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第五章 龙归江河

端木菱无限娇羞的道:「时至自知呵!笨蛋!」龙鹰往她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仙子玉颊生霞,红晕还不住扩展蔓延,忽然间,一切变得不真实起来。眼前美景,只可能发生在梦里,且为最深最甜的梦。前面的湖消失了,化为无边无际的奇异梦域,其他一切,压根儿不存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本应是最能惹起遐念的动人情景,偏是野欲溜得一滴不剩,代之是晶莹剔透,没半点瑕疵,平静如清澈深潭的精神境界,没有止境的爱。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明悟在心里升起。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今夜仙子千里来会,处处蕴含襌机深意,处处机锋。她非是要来征服魔种,而是放诸自然,激发魔种央心里的至阴,点燃道心的情火,也只有爱,能架起魔种和仙胎间合欢的桥梁,但必须是没保留的爱,就像仙子现在此刻的模样。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端木菱有所感、有所觉的瞥他一眼。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若如被洪流冲得离开窄小的河湖,到了广阔无边的汪洋,再不受任何囿限,龙飞九天,鱼归大海。

稻草人书屋

龙鹰一震道:「仙子厉害。」端木菱欢喜的道:「邪帝乃有大智慧的人,小女子的指指点点,到此为止。如邪帝认为今夜可与小女子携手巫山,端木菱不会拒绝,交由邪帝定夺。」龙鹰苦笑道:「仙子指点有方下,小弟怎敢造次。」又犹豫的道:「小弟还有一事,须仙子指示。」刚才在仙子循循善诱下,所晋境界,并非未试过,但只能偶一得之,特别在精满神足之时,道心与魔种取得一致。可知若那种奇异的境界变得持亘平常,将达「道即魔、魔即道」止于至善之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今夜端木菱使尽仙法,是要他亲身体会这个境界,调校他「种魔大法」的方向。她之可以成功,非是仙胎能驯服魔种,而是他们间没保留的爱恋,破掉任何间隔障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端木菱这般的欢欣,正因自己对她的爱,经得起考验,否则此刻势魔性大发,抱起她找个地方满足魔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仙子柔声道:「小女子在听着哩!」龙鹰说出法明和席遥的情况,与他现时的关系,最后道:「有没有办法,例如心法、口诀,可让他们进军至阴无极之境?」仙子沉吟道:「如有的话,当年燕飞便可传卢循此法。」稍思片刻,接下去道:「仙门之诀,乃虚空之法,虚空何所修?幸好在邪帝身上,令小女子看到一线曙光。」龙鹰喜出望外,连忙请教。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端木菱半边仙体偎入他怀里去,吐气如兰的道:「不论他们佛功、道功如何出神入化,一是偏阴,一是偏阳。而其至阳,非是无极的至阳;阴也非至极之阴,此正为他们与仙胎、魔种根本性的区别,仍属尘世的功法。」稍顿,续道:「然而,他们实已抵尘世武功的极限,差只一线,须的是一个突破。现时邪帝本身的至阴无极,自顾不暇,难在这方面帮他们的忙。不过,以至阳无极论,则游刃有余,故此只要邪帝能助他们做此突破,至阴无极将『无中生有』,出现于至阳无极之内,成为至阳里的真阴,此为天地之理。完成『仙门诀』的基本功后,其他一切易办。」龙鹰搔头道:「如何可将他们高无可高的绝世奇功,进一步提升?」端木菱道:「小女子对至阳无极的认识,全得自邪帝身上,怎可反过来教你。唯一的提议,是不可勉强,一切顺乎自然,如火有火性,水有水性,令其能顺性而行,自可水到渠成。」龙鹰头痛道:「不是以逆为贵吗?」端木菱道:「逆乃顺的另一边,从来没违反自然之理呵!」龙鹰思索道:「仙子这句话依字面看,确令人没法理解,可是心里的另一个我,或许是魔种吧!却感到个中自有真理存焉,还似隐隐寻得该走的方向。」端木菱柔声道:「我走哩!」龙鹰失声道:「甚么?」端木菱轻吟道:「一月普现一切水,一切水月一月摄。邪帝呵!异日你尘缘尽了,要小女子和你纠缠多久,端木菱定必奉陪。」表面看,江龙号和以前没任何分别,事实上,这艘让向任天花尽精神,一手建造出来的超级战舰,在性能、战斗力和舒适度上,已达至某一平衡点,仿如美女,多一分嫌胖,少一分嫌痩,任何添加,均因加得减,反为不美。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以造船而言,江河密布的南方,一向远比北方发达,本来就以水运为主要的交通方式,不能一日而废舟楫之用,朝廷也因而建立起庞大的水军,帮会也大做水运合法或非法的买卖,故此江龙号实为南方造船的颠峰之作,这样的一艘战船,是北方不可能造出来的。现在向任天和龙鹰,正是以己之长,制敌之短。竹花帮的操舟第一高手,与纵横天下的鹰爷携手合作,组成水上的劲旅,以孤船挑战气焰冲天的北帮船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水战之道,说到底就是风和火的攻防战,战船性能和操舟手段的较量,近拒远射,没丝毫含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