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二章 技术所在

龙鹰直至登上往金沙江的船,仍没法释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五王的不得好死,意料之中,拖了这么长的时间,皆因不论武三思,宗楚客如何诬毁陷害,李显始终不允诛家灭族的极刑,只肯将张柬之,崔玄障,桓彦范,敬晖和袁恕己等五王一眨再眨。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武,宗两人遂恶向胆边生,蒙蔽夜夜笙歌的李显还不容易,遂指示在扬州的宗晋卿和周利用,私下对贬谪岭南,无依无靠的五王下毒手。

稻草人书屋

坦白说,双方处于敌对立场,周利用奉命行事,恨之是一回事,依江湖规矩,很难数周利用的不是,只可说其为虎作伥。然而,从王昱处得悉实情后,龙鹰立誓不放过他,因其手段太过残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江湖上,若非因私怨杀人,怎都该给对方一个痛快,周利用却违背江湖道义,不知是本性残暴不仁,还是因要讨好主子,用了极端残酷的手段。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桓彦范是给他用乱杖活生生殴毙,敬晖则被剐而杀之。最不堪的是袁恕己,周利用知他沉迷神仙之术,平时好服用丹药,逼其飮用野葛汁。此汁提炼自一含剧毒的山草,而袁恕己竟连飮三碗而不死,至指甲脱落,倒地呻吟时,才使人乱棍打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岭南是竹花帮管不到的地域,反之,宗晋卿和周利用与在岭南日渐得势的符君侯暗中勾结,可在区内横行无忌,为所欲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如五王是在扬州,巴蜀或江南,只要不是李显下令杀人,桂有为绝对有能力保护他们,至少可着他们找地方躲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若发生在关内,肯定触犯众怒,且难瞒天过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事已至此,有甚么好说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未尝想过以狠辣的手段致人于死,此刻却很想在周利用身上试一趟。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的五个兄弟里,郑工和詹荣俊均在成都,得王昱知会,大喜来见,本要好好叙旧聊天,但因龙鹰赶着上路,改而送他一程,坐江舟隆的船到金沙江去。

稻草人书屋

对这段长江的水程,龙鹰特别有感觉,充满美丽的回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遥想其时与花间美女和明心,明慧挤在一个小船舱,挨挨碰碰的,现时回想起来,方知那时多么幸福。 daocaorenshuwu.com

梦蝶花间派有情无情的心法,令他们的爱恋与一般男女之情迥然有异,独特别致。事实上他们所有男女间的亲热行为,!尽,只差合体交欢,在这方面,花间美女有意无意的,不准他越雷池半步。一她怕甚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上一次坐船到金沙江,是要送明心,明慧到慈航静斋去,以避当时仍为死敌的法明追捕。他并没陪明心和明慧走毕全程,而是因事中途折返,由花间美女为他完成任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今趟他就是要完成此未竟之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夜,他和郑工,詹荣俊三人在舱厅用晚膳,谈起旧事,兴高采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对坐一趟船,改变了整个人生,到现在仍有造梦的异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郑工叹道:「当年我完全不晓得自己有多少斤两,唯一晓得的,是不可能有任何损失,因本来就一无所有。岂知最后不但参与了捉拿采花盗的事,还分得巨额奖金,这算是甚么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詹荣俊道:「这叫时来运到,得遇贵人,本办不来的事,因鹰爷而水到渠成,我们更是坐享。前两年我衣锦还乡,那种风光,比对起以往被亲人唾弃,邻人白眼的情况,怎样也没法说个清楚明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举杯道:「为荣俊的衣锦还乡喝一杯。」

www.daocaorenshuwu.com

三人碰杯,一飮而尽。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酒意上涌下,郑工叹道:「前一阵子,南光曾向我吐露心声,说全赖鹰爷提携,迎来了生命里的春天,活出精采。以前他到南方闯荡,虽出身世家,又是关中剑派出类拔萃的人物,竟找不到半个肯卖他帐的人,处处碰壁,全靠走得快。但现在以『范轻舟』的身份出来混,谁敢不给面子。最令他痛快的,是可以公然追求巴蜀盟的美丽女龙头翟烟翠,凭他以前的身份,翟烟翠高高在上,想都不敢想,现时虽仍未追上手,至少她对南光是与其他垂涎她美色者有很大的分别。」龙鹰道:「那南光为何不留在成都,打铁须趁热呵!」詹荣俊吞了口涎沫,显然羡慕刘南光的艳福,欣然道:「鹰爷问得好,南光如仍在巴蜀,荣俊绝不为他高兴。翟烟翠不知为了甚么事,须到扬州走一趟,南光立即自动请缨,用船送她往扬州去。没想过一直对南光若即若离的美丽龙头,竟然含羞答应…………」郑工打断道:「真夸大,又不是你亲眼瞧着,怎知她当时含羞答应的?」詹荣俊道:「人要有点想象力,事情方变得有趣味。总言之,翟烟翠肯让南光陪她东下扬州,是毫不含糊的讯息。」龙鹰亦为刘南光高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詹荣俊酒气熏天的道:「很先没这般高兴过,我们的情况,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哈!再一杯!」郑工边举杯,边没好气的向龙鹰道:「这家伙开始语无伦次哩!」放下酒杯,续道:「对北方的事,南光比较清楚。」龙鹰有感而发道:「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好。夜哩!我们先抬这家伙回房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