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十八章 最后摊牌

无瑕不假修饰任由内心的情绪发酵,让龙鹰欣赏她展示出来,无从分辨真伪的娇媚美态,红霞从耳根扩展,玉颊现出浅浅的小梨涡,语带嗔怪的道:「知你去打仗哩!可是,到幽州却不依诺见奇湛一面,我们该否怀疑范当家合作的诚意?」她说的,表面似是「公事」,可是由她香唇吐出来,总蕴含着超乎所言之外的某种东西,底下匿藏着诡秘,甜蜜,危险,不安的特质,令龙鹰没法轻易找到搪塞之词,异常之极,但对她来说,又那么自然而然。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或许是因她说这番话时的神态,令龙鹰感到自己的「不忠」,将对她造成伤害。我的娘!如此完美无瑕的「媚术」,教人如何抵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本早想好说词,就是这天到幽州,明早天未亮便到朔方去,处此刻不容缓的形势下,根本挤不出时间见高奇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现在则只有将大堆说话,硬咽回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苦笑道:「黄河帮早完蛋了,现时乃借尸还魂。对吧!」无瑕不悦道:「那你最初便不该答应小可汗。」龙鹰深深领受绝色美女倾国倾城的威力,为博美人一粲,连国都可掉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洒然耸肩道:「一句话,就是那时小弟所知有限。我『玩命郎』范轻舟正是这么一副脾性,千万勿骗我。」无瑕别头朝他瞧来,唇角含春的盯他,以永看不厌,看不够,每多看一眼,便有令他惊喜的新发现般的动人神态,轻轻道:「范爷似喜欢『玩命郎』这老掉了牙的外号?」龙鹰的「满肚怨气」被她化解至不余半滴,摇头失笑,道:「老掉了牙?绰号也难逃此况?闻之未闻呵!」又思索道:「话说回来,这个外号对我有利无害,可使想和小弟作对者,不得不三思,看有否和小弟玩命的决心,知难而退。」无瑕柔情似水的道:「我们在哪方面伤范爷脆弱的心呢?」龙鹰道:「罄竹难书,多不胜数,大姐须小子逐件祭出来和你们算账?」无瑕没好气地道:「人家不是来听你发牢骚的。」龙鹰涎着脸凑过去,大嘴离她清秀的花容不到三寸,移前少许,可吻她香唇。与堪称天下第一「媚女」,内里流着秘族「种女」血液的娇娆热吻,可以是怎样的一番滋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丰润的红唇诱人至极,亦危险至极。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无瑕会拒绝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倏地无瑕一双秀眸有点无力保持睁开似的,却勉力挣扎着不让眼睛闭上,霞现玉颊,不胜娇羞的垂下螓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足音传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龙鹰惊醒过来,连忙坐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热情的店伙送来精致的糕点后,无瑕回复常态,还摆出故意冷淡的姿态,若龙鹰不识相,肯定碰壁。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则暗呼侥幸。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刚才无瑕现出动情之状的一刻,他迷失了,忘掉一切。理智如海浪崩堤的被淹盖,魔性高涨,失控一如和仙子亲热时的情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无瑕的情动乃施展媚术,他肯定心神失守,为她所乘。不过,他恐怕永远弄不清楚她是真情,还是假意,抑或虽情真意切,但仍是媚术的手段,当媚术晋臻至境,情和术浑然无间,再无真假之别,进一步印证他先前的想法是正确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面对的是榻上榻下最精擅迷惑男人的尤物,高度危险。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对龙鹰来说,自问天不怕,地不怕,唯一怕的,是无法知己知彼,摸不清楚,因而没法推想接踵而来的后果,是否自己承受得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并非第一天接触无瑕,深悉她的「玉女心功」天性克制自己的魔种,证诸刚才的情况,担忧绝非杞人忧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瑕事后的情态恰到好处,一副拒龙鹰于千里之外的态度,适显示出她刚才情不自禁,发自真心,因而春心荡漾,欲迎还拒,矜持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气氛异样。

www.daocaorenshuwu.com

无瑕纤长的玉掌从罗袖探出来,提起酒瓶,为他斟酒,斟满一杯后,再为自己的杯子注入米香四溢的美酒。 daocaorenshuwu.com

看着她修美的玉手,在月色下闪闪生辉,龙鹰不由想起她冰雪般白皙的粉背,水雾氤氲里的撩人体态,心忖早前的情景,肯定像她的香背般,将盘据着他的心神,永忘不掉,永不淡褪。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无瑕笑意盈盈的双手举起杯子,道:「范爷第一次打仗,旗开得胜,乃天大佳兆,无瑕敬范爷一杯。」龙鹰捧杯响应,与她的杯子轻碰一下,将香醇的小曲酒,一飮而尽。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有着不知说甚么好的感觉,知自己乱了方寸。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无瑕轻柔的问道:「敢问范爷,小可汗和你的协议,仍然有效吗?」就算龙鹰千般不愿,亦没法在这个情况说出绝情话,何况尚未到与台勒虚云决裂的时刻,故作惊讶地道:「瑕大姐何有此问?到今天,我们仍是并肩作战的伙伴,只因事情有轻重缓急之分,令我和高兄错失碰头的机缘吧。」无瑕白他一眼道:「又是你自己说的,邀人家在这里伴你至中秋,一副乐不思蜀的样子,将田上渊置诸脑后。」龙鹰的脑筋回复灵活,显示魔种对「媚术」非是没反击反制之力,微笑道:「这不是乐不思蜀,而是『不爱江山爱美人』,何况我们身在蜀境,不思可得。哈!古怪!为何这杯酒,比前一杯更甜蜜?」龙鹰说的,是经过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