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第一章 政治风暴

龙鹰沉声道:「太平长公主竟没参与其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瑕好整以暇的微笑道:「范爷倒没喝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苦笑道:「酒醉三分醒,如果我范轻舟喝三杯专用来招呼大姐般闺秀的水酒,就不胜酒力,以后还用在江湖上混?不过瑕大姐的四两拨千斤,力道恰到好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两人均话里有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瑕指的,是他问在节骨眼处,问的似为太平,査实意在杨清仁,也等若台勒虚云对此事的态度,故说他够清醒精明。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则不满她未够坦诚,顾左右而言他。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无瑕娇笑道:「你是不识好人心,让人家点醒你呵!长公主是个有自己主张的人,不受任何人的影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事实是龙鹰心里同意无瑕对太平的看法,离京前与太平那趟会面,杨清仁属陪客的角色。当然!能参与已显示杨清仁与太平结成盟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瑕续道:「长公主并不看好李重俊这个侄儿,认为他有勇无谋、生性鲁莽,始终斗不过深沉狠辣的韦后。」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龙鹰道:「可是今次有武三思煽风点火,非是没一拚之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瑕轻叹道:「陆石夫调任扬州总管,虽然名义上武攸宜仍是城卫的最高指挥者,但实质的控制权,已旁落他人手上。武三思有将无兵,一旦失去韦后的支持,他的权力纯看李显对他的态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淡然道:「李显对此事又持何态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瑕叹道:「是可以拖多久,便拖多久。」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穷追不舍,紧接问道:「小可汗如何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无瑕轻描淡写的道:「小可汗认为李重俊死定了,还有很多人作陪葬,武三思乃其中之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挨往椅背,颓然乏语。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小可汗毕竟是小可汗,深悉韦氏一族与宗楚客、田上渊连手的威力。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龙鹰是在扮作参骨与田上渊密会时,从他的神态、语调,推测出田上渊压根儿不惧郭元振指他私通外敌的状告,且胸有成竹,从而想到田上渊早有部署密谋,准备发动继「神龙政变」后另一场动乱,针对的正是太子李重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以兵权论,现时西京大致可分作两大集团,一为实际掌兵权的宗楚客,宇文破的飞骑御卫负责李显的安全,可归入他这一边。

www.daocaorenshuwu.com

另一边则为有李多祚支持的太子集团,加上由李显一手提拔如成王李千里等手上有兵权的皇族成员,实力不可轻侮,与宗楚客分庭抗礼。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宗楚客高明之处,表现在两方面。 稻草人书屋

首先是利用武氏子弟的特殊位置,炮制出他们与韦氏子弟天性相冲相克的矛盾。武、韦两族,同以「皇亲国戚」的身份进驻朝廷要职,本身无德无能,权力来自李显,僧多粥少下,互相排斥乃必然之事,令宗楚客有可乘之机,亦因而令他与韦族同一鼻孔出气,使韦后逐渐朝他倾斜,利害一致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以武三思为首的武氏子弟,因与李显成为姻亲,故此女帝虽去,在洛阳仍能风光一时,但迁都长安后,来到世家大族的地头,却给身为世族之一的韦族比下去,兼之韦后师女帝故智,大力提拔亲族,以为羽翼,令势力不住萎缩的武氏子弟,深感威胁,垂死挣扎下,绝地反撃宗楚客,不惜与李重俊连手,更犯韦后大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另一方面,宗楚客利用西京的政治形势,以出神入化的手段,顺水行舟的架空武三思,调走权力远比他官职大的陆石夫,明升实降,又以宗晋卿代纪处讷为洛阳总管,部署完成后,天下实已牢握在宗楚客手里。

稻草人书屋

李重俊一方,看似得到很大的甜头,城卫一半的控制权,落入成王李千里之手,也令相王和太平等皇族当权人物,因而心安,然而纯为错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论洛阳、长安,决定皇权花落谁家的关键,始终在宫内而非宫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宫内三大军团,一为李显的亲兵飞骑御卫,掌握在宇文破手上。严格来说,宇文破不属于宗楚客或李重俊任何一方,是中立的势力,当牵涉李显的安危,必向李显效死命。问题在对李重俊来说,如发动兵变,成败系乎能否杀韦后,否则一切休提。而韦后自与李显形影不离,想绕过李显杀他的恶妻,是不可能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这样的情况下,宇文破变得与宗楚客宗旨相同,立场一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其他右羽林军和左羽林军集团,分掌皇城和太极宫不同范围,各有统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掌左羽林军的代统领刘景仁,隶属宗楚客的派系,是他的自家人;右羽林军负责人是李多祚,由于长期任此禁军要职,亲信众多,变成禁军里的山头,以韦氏集团的威势,到今天仍未敢对李多诈动半个指头,可见一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李多祚自保有余,因城卫和禁军其余两大系统,均在敌对集团手上,他是孤掌难鸣,有心无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宗楚客聪明处,就是使本没可能的事,变为有可能,其手段出神入化,先藉调职使李重俊的人晋升城卫掌兵权的要职,令孤掌难鸣,变为里应外合。又看准李重俊轻率鲁莽、急于求成的性格,知当李重俊感到一切努力均为徒劳,不是韦后死就是他亡的形势下,必铤而走险,博他娘的一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