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一章 赤子之心

饯别宴后第三天,龙鹰于青海湖西一个临时营地,与横空牧野见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均有点激动,久别重逢,百感交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介绍了宇文朔和竹见住后,在横空牧野的提议下,龙鹰先和横空牧野入账密话,其他人在帐外等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横空牧野比前消瘦,岁月亦在他容颜多添了痕迹,位高权重的日子,并非那么好过的,不过见到龙鹰后,变得神采飞扬,精神奕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席地坐下,由龙鹰说话,将心中计划一一道来,横空牧野只听不语。到他说毕,横空牧野道:「兄弟这番话,若在昨天说,我肯定听不入耳。唉!情况比你想象的更恶劣,贵国的『初生之犊不畏虎』一句话,道尽我朝现今情况。年轻的君主,最怕给人背后说他没有作为,我费尽唇舌,方劝得他派出使臣,到贵国求亲,竟然受辱而回,我一个人扛起所有罪责。」龙鹰道:「由竹见住献上钦没的头颅又如何?」横空牧野动容道:「竟给你杀了钦没。嘿!这个…………这个对我当然有神效,可是对敝主却是搔不着痒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明白过来,于吐蕃王赤德祖赞来说,横空牧野和钦没晨日之争,是权臣间的斗争,那时他年纪尚幼,压根儿不清楚是怎么的一回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横空牧野苦笑道:「兄弟使莽布支守西疆的那招最厉害,敝主亲自督师,数次交战,都给莽布支击退,伤亡颇重,那方是对他的当头棒喝,大杀他的气焰。」龙鹰骇然道:「竟动了手?」横空牧野道:「于敝主来说,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根本没想过吃亏。」龙鹰讶道:「你怎晓得是我出的主意?」横空牧野道:「不惜万水千山的将莽布支调到青海来,中土除兄弟外,尚有何人具此眼光魄力?天下间,唯一能令敝主有几分顾忌的,就是兄弟你。严格点说,不是他害怕,而是他身边的所有人,包括他最尊敬的祖母赤玛类,无不对鹰爷既敬且畏,这样的气氛,也感染了敝主。林壮便被他多次召去说话,细问随你远征大漠的详情,林壮因而被他另眼相看,甚得他宠爱重用。」接着苦笑道:「问题出在敝主听信谣言,以为你被新朝排斥,避隐南诏,故此当默啜派来使臣,请他同时出兵,出使贵国的使臣又刚受辱而回,气得他整整三个月不肯见我,若你是他,会作出怎样的决定?我和林壮有口难言,明知你在暗中主事,却不可以说出来,不知憋得多么辛苦。」龙鹰岔开问道:「刚才你说,如这番话我昨天说,你听不入耳。两句话何解?」横空牧野微笑道:「兄弟不耐烦哩,不想听我大吐苦水。」龙鹰坦白的道:「非如此也,是因我心里内疚。我之所以晓得莽布支乃最佳守西疆的人选,全因知道你顾忌他,是你告诉我的。」横空牧野点头道:「鹰爷到今天仍能保持赤子之心,非常难得。让我反问一句,我之所以一向主张与贵国和亲,你以为是因我们的兄弟情吗?」龙鹰愣住片刻,深思道:「多多少少有这个倾向,现在方晓得是错觉。」横空牧野道:「武三思误打误撞下,拒绝和亲,但在贵国的立场,绝非错失,是个选择的问题。我支持和亲,是要稳定与贵国接壤区域的形势,其时我们南部属邦尼婆罗,悉立相继因钦没的煽惑叛离,我好不容易方将乱况压下来,形势绝不容我们采东扩的国策,偏是敝主不听忠言。好了!今天碰个焦头烂方,樵得彼一时也,此一时也,我吐蕃若再穷兵黩武,将自取其辱。」,龙鹰心忖任何一件表面看来简单的事,当牵涉到的是人性和利益,内里的情况均异常复杂。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横空牧野肯坦诚以对,因当自己为兄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在吐蕃一人之下的大论,叹道:「请盟容易和亲难,请盟只是暂止干戈,随时可以决裂开战,乃一时之计。和亲则为长远的关系,更间接承认现时你我间的边界,承认吐谷浑原地为我吐蕃国的土地,贵朝肯定反对者众。」龙鹰听得倒抽一口凉气,始清楚自己在这方面多么稚嫩,对吐蕃和中土过去的历史如何无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横空牧野续道:「竹见住和其族人的事很易解决,钦没的头颅无关痛痒,他们肯向敝主称臣便成,最重要是得鹰爷颔首同意,如同鹰爷承认吐谷浑已成敝国的土地。解决的手段随手可拾,例如册封竹见住,再免税收二十年,可遂他们的心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竹见住必须随我去见敝主,以收立竿见影之效。」龙鹰听得头痛起来,问道:「刚才你是否说尼婆罗是你们的属邦?」横空牧野讶道:「鹰爷听过这小国吗?」龙鹰道:「本来不晓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他解释几句后,横空牧野道:「像尼婆罗这样位于山区的国度,又与我们有崇山峻岭重重分隔,任你如何强大,仍难着力。所以,你不必为尼婆罗担忧,该担忧的是我们。」接着压低声音道:「老哥要和你打个商量,先告诉我,你是否同意竹见住臣服于我们?」龙鹰没得反对,因等同「见利忘义」,推翻对竹见住的承诺,断然道:「此乃我唯一的选择,但只能代表个人的意愿。」横空牧野一副「这就成哩」的神态,道:「我要将事情的因果关系,在对着敝主时,倒过来说。不论和亲还是吐谷浑余众的归降投诚,非由鹰爷主动提出,而是凭老哥的三寸不烂之舌,又动你以情,方说得服你,得来不易。在这样的形势下,你想达致的多个目标,可水到渠成。」\'\'…龙鹰心呼厉害,政治在自己这个兄弟手上,玩至出神入化。然而,请盟容易和亲难,吐谷浑虽然并非大唐的土地,不存在让地的问题,敬是承认吐蕃已成事实的战果。是否值得?用这个去换取长远的友好安定,见仁见智。正因如此,和亲变成极具争议性的取向,必有人反对,不是自己原先想象般轻而易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