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十七章 真作假时

龙鹰点燃两盏风灯,置于岸边一块巨石上,然后就在风灯间坐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风灯是临别时参骨给他的,以此为约定的讯号。他解开了扎头的布巾,让头发披肩,此时的他,剃掉了胡须,外形上确与「范轻舟」有很大的分别,肤色因长时间的曝晒,比之在西京黑了很多,唯一须担心的,是眼的形状。然而对他这位「魔门邪帝」来说,因能改变眼神,其他的等闲事也。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是有心算无心,田上渊怎可能想到,来见的非是参骨而是龙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思潮起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现时的情况,危如累卵,随时有覆亡之祸,指的当然不是这场战争,而是他的「长远之计」。应付好田上渊,还要看能否及时截杀鸟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路走来,他曾试图去感应鸟妖,但不知是否脑袋疲劳,还是鸟妖成功驱除了他大部分魔气,竟然没甚么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是不晓得鸟妖成了他致命的漏洞,否则他不会在毛乌素竭尽己能去杀他,只是失败了。之后恶战连场,生死攸关,何来空隙去思考鸟妖的事。幸好得老天爷看顾,截着参骨,否则明早醒来时,仍懵然不知虽赢了战争,却输掉李隆基的江山。

daocaorenshuwu.com

一艘风帆,从下游驶来,此刻离他约五里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知是时候,闭上眼睛,运动魔气,自然而然脑海内浮现参骨的一双眼睛,以「横念」凝聚眼神的芒采。有诸内,形于外,凭体内魔气改走不同的经脉径路,从而令眼神天然转化,是绝不出漏子的手段,他还运功改变眉和眼间的距离,眼睛也因而变得狭长了些许,就是这些微的变化,使他化为另一个人,包保田上渊认不出他的「范轻舟」。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如此以魔气「易容」,不可能持久,幸好他需要的,不过半个时辰的光景。

稻草人书屋

风帆出现在视野里,是艘单桅船,逆流全速驶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左右手各提一灯,从石上站立起来,背挂的是参骨的成名兵器「诛神刀」,还故意将灯举至脸旁,映照着他拿出来见田上渊的容颜。这招叫「欲彰弥盖」,反令人不怀疑他这张脸是假的。遮遮掩掩,适得其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风帆在离他三百丈处靠岸,接着一道人影从船首投往河岸,破风声起,下一刻田上渊奔至近前,于离他站立的巨石不到二十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弄熄风灯,放在脚旁,跃下石去,来到田上渊身前,以突厥语沉声道:「石上双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田上渊应道:「一明一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此为在信内约定的口令。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欣然道:「果然是田当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田上渊冷冷道:「也可以是我的手下,参骨兄怎能断定是田某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模仿参骨的声音语调,续以突厥语道:「田当家的两手空空,等若本人背上的诛神刀,同样易认。」

daocaorenshuwu.com

田上渊表面上,与龙鹰在西京交手的他,没多大的分别,论神采,且逊于当时,有点憔悴,清减少许。可是,这只是表象,龙鹰的魔种,隐隐掌握到内里的他,变得更强大。这是任何在武功上做出突破者,于蜕变刚开始一段时间内应有的情况,然后才逐渐稳定下来,等待另一次的突破,或徘徊不前。 www.daocaorenshuwu.com

从龙鹰在石上跃下来,田上渊锐利的眼神一直默默审视他,没离开过片刻;龙鹰回报以「参骨式」的眼神,丝毫不让。不知情者,还以为两人是敌非友,约在这处河岸见面,是为进行生死决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田上渊淡淡道:「你晓得我的武功源流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轻描淡写的道:「略知二7说到底,本人和寄尘相交十多年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番话模棱两可,凭的是莫哥说过鸟妖对田上渊推崇备至,既要推崇他,怎都该透露点他两师兄弟的秘密。以莫哥的为人,绝不会与来历不明的人合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田上渊似没听到他说话般,沉声道:「为何非是寄尘来见我?」

稻草人书屋

龙鹰终于明白为何田上渊态度不善,原因在不是寄尘亲来与他相会。「多只香炉多只鬼」,田上渊对被逼与一个像参骨般的陌生人接触,心里不高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他受伤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田上渊闪亮龙鹰从未从他眼内见过的神色,代表着心内的关切,显示他们所料无误,鸟妖确为田上渊关心的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龙鹰心忖技术就在这里,压低声音道:「田当家不用担心,寄尘的伤有一半是装出来的,原因在他再不看好默啜,并已知会现时在凉州的侯夫人接应他,他将在中途开溜。」

www.daocaorenshuwu.com

又道:「完成寄尘所托,我立即赶赴凉州,与他会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是行险一博,顺道测试参骨的看法,如果田上渊嗤之以鼻,那参骨就是猜错了,如何掌握和截击鸟妖,须另想办法。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田上渊因他唯一信任的鸟妖没亲来见他,生出戒心。还有个原因,是龙鹰的「参骨」不但没穿上他的红披风,更打扮得像个汉人,田上渊不起疑才怪。可是,若「参骨」是一意开溜,如此打扮方合乎情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