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十三章 情海操舟

龙鹰头皮发麻。

他奶奶的!符小子与柔夫人的「缠战」,终告胜负分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道:「他犯了甚么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无瑕回复平常,轻描淡写的道:「他犯了始乱终弃的天条,没个交代的溜个无影无踪,我还以为他躲到这里来了。」龙鹰大讶道:「据小弟所知,这小子一向不好女色。」无瑕嗔道:「我不信他没告诉你,有关《御尽万法根源智经》的事,勿在人家面前装蒜。」龙鹰抓头道:「勿硬派小弟莫须有的罪名,《智经》还《智经》,与他甚么娘的『始乱终弃』是另一回事!敢问大姐,太少乱了你的哪位贵亲?」无瑕含笑横他一眼,道:「给你气死了。他既然告诉了你有关《智经》的事,如何解释没将《智经》强夺回来?」龙鹰道:「这小子行事从来不近人情,出人意表,听他的口气,该是因早将《智经》背得滚瓜烂熟,有或没有,分别不大。嘿!我可不是说笑,这家伙守身如玉,对女人不屑一顾,怎会…………」无瑕截断他,凶巴巴的道:「你究竟交人还是不交人?」龙鹰没好气的道:「这小子向来自行其是,如他一时兴起,饱食远扬,谁都拿他没法。」无瑕撒娇道:「人家才不信哩!符太到了哪里去?」龙鹰道:「怕老天爷方清楚。」

www.daocaorenshuwu.com

无瑕嘟长嘴儿道:「不信!你口不对心。」龙鹰抓头道:「大姐怎晓得我言不由衷?我确有办法找到他。不过!起码你要让我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无瑕回嗔作喜,甜甜浅笑,柔声道:「在吃苦的,是瑕儿的同门师姊妹,表面看,她已忘掉了那个小子,但我们熟悉她的,都知她对那小子未能忘情,还可能愈陷愈深。」龙鹰沉吟片刻,道:「若然如此,符小子确真人不露相,竟有本领将大姐的姊妹弄上手。我的娘!符小子竟恁地多情,令人意外。」无瑕轻叹道:「问题刚好相反,他并没有将人弄上手,亦正因他的无情,人家的姊妹才失陷在他手上,难以自拔。」龙鹰心里一阵激荡,此刻的无瑕,说话绝无保留,显示出对自己的信任,且不顾一切,为的是柔夫人。由此观之,无瑕对柔夫人情深义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道:「敢问一句,大姐属何门派?贵姊妹又是在怎样的情况下与符小子纠缠不清?大姐明白,男女间事,很难勉强。交人也没用,特别是交出的人是不近人情的符太。」无瑕双眸现出凄迷之色,有感而发的轻轻道:「鹰爷垂询,理所当然。可以说的,是瑕儿和两位师姊得师父栽培,方有今天的成就,恩重如山。现在,我们奉师父遗命办事,好成全她的心愿,可以做的,我们都做了,已届功成身退之时,于瑕儿的两位师姊,情况更是如此。」龙鹰记起湘君碧和柔夫人的对话,她们确有退意,并表示出对杨清仁的不满。她们的想法,对无瑕有很大的影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道:「听大姐的语调,退出的只是她们,非大姐。」无瑕深邃的眼神移到他脸上,望入他的眼睛里去,似在发掘深藏的某些事物,幽幽道:「瑕儿手上还有点未了的事。」她虽说得不在意似的,可是龙鹰却感到她内心深处的轻颤悸动,轻如飘羽的一句话,重逾万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内在如幻影魅象般难以测度的无瑕来说,属至罕有的情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的心是否被撕作两半,一半属于「龙鹰」,另一半是「范轻舟」的?或许,她正尝试将一而为二,两个均能触动她的男子,驱逐出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瑕目光移往天上的蓝天白云。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浓雾消散得无影无踪,去不留痕,像从未曾发生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轻呼一口气,悠然道:「鹰爷!情关难过呵!知道一回事,遇上另一回事。柔师姊一向淡薄,何曾想过,竟情陷一个像符太般冷漠无情的人身上。冤孽的,正是符太的无情,使她情不自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大姐说得很玄,我知道的,是姻缘天定,表面可以没任何道理可言。」无瑕道:「他在哪里?!」龙鹰道:「我真的不晓得。幸好!他约定来找我,该是这几个月的事。」撒完谎,诚恳的道:「我可以做的,是问他一句,肯否娶大姐的柔师姊为妻,对吗?」无瑕美眸回到他处,有些儿似云游远方回来,好一会儿才把注意力重新聚集,道:「柔姊不会嫁任何人,却可做他的秘密情人,看他是否愿意。个中情况异常复杂,瑕儿现在一厢情愿的为他们穿针引线,最后的结果,须符太以行动来证明和打动柔师姊。细节不想说哩!符太自己心中明白。」龙鹰知她不愿说细节,皆因牵涉到台勒虚云,香霸,杨清仁等的部署。

稻草人书屋

龙鹰的「不知情」,正显示出符太恪守对柔夫人的许诺,没向龙鹰泄露他掌握到有关香霸一方的秘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深悉无瑕厉害,如她的媚术般,制人于无痕无迹,情深款款,感触良多里,龙鹰自问没能耐掌握她鬼魅似的心意,天才晓得她心里想的,与表面呈示人前的神色,是否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