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十七章 情订此生

「两川馆」门面简朴,出檐人字青瓦顶,然而大门堂皇,屋檐左右吊着两个大红灯笼,颇有节日喜庆的气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用入门,知里面挤满了人,因还有客人在门外等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时日没西山,灯火映照里,无瑕虽作男装打扮,仍难掩娇美明艳,惹人注目。龙鹰感到无瑕前所未有的开心迷人,或许为美食雀跃,因剩看客似云来的势头,知此馆非是一般面店,而是大有名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路走来,穿街过巷,走的是最短线的快捷方式,不是老成都休想办得到。更巧妙是众兄弟晓得不用领路,留下气味便成,龙鹰可不走错半步的跟到这里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瑕大姐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瑕担心的道:「还有人在门外等候,这样进去,不大好呵!」龙鹰早分心二用,窃听到郑工和老板,店伙们的私下密语,郑工是故意让他偷听的,顺便报上老板的大号,省去他凭空捏造的工夫。 www.daocaorenshuwu.com

一切安排妥当。

稻草人书屋

龙鹰道:「大姐放心,在成都,我算有点办法。」领先而行,无瑕只好追在他身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过程如云似水般自然畅顺。

daocaorenshuwu.com

店伙的热情适中合度,恭敬得恰到好处,似是「范轻舟」一向不爱张扬,查实则为怕有认识刘南光的「范轻舟」在堂者,惊觉此舟不同彼舟,阴沟里翻船。 稻草人书屋

主堂虽告客满,店伙却领他们到设于平台的临塘雅座,台外是个小池塘,池内游鱼戏水,中央有座别致的假石山,池边花木竞艳。最精采是偌大的平台置一张长桌子,与主堂分隔开来,似为谈情说爱的男女天造地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店伙移走多余的椅子,请他们入席。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桌椅一律红木制造,手工精致,剩这派头,已知两川馆非寻常食店。 www.daocaorenshuwu.com

老板亲来招呼,一副大家相识多年的老朋友模样,互相问候打趣,对方还特别加上两句,指范当家今趟乃一个月内,第二次莅临捧场,令他非常有面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瑕名副其实的「入局」,坠进鹰旅和江舟隆连手炮制的身份假局,如鸟飞鱼游,没一丝斧凿之痕,加上老天爷关顾,时间巧合无伦,骗得「玉女宗」首席玉女欢欢喜喜,帖帖服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勿看博真平时粗心大意,然粗中有细,龙鹰一句「无瑕」,立即触动他的危机感,入坛后着众人应变支持。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无瑕问老板馆名的由来,原来「两川」指东川和西川,均是巴蜀风光佳绝的名胜。龙鹰则暗自庆幸问的不是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到老板识趣离开,两人一路行来,话题不绝,此刻却因特异的气氛,一时不知说甚么才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半阙明月现迹天边,斜照小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瑕瞧他一眼,道:「范爷真懂拣地方。」他们并排而坐,面向池园,风吹叶动,夜凉如水,好不写意。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有感而发的道:「这就是生活!」无瑕心有所感,沉默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刻的她,没一毫敌我之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而是否确如自己的直觉感应到那般,则惟她自己清楚。 稻草人书屋

龙鹰叹道:「我中毒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瑕讶道:「中了甚么毒?」

稻草人书屋

龙鹰迎上她望过来的眼神,轻松的道:「中的当然是大姐的毒。」无瑕现出「又来哩」的娇憨美态,横他风情万种,可迷死任何男子的一眼,不屑答他的气人样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挨半边身过去,凑在她小耳旁道:「当瞧见大姐在热气氤氲里,冰肌玉骨,香嫩雪白的裸背,还来个他奶奶的回眸一笑,小弟便知糟糕,惨遭毒手,到今天仍梦萦魂牵,没觉好睡的。」此时店伙捧着面食,小吃和酒来了,中断两人的打情骂俏。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张老板又来了,一副热中与「范轻舟」攀交情的模样,口若悬河的推介两川馆的招牌面「银川挂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道:「此面由本馆师傅精制,用料新鲜,经和面,开条,扯条,上棍,扑面,定条而成,细而中空,又称『空心面』,色白味美,食之柔滑,下锅不糊,回锅如初。瑕小姐试过便清楚。」龙鹰心忖己方兄弟想得周到,否则若无瑕问起,自己如何介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心中一动,装作用鼻子嗅嗅,道:「很香,与上趟在这里喝的『龙泉春』气味不同,究竟是甚么酒?」老板天衣无缝的配合,笑道:「款待瑕小姐,烈酒不宜。所以鄙人今次从窖藏里挑出地道的『两川小曲』,取的正是两川的水,酒液蜜香清雅,入口甜醇,落口爽净,回味怡畅,乃米香酒里的极品。」说毕退离平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尽力克制,方不露出狼吞虎职的馋相,他像无瑕般捱了十天饥饿。

稻草人书屋

无瑕吃得很慢,津津有味,心无旁骛,似「范轻舟」并不存在。 稻草人书屋

龙鹰将满桌小吃,扫荡至七七八八,正犹豫该否再点一碗加大份量的面,无瑕「曜哧」娇笑,道:「你饿了多天吗?」龙鹰立即打消多吃一大碗的诱人念头,摸着肚皮道:「吃得是福嘛!在这里吃东西,欲罢不能,直至吃得走不动。」无瑕同意道:「未试过这么好吃的面条。」龙鹰为她的杯子添酒,道:「老张今回忍痛让出珍藏多年的佳酿,可见他对瑕大姐招呼得多么周到。」无瑕欣然道:「是看在范当家的份上呵!」龙鹰笑道:「该叫『爱此鸳,及彼鸯』,大姐愿否留下来盘桓一段时日,小弟保证大姐不气闷。」无瑕感触地浅叹一口气,奇兵突袭道:「三门峡后,你滚到哪里去?」龙鹰若无其事的道:「小弟滚了去打仗!」无瑕瞪大美眸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