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十八章 功成身退

要答田上渊的反问,看似不难,答一句由始到终,见不到龙鹰便成,却会坠入可说是由自己一手营造出来的陷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是一场战争,任何军事行动,均经仔细思量和深思熟虑,力图看破对方表象下的真相。判断有龙鹰在背后主持大局,绝非因对方有鹰旅的成员在其中,便认定是这样子,而是从各方面的蛛丝马迹,作出最接近事实的猜测。

daocaorenshuwu.com

以田上渊的智慧,当然晓得如真有龙鹰在暗里领导守统万的奇兵,必然千方百计掩饰,不会现形,故此若说因没发现龙鹰,而断定是对方巧布的假局,那刚

www.daocaorenshuwu.com

才龙鹰苦心经营,有强大说服力的一番话,立即变得苍白无力,是拿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如若球赛,已盘球抵达可打球入洞的位置,就看能否击球入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这是拓跋斛罗的看法,他也是唯一能攻入绿洲去的人,那是他事后的判断。」

daocaorenshuwu.com

田上渊沉吟不语,似在咀嚼他这几句话背后的含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要骗田上渊绝不容易,龙鹰藉拓跋斛罗解决问题,可是亦因而惹起新的问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在或不在,拓跋斛罗是最有资格作出判断的人,曾与龙鹰生死搏斗的拓跋斛罗,不论龙鹰变成甚么东西,在他的绝世武功下,肯定无所遁形。于拓跋斛罗攻入己阵之际,急不容缓下,如有龙鹰坐镇,必然立即出手。问题来了,任这队唐军如何强大,一方面须应付金狼军有默啜领导的强攻,凭甚么可将强如拓跋斛罗者逐出阵外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田上渊本身正是与拓跋斛罗同级数的高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心呼糟糕。

daocaorenshuwu.com

田上渊问道:「拓跋斛罗事后有否描述遇上的是何等样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暗叫侥幸,猜到田上渊此时心里想的,是怎么的一回事。答道:「这方面,拓跋斛罗剩向默啜透露。莫哥后来告诉本人,拓跋斛罗甫入敌阵,被对方四个高手截着围攻,其中一人使双斧,该是有『回纥第一高手』之称的虎义,另三人则是初次碰头,武功均走中土的路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田上渊沉声道:「莫哥怎么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他认为另三个人,其中二人该为宇文朔和王庭经,另一人则无从揣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田上渊双目杀机遽盛,狠狠道:「此人定是范轻舟,你们瞧漏眼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诈作思索他的说话,没有答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故意制造出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让田上渊猜想,与其让他怀疑是龙鹰,不如让他猜是范轻舟,此为两害取其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自他们离开西京,与田上渊展开恶斗,范轻舟、宇文朔和王庭经一直并肩作战,没理由抵幽州后,宇文朔和王庭经留下来,进行郭元振「鹰爷驾到」的布局,范轻舟竟不顾而去,所以田上渊的联想合情合理。 daocaorenshuwu.com

田上渊对龙鹰的认识,流于道听涂说,可是,范轻舟却是他长期的对手,明里暗地不住交锋,知范轻舟不论智慧、手段,不在自己之下,这般的一个人,方能令郭元振的妙计得逞,令狼军接连受挫,使鸟妖萌生离意。 daocaorenshuwu.com

从田上渊的位置看,两人等于在河套再一次交锋,给范轻舟坏了他的好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说到底,龙鹰若现身战场,不但在田上渊料外,且荒诞离奇;反是范轻舟的参与,合乎情理,所以毋须龙鹰多言,田上渊的想法已告成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时离天明不到两个时辰,龙鹰虽急着赶返河阵,好和兄弟们商量去留的问题,但田上渊与鸟妖久未通讯,现在可从他视为自己人的「红翼鬼」参骨处得到详尽情报,他又肯定闲着无事,「久旱逢甘露」下舍不得就这么放龙鹰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尚有个难题,就是凭魔气「易容」,不能持久,如果与田上渊说话时,忽然变回原形,天才晓得对方有何反应。那绝非可解释得通的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遂趁田上渊未有新问题前,来个长话短说,略经删改,以莫哥的位置,述说后套之战,最后道:「田当家还有甚么想晓得的事?本人须趁黑离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田上渊苦恼的道:「你们怎会犯此弥天大错,让敌人可通过山中的水道,攻占山寨,又引水破你们的重围?」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耐着性子道:「此事非常离奇,我们曾派人攀上水源来处,水从石隙处冲出来,形成小湖泊,四周乃穷山绝谷,没有来路。更令人百思不得其解者,是敌人怎晓得寨内有这么的一道瀑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田上渊道:「我们都低估了郭元振,他不但先一步警告唐廷,还要求调心腹大将张仁愿往守朔方,可见他不但掌握你们南侵的时日,且猜到你们行军的路线、攻打的目标,致你们到无定河后,处处碰壁。对外无懈可击,对内也滴水不漏。」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心忖你肯这么想就最好,省去老子的唇舌,田上渊因而认为在君子津栽个关系重大的大跟头,与事机不密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