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一章 骑上魔背

鸟妖就像当年验证范轻舟身份前的台勒虚云,发觉对眼前情况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龙鹰与范轻舟,一而二,二而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由于田上渊一直在怀疑,范轻舟、宇文朔和“丑神医”抵幽州后,如若人间蒸发,消失得无影无踪,大可能秘密地参与郭元振的军事行动,故此必着鸟妖留神。鸟妖见到的是龙鹰,却不见范轻舟,不怀疑才怪。 稻草人书屋

以龙鹰的一贯作风,绝不会待在幽州,日夕盼望的苦待狼军的来临,那他究竟从何处钻出来?当然不是从南诏千里迢迢的赶来,亦不可能在某地闻风赶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旁观者清下,鸟妖不用费神可将龙鹰套入范轻舟,如台勒虚云般,断定范轻舟不论才智武功、应变的手段,并不在龙鹰之下。田上渊向鸟妖述说有关范轻舟的一切时,鸟妖该尚未有特别感觉,到在毛乌素亲眼见到龙鹰,且被他射伤,立即豁然而悟。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默啜因毛乌素之失,不得不撤返后套,使鸟妖再不看好突厥人,而最重要的,是与龙鹰斗争成败的关键,再非在河曲的战场上,而是在西京。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只要揭破范轻舟的真正身份,龙鹰已犯了欺君之罪,还会被加上图谋不轨的滔天重罪,所有与他关系密切者,多少将被牵连,罪名可大可小,连武三思亦给卷入其中。因此于鸟妖来说,随默啜退返大漠,再没有丁点儿意义。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人心是非常离奇的东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直至偷听到莫哥嘱参骨送信给田上渊前的一刻,龙鹰仍一心死守河阵,等待正被郭元振率军追击的默啜回来,好与郭元振配合,己方的人,没半个对此有异议。可是当发觉当务之急,是鸟妖而非默啜,方猛然醒觉,原先的决定多么愚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河阵的防御力与敌人的河寨相去甚远,勿说默啜有拓跋斛罗在的主力军,剩是默啜昨夜抵达的部队,他们即使顶得往,折损必然严重,且是不必要的。奇怪的是想法似偏到一端去,没法作出正确的判断。 稻草人书屋

以郭元振的英明和丰富的战争经验,到后套后看一眼,瞧见狼寨被烧为焦土,洪水长流,立可掌握到默啜难以久留,因欠缺粮资。那时只要选地筑阵,不予对方有施展平野马战的机会,默啜别无选择下,唯有渡河北返,此时郭元振的机会来了,趁其渡河之际,纵兵全力强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如此形势下,鹰旅的河阵实多此一举,徒令默啜有着力的好处所。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等人的撤离,无招胜有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吁一口气道:“我的娘!说就容易,勿说走直线,连如何选取路线也教人头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宇文朔、符太和荒原舞组成的快速高手团,翻上狼山一座山峰,寻路觅径。 daocaorenshuwu.com

前方奇峰簇拥,群山耸峙,重峦迭巇,蜿蜒千里,粗犷雄奇,壮观是够壮观了,却宜观不宜游。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旭日在大后方,升离后套河原的地平。

daocaorenshuwu.com

荒原舞思索道:“你们猜,鸟妖能否估到我们舍默啜而追杀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所想的,与符太同样属担忧,似是不同的两回事,实异途同归。 www.daocaorenshuwu.com

两人均是望山兴叹。 daocaorenshuwu.com

眼前广袤的土地,有高耸入云的山系,身披银甲的雪峰,广阔的盆地,深切的河谷,茂林草野,要在这么复杂的广大区域内,寻找不知所终的鸟妖,无异大海捞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兴致盎然的道:“太少的问题,暂且搁置一旁,先来答原舞的疑问,愚见以为,以鸟妖为人,又与他的小命有关系,不论机会如何微乎其微,亦必做足预防工夫,以防给我们追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宇文朔道:“如果在下是鸟妖,当晓得自己成为了鹰爷的头号目标,否则不应在毛乌素欲杀他而非默啜。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会猜测鹰爷在何处下手伏击他,以定应付之策,大致言之,就是在抵后套之前或后。”

www.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冷哼道:“我们杀鸟妖之心,天下皆知,所以参骨才拿鸟妖的行踪做交易。鸟妖之中途开溜,此为主因,怕默啜若再次在战场上失利,殃及池鱼。而这个可能性比以前任何一个时候更大,因大帅的大军正锲着尾巴追杀狼军。”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又向龙鹰道:“有感应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断然道:“他已康复。”

daocaorenshuwu.com

荒原舞道:“若然如此,他会用尽办法,逃避我们的追杀,包括所有诈敌、惑敌的手段,因此,即使我们紧追在他后方,用的是一般追踪的手段,仍大有上当的可能,遑论现在连他何时开溜、目前的位置,一概不知。” 稻草人书屋

稍歇后沉声道:“其中一法,是采迂回曲折的路线,绕个大弯才往凉州去,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若在凉州东面的路上苦候他,将是白等一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同意道:“他是个不可低估的人。”

稻草人书屋

宇文朔道:“尽管他本来没想过,可是一旦凭猎鹰发现有人在后方追来,且像晓得他朝凉州的方向走,将猜到密函落入我们手里,而太少则是两人外能读懂密函者,如鸟妖仍要往凉州去,就是正蠢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