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十四章 反间之计

符太、宇文朔等抱着檑木,瞧着本气势如虹朝狼寨冲上来的狼军,弃甲曳兵的掉头狂奔下坡,拒马阵后的所有敌人,不论莫哥和一众高手、守阵的箭手、操作投石机的兵奴、操上来的四队狼军,在眨眼的工夫间,全化为向河岸拚命跑的背影,感觉的古怪,实非任何言词能形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更诡异的,是隆隆水声盖过了所有声音,即使有人在耳边狂喊,恐怕仍听不到在喊叫甚么,眼前就像上演着一场没有声音的活剧,时间似忽然放缓,心里清楚在斜坡上狂奔着的每一个人,管他轻功盖世,仍没法快得过洪流倾下斜坡的速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洪流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忽然间,他们全到了水底内,一股无可抗拒的力量,推得他们投往门洞外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洪流撞上东寨墙,摧枯拉朽,又如破开一张薄纸般,没丝毫犹豫的,直奔斜坡,东寨墙彻底消失,化为碎木断干,随水冲往拒马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在东寨墙化为乌有前的剎那,龙鹰施展弹射,腾空而起,往斜坡投下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龙鹰本以为凭弹射的速度,怎都可赶在洪峰前方,快上些许,然后再施另一次弹射,越过拒马阵,追至莫哥的后方,拉近些距离。岂知刚往下弯去,洪峰已赶过了他,还将前方斜坡下百多丈外的两重拒马阵完全淹没,疾似电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下一刻投进水里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洪流破寨后朝两边扩展,转瞬之间,左右山壁巨浪滔天,狂流撞着山壁,激起腾空而起的白浪水花,又倒卷而回,激起更狂暴水浪水柱,斜坡消失不见,代之是汹涌澎湃、起伏不休的洪流,浪迭浪的朝河岸拥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事前想得多好仍不起作用,置身洪流之内,压根儿不可能有自主的行为,连想把檑木稳定在水底下也办不到。符太等随木在水里翻滚不休,还以为会撞上拒马阵,岂知一路畅通无阻,脑袋一片空白下,忽然浮上水面,原来已抵大河。

www.daocaorenshuwu.com

大河再非他们所熟悉的模样,一改平时的亲切温文,浪高水急,瞬息万变。 稻草人书屋

东边不见陆岸,原河阵的位置,若如汪洋大海;西边勿说狼寨,坡道亦无影无踪,惟见排空飞来的洪流,冲起数丈高的条条水柱。随着浮沉,眼前景况不住变换,不但忽高忽低,还随水回旋翻滚。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南来的河水,与拦腰从山上杀下来的洪流,两头恶虎相遇,惹起猛烈的剧斗,一时惊涛裂岸,浊浪腾空,波荡泛滥,水轰如雷,激起漫空水烟云雾,遮天蔽地,岸颤山摇。巨量的水体倾覆入河,展示出无敌的力量和气势。与之相比,千军万马的决胜争雄,实微不足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晃眼,九个人三根檑木,以一泻千里之势,给河水冲往下游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如斯极端的水势里,唯一仍有点办法的是符太,趁沉往水底的剎那,朝左连拍三掌,水底内的「血手」果然不同凡响,檑木的走向首次为人力所左右,前端往右倾斜,不旋踵已撞上搭乘着宇文朔、容杰和桑槐三人的檑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宇文朔本身既精通水性,又具与三门峡激流暗涌的斗争经验,知机的乘势藉身体的力量,硬将檑木压得朝下方倾侧,两木六人,沉往右下侧的水底,刚好迎上从后方冲过来的三大暴发户,算是在水下重整阵脚成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尚未有高兴的时间,手牵着手的九人三木,又给送上水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水浪水势减弱了少许,河水和洪流合璧形成的洪峰,正走过由南折东的大河湾,令他们晓得河水将他们送离落河处超过十里,在东面不远处,便是敌人仅余的两座河寨。那种给洪流如玩偶般操纵舞弄的滋味,既令他们晕头转向,也夹杂着说不出来的痛快和狂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倏地龙鹰现身左方,从水底射上来,撞得他们由人和三根檑木组成的筏子,筏头朝向左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自被大水冲走,洪峰因河湾首次生出变化,龙鹰的借力打力,方能奏效,下一刻,连人带木的,给后来的洪水,送往左岸去。若在刚才的直道,一往无前的洪峰,不容他们改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大喝道:「弃木!」 www.daocaorenshuwu.com

众人知机放开檑木,潜往水底,拚命朝大河北岸阴山的方向游过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最后一个登岸,因要肯定每一个人均能返回陆岸,刚才更不时施以援手。 www.daocaorenshuwu.com

众人爬上阴山山脚高处,瞧着眼下的滚滚洪流,犹有余悸,无不筋疲力尽,疲乏至不愿动半个指头。 daocaorenshuwu.com

大河虽仍然白浪滔滔,已是明显减弱,泛滥两岸的规模大幅缩减,看来回复正常,指刻可待。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龙鹰在符太身旁坐下,大口的喘息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喘着气问道:「你的莫哥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答道:「不知滚到哪里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众人齐声大笑,不过却笑得非常辛苦,明知不该笑,却失去控制的力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桑槐叹道:「我现在最想的,是能连抽三根卷烟,天塌下来都不理会,只恨烟草留在仓库里,希望没被浸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