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十二章 等待洪流

太阳刚过中天,敌人的投石机掷出第一枚石弹,当是试验性质,好调校投石机的投石角度。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石弹未及东寨墙,坠往斜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到第三枚石弹,成功击中东寨墙,发出「砰」的一声,却是「蜻蜓撼石柱」,只是受撞处凹了少许。当然!众人不会因而高兴,因试的是小石弹。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接着沉寂了片晌,然后是其他二十五台投石机的调校和测试,「砰砰彭彭」的,如非有应对之策,肯定大感窝囊,有「肉在砧板上,任人宰割」之叹。 daocaorenshuwu.com

他们的工程已告完成,成绩相当理想,沙包墙虽有渗漏,但不算严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他们燃烧洪流之计,却失败了,当洪水奔流之际,自然而然将火冲熄,捱不了片刻光景。幸好众人又想出火烧浮筏之计,就是将部分檑木扎为六个木筏,摆在第一重水闸和离寨门五丈的第二重水闸间,引水进入这段去水道,直至齐两边沙包墙之顶,将六个檑木筏浮在水面,一大串的,然后将猛火油分多次倾倒筏面,让猛火油渗进木料内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檑木筏呈窄长形,每筏由四根檑木绑扎而成,用掉他们二十四根檑木,剩下十九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同时将第二重沙包水闸加固,以免给水冲崩。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六个渗火油的檑木筏,是引水道洪流的先锋,紧挨着第二重水闸,闸开水泻,奔流该把筏子直送下斜坡,当着火的筏子被对方的拒马阵卡着,便大功告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和一众兄弟,四百多人坐在蓄洪池的东墙或去水道两边的沙包墙上,边看热闹,边休息回气。只得君怀朴一人,立在寨门左边的箭楼上,监视寨外敌况。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呼」的一声,一枚石弹越过南寨墙,落往寨内地面,还滚动三丈,方停下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坐在第二重水闸顶上的龙鹰、符太、宇文朔、博真、虎义五人,齐声起哄。

稻草人书屋

博真大乐道:「这枚掷远哩!」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宇文朔目注石弹,思索道:「此弹石质坚硬,又经过打磨,呈圆球状,狼军确是准备充足,令人刮目相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虎义道:「突厥人何不将投石机送往无定河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符太哂道:「突厥人怎惯和投石机一起上路,还可来去如风吗?这批投石机和石弹,该在阴山以北某个狼军据点,由掳来的匠人、兵奴所制,到狼军朝朔方推进,方送抵此处,然未及运往前线,已收到撤退的讯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这批东西多多少少和鸟妖及田上渊有关系,如能将莫哥抓起来,严刑逼供,当知内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众人点头同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制投石机,须专精此艺的匠人方办得到,一般技匠,根本无从入手。然投石机乃战船必备的战具,故只有从现时雄霸北方的田上渊处,方可得到这方面的协助。

稻草人书屋

像台勒虚云的大江联,更能制作精巧的弩箭机,令龙鹰当年守风城,凭之阻挡了敌人好一阵子。 www.daocaorenshuwu.com

虎义满足的道:「干掉这批投石机后,即使对方尚余数台,已不足为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时丁伏民领着几个兄弟,跳上浮在引水道水面的六个窄长浮筏,将一个个包扎棉布团的大包裹,系扎在筏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棉布并非一般棉布,而是浸透猛火油的易燃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众人鼓掌喝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筏是火油浸过的,大包裹更是惹火,保证可烧个轰轰烈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丁伏民笑道:「记着瞄准火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众人又再齐声叫好。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因有刚才实验时火给冲熄的前车之鉴,故特别设计,于筏子给冲下斜坡时,待其浮上水面,方以火箭燃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寨外敌人,再度沉寂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博真嘲讽道:「暂停给我们搔痒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话尚未说毕,箭楼上君怀朴向他们打手号,着他们留神。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众人摸不清楚君怀朴的意思时,寨外投石机发动的声音连环爆响,接着是石弹破空的呼啸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轰!轰!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二十多个石弹,先后命中寨墙,且是以寨门为靶,大半轰在寨门处,肯定是最大最重的石弹,一时木屑四溅,整个东寨墙似给猛烈摇晃着,大寨门更现出几道裂痕。有些石弹撞个粉碎,石粒散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怎想到投石机的准绳度这般高,撞击力猛烈至此。

www.daocaorenshuwu.com

众人你眼看我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向后方坐在池边的兄弟喝道:「还须多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坐在那里的荒原舞应道:「尚差至少半个时辰,一一尺高的水。」

www.daocaorenshuwu.com

宇文朔道:「绝捱不过一刻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话犹未已,第二轮石弹杀至,几全命中寨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啪」的一声,最上方的第三道木闩,竟给硬生生震断,其中两个石弹穿门而入,落到地面,滚往他们所坐水闸墙的墙脚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符太道:「提早发动如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摇头道:「蓄洪池即使注满池水,我们仍未有十足把握,可造成一举破敌的奇效,何况尚打个大折扣,犯不着。」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博真道:「让我来告诉太少,即使将大寨门打个稀巴烂,在拒马下的斜坡位置,仍瞧不见我们在这里排排坐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