举步奔杀而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狂喝道:「时辰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尚未说毕,斜弹而起,越过前方两排兄弟,投往冲过来的敌人去。尚在凌空的当儿,雷霆击旋转一匝,首当其冲的五个狼兵,打着转的往四周抛跌。

稻草人书屋

下一刻龙鹰足踏实地,一百二十斤重的雷霆击似变得轻如无物,化为绕身而走的漫天击影,忽前忽后,倏左倏右,敌人的刀枪给碰着的,无不虎口受创,给硬荡开去,露出空门,被龙鹰以脚踢、膝撞、肩碰等等手段,乘虚而入,骨折肉裂的朝后抛飞,撞在别的狼兵身上,几无一合之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落点深入敌阵二十丈之远,闪动如神,以快制慢,将魔种爆炸性的庞大能量在剎那间催上颠峰之状。一时间虽势不可挡,但绝不能持久。如果没其他兄弟配合,便是找死,但于此际的情况,就是最狠最辣的手段。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眨几眼间,龙鹰杀敌二十多人,令所在处方圆六、七丈之地,全笼罩在他雷霆击的威慑下,敌人则乱成一团。 稻草人书屋

敌方的高手纷纷抢来,却给他们一方的人挡在外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乱势如波浪般随龙鹰到处扩展,波及前线,龙鹰亦多处受伤,但此正为他的策略,凭的是魔种比敌人强大百倍的复元能力。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蓦地龙鹰往后疾退,雷霆击如活过来的神物,后背虽没长眼睛,却如目睹般,砸翻了攻来的几个敌人后,忽然旋动起来,破入前线的百多个狼兵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时除龙鹰投进敌阵外,双方前线尚差十多步方短兵相接。可是被龙鹰这般的左冲右突,前一截三百多人的狼军,溃不成军,无法保持阵式,凭箭、盾护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权石左田见机不可失,一声令下,弩箭手抢前,越过刀盾手,射出第一排二十枝弩箭。如此近距离发射,又是强弩射出的箭,登时血肉横飞。接着,第11轮弩箭又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等得不耐烦的符太大喝道:「兄弟让路!」 稻草人书屋

刀盾手和弩箭手潮水般退往两旁,符太一夫当先,领头杀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后面跟着虎义、博真和管轶夫,三大暴发户,然后是容杰、桑槐,宇文朔压阵尾,如虎入羊群扑入敌人里。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们势如破竹的杀入敌群里时,龙鹰与他们错肩而过,回到己方兄弟的兵阵里,两方配合无间,如若天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时位于最后方二十个持长枪的兄弟抢前,越过弩箭手,与刀盾手结合,全速前冲,以呼应符太等人的强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刀盾、长枪、弩箭合组而成的战阵,实乃鹰旅千锤百炼下而来的骄人成果,由众人将过往的战斗经验,去芜存菁的共同创造出来,本意是用来打宫城里的巷战,想不到今次因缘巧合下,用于山野的战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眼前山河相夹营造出来的地理环境,等于宫城内的御道,能将同具「短、长、远」特性的战阵威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剎那间,前线的兄弟,与敌短兵相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此时符太等七人组成的三角阵,深进敌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若如一个尖锥,刺往敌人的心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就是尖锥的锋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血手」,是天下间最擅攻坚的奇功异艺之一,赤手空拳,仍无惧利器,透过血气生出的可怕气劲,如有实质,千变万化,加上他的「横念诀」,等于创造出形形色色、以气劲形成的武器,随心之所欲,针对敌人来势,着着硬拚,且令目标防不胜防,也无从防御,骤然遇上,便像陶过和他的亲卫般,被杀个措手不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三角阵因符太锋锐凌厉,人人得以尽展所长,闯关斩将。

www.daocaorenshuwu.com

每当符太力竭,便退返阵央,改由虎义、博真、管轶夫三人打头阵。 daocaorenshuwu.com

三大暴发户各有所长,武技平均,尤难得者,是他们长期相处,经常切磋技艺,交换心得,连手作战的经验,远过于一起花天酒地的时光,就算在众兄弟里,亦稳居首位,这一展开浑身解数,全力出手,杀得敌人未战先惧,如轮辗螳螂,挡者披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虎义用回他拿手的双巨斧,居中;博真使的是坚似金石的重木棍,位右;另一边的管轶夫,耍得如凤舞龙翔般的是从「大汗宝墓」得来的双尖矛,对此矛他爱不释手,因可随时分拆,为此曾下过一番苦功心思,将过往武技的精华,融浑其内。假若那天在毛乌素沙丘区,用的是现在的双尖矛而非马刀,肯定可多挺一阵子,方会受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