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十章 风雪封驿

“天网不漏”,是由荒原舞引发。

荒原舞曾向龙鹰说过,达达频频向他报梦,对此龙鹰印象深刻。由于曾经有风过庭得眉月报梦,后来梦境成真的异事,故龙鹰深信不疑,当茫无头绪,不知如何入手的一刻,脑际灵光乍闪,想出这非计之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自荒原舞进入边城驿,忽然下雪,德善大妃的马车从后方驶来,越过他们,继荒原舞进入边城驿,龙鹰心里生出异样的感觉,是难以言表的奇怪触感。到荒原舞的歌声传入耳鼓,他便像步进了一个梦域,是清醒的梦,但现实的一切变得疑幻疑真,再没有平常的实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荒原舞自发的卖唱行为,引发了连串事件,一环衔一环,直至此刻和吐谷浑亡国之族的最高领袖,对坐深谈,那种异乎寻常的感觉,非常震撼。

稻草人书屋

竹见住问道:“突厥人入侵中土,是否确有其事?” 稻草人书屋

龙鹰心情舒畅,因在“天网不漏”的大原则下,他不用说谎,就如他对荒原舞说的,爱说什么说什么,正因如此,荒原舞对德善大妃毫不隐瞒,故此才有德善大妃向竹见住的传话,着他信任龙鹰,怕在误会下双方起冲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竹见住对德善大妃的善意提点,半信半疑,故任由花鲁试探龙鹰,到发觉花鲁在钦没来此一事上刻意隐瞒,不但对龙鹰敌意全消,且对花鲁生出戒心。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突厥之主默啜亲率十二万大军,越过阴山和狼山间的山道,过大河,沿大河东岸进军朔方,于无定河与唐师激战,接连受重挫,被逼退兵。狼军败势已成,不可能挽回颓势,只看有多少人能活着回到阴山的北面去。”

稻草人书屋

竹见住双目精芒闪烁,忿然道:“这么大的事,花鲁竟然骗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总管何有此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竹见住沉声道:“运盐到边城驿的路线,主要的有两条,一是青海湖线,另一为中土线,而不论青海湖线或中土线,均有利用信鸽的完善通讯系统,这也是钦没的贩盐生意胜人一筹,愈做愈大的原因。故此花鲁与田上渊有着紧密的联系,中土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花鲁怎可能不知道?” 稻草人书屋

竹见住的话,进一步证实龙鹰的想法。就是钦没、鸟妖和田上渊三人关系匪浅。鸟妖须伺候默啜,难以抽身,这方面就交给侯夫人去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田上渊扑朔迷离的崛起来历,终于水落石出,也解释了他们三人和宗楚客的关系,实乃以前利益关系的延续和扩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同时暗抹一把冷汗,如非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雪,花鲁说不定有方法先一步知会钦没,说范轻舟应约来了,那就糟糕透顶。大雪断绝了所有交通和讯息。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好奇问道:“狼军败退,对你们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竹见住答道:“要分开几方面来说,关键处是大唐和吐蕃是否争持不下,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稍顿后,续道:“边城驿虽扼守上落青海高原的古驿道,但偏处北面边缘的山区内,附近没有城镇,任何一方出兵边城驿,都要走二百里以上的路,劳师远征,难瞒对方耳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皱眉道:“但终非长远之计,完全陷于被动,就看给哪一方收拾。” daocaorenshuwu.com

竹见住叹道:“我们现在势成骑虎,逼不得已下才将希望寄托在盐枭身上。先父临终前,执着我双手说,三千多族人的命运在我们手上,复国之望一天比一天渺茫,而族人所求者,不外安居乐业,子孙繁衍,现今与虎谋皮,恐招凶祸,望我能找得出路。”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点头道:“令尊是有远见的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竹见住道:“花鲁平常掩饰得很好,依约定驻于驿内的手下从没有超过三十人,不干涉驿内的事,到今天才露出底子,视我们为可欺骗的蠢材,供其利用的工具。”龙鹰道:“他们不但是私枭,也曾经是人口贩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竹见住骇然道:“此语当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约略解释后,道:“钦没、花鲁之辈,乃丧尽天良、泯灭人性之徒。令尊说得对,为他们卖命,没有好结果,且当他们认为你们再没利用价值时,会翻脸不认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竹见住呆瞪他片晌,道:“这样看来,范当家今次到边城驿来,并非要谈生意。”龙鹰耸肩道:“钦没根本不晓得我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竹见住愕住了。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钦没对失去的权位,死心不息,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总管,钦没不但永无翻身之望,且是大祸临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竹见住道:“范当家似非常清楚大唐和吐蕃内部的情况,对钦没、田上渊、花鲁等了如指掌,令人难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压低声音道:“我表面的身份,乃行走大江的大商家,内里却是军方支持的人,专门对付田上渊、钦没之流,因而深悉情况。总管或许仍看不破未来局势的发展,小弟却可提出忠告,突厥既败,吐蕃王赤德祖赞将在大论韦乞力徐尚辗大力怂恿下,改入侵为与大唐修好,并请求通婚。在那样的情况下,韦乞力徐尚辗必然全力对付钦没,去此祸根,而贵族将被视为同党,给殃及池鱼。且即便没有钦没的牵连,吐蕃王绝不容卧榻之侧,尚有他人酣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