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三章 街头卖唱

龙鹰嚷道:“我的娘!”

符太和宇文朔见他眼瞪瞪瞧着离他们逾百丈山镇南门的牌坊,知他读到上面的刻文。他们循他目光望去,雨雪纷飞里,刻文是模模糊糊的三个字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符太喝道:“有何好大惊小怪的?难道竟叫‘落鸟坡’,又或‘除妖镇’?”宇文朔笑道:“鸟妖绝不找地名犯忌的地方与侯夫人会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吁一口气道:“他奶奶的!此镇名‘边城驿’,鸟妖由彼驿开始,亦将于此驿终结,应了我早前说的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点头道:“的确很玄。咦!好像有人在里面引吭高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人脚步加速,瞬眼间已抵驿镇的南门入口,“边城驿”三字清楚映入眼帘。感觉古怪,如斯遗世独立的处所,若非魔种领路,他们极可能永远不晓得人间有这么一个地方,边城驿于他们来说,等于不存在。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就在他们穿过牌坊的一刻,他们与边城驿结缘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远看房舍像挤在一块儿,近看原来疏疏落落,且不工整,东一间、西一间的,连接南门的当是驿内的沙泥路主大街,弯弯曲曲,却颇宽敞,最阔处足有十丈,窄处则不够五丈,可知驿里房舍的分布如何不规整。土石屋,一堆堆的往两边扩展。若视之为临时营账,理所当然;视之为县镇,则是全无法度,杂乱无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宇文朔欣然道:“荒兄在为我们的肚子募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雪粉飘飞下,房舍街巷,全换上白色的素净新装,将杂乱统一。就在大街深处,荒原舞立在街的一边,以他们听不懂的龟兹语,深情地以他独特的腔调嗓音,纵情歌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人不谙音律,亦不晓得荒原舞在唱什么,却毫无困难明白了他通过歌声,表达出旅人的感触。感情直接丰沛,虽对家乡深切思念,但似乎永远到不了家,是流浪者无根浮萍的情怀,既伤情,又对未来的去向充满憧憬和渴望。轩昂处,使人想到塞外的草原和沙漠、青葱的绿野和蓝天;低回处,淌流着梦魇般的无奈和伤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这样的一个地方,这个轻雪飘飞的天地里,荒原舞深情动人的流浪者之歌,正为边城驿的单调作出最佳的补白。仿如伴随仪式、充盈魅惑意味的颂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下雪的关系,街上行人不多,然而,确有人被荒原舞的歌声打动,驻足静听。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先前赶过三人的马车,刚经过荒原舞的位置,忽地车速减慢,并在街的斜对面停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回应宇文朔的话道:“听歌的大不乏人,解囊的没半个。唉!看来有钱财也没用,这里不见客栈,亦没食肆,天寒地冻,打猎肯定空手而回。” www.daocaorenshuwu.com

宇文朔道:“勿悲观,忘了先前所见,有人赶着载满蔬果的驴车入城吗?不过太少说得对,没人拿半个子儿出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分心二用,边听他们对话,边细意聆听。荒原舞的歌声虽荒寒悲慨,然处处点缀着掩不住的欢愉,显是因为达达复仇有望,这种揉集着悲和喜的曲意,哀而不伤,格外迷人,使人想一听再听。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说话间,三人继续举步走。

稻草人书屋

宇文朔询问的目光来到龙鹰身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苦笑回应,道:“我也不知下一步怎么走,只好继续走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我的两条腿仍不大听话,何不找个地方坐下来,名副其实的静观其变。”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此时荒原舞吸引了更多人在街的对面听歌,刚驰过的七、八个骑士,勒缰下马,可见他的歌声有多动人。

daocaorenshuwu.com

荒原舞不理会别人的目光,似驿内不但剩下他一个人,天地间也再没有其他人。龙鹰于离荒原舞约五十丈处停步,见旁边的土石屋外有堵齐膝高的矮石墙,道:“这是我们现时最好的归宿,边听歌,边淋雪,等运到。”

稻草人书屋

宇文朔哑然笑道:“等运到!形容贴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人移到矮墙坐下,均心舒神畅,因再非无家可归,至少有道矮墙为伴。坐下去后,均有不愿站起来的慵懒滋味。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坐中间,左边的符太凑近他,道:“看!没人敢站近那辆马车,似马车载着的是瘟神煞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点头同意。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在荒原舞对街处,聚集逾百人,因荒原舞开始施展解数,不再卓立不动,而是以暗含舞蹈的精妙动作、表情,大幅加强他歌唱的感染力,为此在他对面街的位置,看得最清楚,观者遂全体移师到街的另-边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为清唱,但因其超凡的歌艺,令人于无乐处听到音乐,其声线本身已是动人的乐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马车在处左右无人,最接近者,仍有丈许的距离,若似生人勿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宇文朔充满希望的道:“看吧!曲罢解囊,定是这样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笑道:“你比小弟更饿!”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宇文朔没愧色的道:“我的情况较特殊,像个大病初愈的人,不愿续困榻上,在克制多年后可稍微放纵,于现时来说,莫如大吃大喝-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