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三章 爱恨交织

现时两人的情况,是干柴遇上烈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翠翘惊变后,以闵玄清的玲珑巧慧,又受龙鹰的「丑神医」挑情兼挑拨,加上杨清仁本身诸般令她难以释怀的行为,道门美女一直在疏远杨清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闵玄清并非黄毛丫头,深谙世情。

www.daocaorenshuwu.com

当年由风过庭穿针引线,请她为女帝赠他的七个宫娥择夫婿,天女教晓他见微知着的观人法,从日常微细的琐事,以小窥大,判断一人的品格。而品格只属观察的一部分,又请来懂看面相的能手,察其祸福,非常的实事求是,而非凭一时的好恶。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闵玄清本身有主见,一旦形成信念,不易动摇。在晓得龙鹰「意图不轨」后,她可慧剑斩情丝,断然拂袖而去,远赴关内的长安,眼不见为净。她离开龙鹰,同时疏远了杨清仁,显示她对新旧两个情人,均感失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和杨清仁的关系由浓转淡,龙鹰非是没根据,在西京时他曾窃听她和杨清仁的对话,她对杨清仁不时冷嘲热讽,便是左证。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她对杨清仁生疑,龙鹰和符太「两师徒」的指证固然影响深远,杨清仁的热中于权势也令她生出警觉,但最关键性的因素,该来自宁采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着宁采霜对「丑神医」奇异的态度,不但令天女对龙鹰的「丑神医」刮目相看,生出天女式的兴趣,也因而倾向相信「丑神医」的「忠言」。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个中的因果关系,包括所有当事人,谁都弄不清楚,拥鸟瞰视野的龙鹰亦如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翠翘之夜后,闵天女实已移情「丑神医」,哪想过该夜和今晚的「丑神医」,非同一个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如果龙鹰没猜错,凭他熟知天女情性,杨清仁加入了被她「抛弃」的情郎行列。杨清仁并不孤单,有自己陪他一起成仁。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之所以有这么多联想,缘于天女一句不问杨清仁的事,显然失去知多一点的兴致,是那样子,就维持那样儿,因更多的事证,带来的是更多的失望。即使符太打出杨清仁的牌,她仍冷冷淡淡,不置可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扮范轻舟往西京去时,闵天女早予他此情不再的感觉,但人就是那么奇怪,不论希望多么渺茫,只要仍有一线希望,总期盼事实不是想象中的那个模样。 www.daocaorenshuwu.com

现在他可以死心,反为解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闵玄清心之所系,乃第四代的「丑神医」符小子,自己则为推波助澜的功臣,这算甚么娘的一笔胡涂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的「丑神医」随李显迁都到西京,闵玄清运用她的影响力留神符太,对其一举一动,几是了如指掌,符太的不为权势曲腰,不受艳色所诱,肯定令天女心折,从而更添她爱慕之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连龙鹰和符太两人仍不明白的,是为何貌寝如「丑神医」者,竟可令宫内宫外的著名美女,为他倾情?或许确如胖公公所言,丑本身可因人而异,化为与别不同的魅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魔门邪帝,邪门原子,各自绽放丑的威力。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天女向符太公然发出「二人雅集」的索魂帖,因已情难自禁。在这样的情况下,天女此夜心如火热,只待引燃。

稻草人书屋

符太好不了她多少。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扮丑神医返宫后,胡里胡涂接收了新鲜热辣的烫手山芋小敏儿,从此晚晚纠缠于占有她或不占有她的问题,任他定力有多高,如何不好色,始终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伙子,吃尽自我设限,强行抑压的苦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最惨是由于身份特殊,诸多顾忌,唯一可做者,是望梅止渴,个中苦况,惟他晓得。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不可以和安乐,上官婉儿或小敏儿发生关系,妲玛则是想发生关系却没法达到,在这样的离奇情况下,闵天女乃他唯一的出路。 www.daocaorenshuwu.com

论吸引力,天女不在其他美女之下,而最重要的,是即使和她发生肉体关系,不虞有后遗症,不用担心给她缠住,要担心的是何时给她舍弃。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符太因而成了堆干柴,遇火势烈烈熊烧,正是眼前情况的写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变得一片空灵,轻松自在,放开一切的先二度探访道门美人儿灼热的樱唇,痛吻一番,然后离开她,坐往后面的石櫈子,仍拉着她的玉手不放,另一手搭上她腕脉的寸,关,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微笑道:「和天女诊症诊成这个样子,乃鄙人梦寐以求的事。唔!天女情动哩!脉搏跳得又重又快,充满生命的动力。哈!技术在哪里呢?让鄙人告诉天女。」闵玄清冰雪般的花容,透出点点红霞,连耳朵,玉项都烧着了,一双明眸射出来的,是符太也可感觉到的炽热,不依的娇嗔道:「太医在逗人家!」符太忙道:「非也!非也!应为小不忍则乱大谋,哪一晚也可以,就是今晚万万不可。」闵玄清白他能摄魄勾魂的一眼,嘟长嘴儿狠狠的道:「早知就不提醒你。」符太愕然道:「原来天女早晓得技术在哪里,不须鄙人再费唇舌。」闵天女「噗哧」娇笑,收回给他俘掳的手,喘息着道:「你这么可恨,怎样整治你也是应该的。太医大人猜得对,人家是故意公开我们的关系,逼你来,然后色诱献身,拆穿你的甚么『时辰到』,这是太医大人罪有应得的。」符太不能信任自己那双耳朵的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