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第八章 螳臂破车

龙鹰问道:「这是他奶奶的甚么船种?」论到船只种类的认识,龙鹰拍马赶不上出生后一直在大江打滚的四个年轻小伙子。

daocaorenshuwu.com

凌丹答道:「是比蒙冲次一级的走舸舰,不用露桡而用明桡,比蒙冲快和更灵活,往返如飞,能乘人之不及。」所谓次一级,指的非战力,是大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代战船,最大为楼船,接着到如江龙号的大型蒙冲,然后是斗舰。蒙冲和斗舰合在一起被称蒙冲斗舰,皆因蒙上生牛皮,大小介乎蒙冲和斗舰之间,可在两边舷身开有若干掣棹孔,将桨伸出,又被称为「露桡」。比斗舰小的走舸舰,船上没特别建筑,只设蔽身的挡矢墙,桨就从甲板探进水里,不受限制,可用尽人手划舰,因而不惧逆风、逆流,在适当的战术下,成为对付大型船种的利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方肯定收到讯息,清楚江龙号的情况,主事者更为水战高手,针对江龙号逆流的弱点,以灵活的战术对付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由于没有投石机、弩箭机一类重型装备,负重轻,灵活度大胜重型船数筹。在漂荡的水面,要命中它们并不容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度正寒沉声道:「后面还有两艘走舾舰。」最接近他们的三艘走舸舰,从三十里许的远处驶来,速度不快,显然只靠水力,没有动桨,颇有好整以暇之姿。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三前\'两后的五艘走舸舰,均在船尾挂上一盏风灯,让己方的船凭亮光保持队形。观其威势,主事者为白牙的机会非常大,并且高手如云,不怕过船作战,务要令龙鹰一方舟毁人亡,以雪耻恨。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心里暗呼侥幸,也因向任天不敢托大,承认如对上的是在水战上仅逊于他的白牙,实无胜算。敌人拿捏的时间、位置,尽显功架。 稻草人书屋

若非龙鹰凭魔种的灵觉,先一步掌握敌舰的来临,想出「以人对舰」之计,江龙号纵能脱围,必有死伤,大不利未来的硬闯和士气。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眼前将为敌人最得地利的一击,闯得过,海阔天空,江龙号可尽情发挥优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从容道:「白牙在哪条船上?」走舾舰五艘,如此凭空猜估,费煞思量。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公孙逸长显然想过此问题,不用思考似的答道:「前方三船成品字形阵,前一后二。如果我是白牙,自恃武功高强,必集中高手于此一舰当先的走舸上,既有身先士卒之意,又能带动整个船队克敌。」龙鹰赞道:「猜得好!五舰里以此舰的气势最强凝,白牙在船上,殆无疑问。擒贼先擒王,我们以此船为目标。记着!我将在敌人箭矢射程外投往敌舰。」说话时,敌舰灯火倏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手非常漂亮,此时双方距离仍有五里,对方竟能发现在暗黑的水面,无灯无火迎头驶来的小船,凭的绝非眼力,而是高手的直觉感应。 daocaorenshuwu.com

在他们的位置,听不到任何战鼓或号角声,也看不到灯号,对方却能整齐划一的同时熄灭灯火,不单显示其有一套隐蔽的通讯手法,也可见敌船间长期作战下培养出来的默契。 稻草人书屋

眼前该为白牙的亲兵团。

www.daocaorenshuwu.com

在水战上,白牙乃能独当一面的人物。当年若非遇上向任天,水面上谁能制之?现在两大水战的绝伦人物,再次相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物治一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假设双方水战的功力和经验大致对等,可随时转以人力为动力的走舸舰,确可发挥顺胜逆、多制少、小破大的威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胡安说出己见,冷然道:「前三艘呈三角阵推进的走舸,自有一股气势,后两艘走舾,却予人松散之感,时前时后,只能勉强保持并舟之势,可知是作后备支援之用。真正投入战斗和作主攻的,仍数前三艘走舸。」凌丹道:「幸好鹰爷料敌如神,以更灵快的小船先一步迎敌,否则若让这三艘有水战高手主持的走舸,展开缠战之术,我们船高体坚的江龙号,势被缚手缚脚,给摆弄得团团转。」龙鹰听得茅塞顿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四人不愧竹花帮出类拔萃之辈,予他们机会,立即各绽异采,光芒四射,看出龙鹰没想过的东西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五艘走舸均为单桅船,下半帆,借顺流之势,不缓不急的从容顺河南下,仿如出动猎食的狼群,即使遇上体型、力气比牠们大的兽类如牛或马,仍能以战术轻易令对象成果腹之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江龙号于一般情况下可发挥的作用,将在对方灵活的移动下,荡然无存。投石机、弩箭机,调校角度需时、需力,对方却可不住改变位置和攻击的角度,情况可以想见。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凌丹道:「后两艘走舸堕得更远哩!」四里。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三角阵阵尖,估计有白牙在的战船,张开的半帆缓缓转动,速度倏地变慢,慢上只剩原先的半速。如此调校桅帆好迎风减速,令龙鹰叹为观止。

稻草人书屋

度正寒道:「白牙猜到我们要攻上船去,故将三船合聚,全力迎战。」龙鹰从容微笑,转身面向四人,轻松的道:「记着!你们四个为一组,不可落单,或被敌破阵。心里还有个准备,就是甲板上会乱成一团,我将令敌人没法组织有效的反击。」四人眼内虽充满疑问,亦难掩兴奋雀跃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