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第九章 走舸血战

龙鹰终于明白,为何白牙采取这样凌空下击的战术,也明白了白牙为何肯为田上渊卖命。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懂得「血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白牙的前身为凶名四播的盗船首领练元,肆虐大河和北方水域,作风与现在的他如出一辙,手下从不留活口。因屡劫独孤善明的商船,被独孤善明连结黄河帮大龙头之弟陶过,与竹花帮的水道第一高手向任天,连手布局追杀,白牙船毁人亡,追随他多年、狼狈为奸的一众河盗,全体命丧大河,白牙仅以身免。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可想象独孤善明等对白牙展开「上穷碧落下黄泉」的搜捕,在那样的情况下,白牙逃亡往西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时遇上正准备到中土大展拳脚的田上渊,两人是旧识也好,新相识也好,田上渊看中白牙之所长,正是他久旱里的甘露,无可替代,遂以白牙难作拒绝的优厚条件,邀白牙加盟他未来的北帮,令野性不驯、穷凶极恶的白牙甘心为其所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条件之一当然是助白牙报仇雪耻,对付与他结下切齿深仇的独孤善明及黄河、竹花两帮,致有后来的「独孤惨案」,陶过则遇刺身亡,黄河帮被打个七零八落。 稻草人书屋

在收服白牙般大邪人的过程里,田上渊肯定和白牙交过手,并不得不祭出压箱底的「血手」,方能压得白牙帖服。 daocaorenshuwu.com

不过,要令白牙为田上渊效命,尚须别的诱因,就是目下龙鹰直接感受到的「血手功」,由田上渊亲传予白牙,后者等于拜了田上渊为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血手」就像「不死印法」,非是易学易晓,像「多情公子」侯希白,聪明绝顶,但在「不死印法」上始终一事无成,鸟妖也肯定熟知「血手」的秘诀,可是符太与他交手,找不到半分「血手」的影子。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从上方压顶而来的「血手」气劲下,龙鹰周遭的空气似给凝固了,换过是别的高手,强横如陶过,也因骤然遇上,无从应付下飮恨当场。当然,世上没有一种武功,可将空气凝固,令人动弹不得,顶多是压力狂增下,移动困难。一般的先天气劲,亦可炮制出类近的效果,可是,「血手」却在两方面,超出了先天气功的范畴,令其成为独一无二的绝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首先,「血手」可创出形形色色的气劲,等同无影无形,却与利器在实质上没有分别的神兵。如此刻般,白牙的掌劲,似从上压下来的千斤重担,当你用尽全力顶着时,怎腾得出手来应付其他攻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次,是「血手」束缚对手先天真气的奇异功能,受攻者被「血手」气劲侵入经脉,生出封锁和堵截的作用,使受侵者武功大打折扣,用不上全力。尤可怕者,是「血手」气劲变化万千,例如可随时改撞击力为拉扯力,想想当日符太将振翼上飞的鹰儿从半空强扯落地,可知「血手」有多可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配以「血手」以血气为收发的管道,迅疾威猛,发如狂风雷暴,即使武功不在其下,忽然遇上,势举步维艰、进退失据。高手相争,岂容被逼落绝对的被动,想到应付之法前,早一命呜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战术上,白牙凌空而来,骤施「血手」,实无懈可击,对上的是公孙逸长等人,至乎向任天,均万无一失,是眼前甲板上的乱况下,制敌克敌的厉害手段&可是,对象为龙鹰,则另一回事。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敢包保田上渊没将两次与自己交手的情况,详告白牙,因并不光采。或有提及,不是含混带过,亦必语焉不详。难道告诉白牙,他田上渊的「血手」,对上「范轻舟」,没一趟不吃磨? 稻草人书屋

龙鹰也非真的有破「血手」的本领,在西京和三门峡,两次交手,凭的均为魔种的灵觉天机,三门峡更加上无瑕的因素,令田上渊饮恨而去,没一次是在公平对等的形势下。龙鹰赢在战术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何况白牙的「血手」,及不上田上渊的炉火纯青,收发由心。该是田上渊秉持大明尊教的师徒传统,在关键处有保留,好教「徒儿」不听话时,轻易收拾。

www.daocaorenshuwu.com

亦及不上「血手」加「横念」的符小子,少了那种天马行空、挥洒自如的意味。白牙的「血手」比之他们,就是「工匠」和「大师」的距离,只能照本宣科,还杂以本身原来偏阳偏烈的先天气劲,致走了样子。以之对付一般高手,绰有余裕,用来对付魔门邪帝,是不自量力。最大的失着,是无法紧缚龙鹰不属任何先天真气范畴内的魔种能量。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一刀一矛,自船首的方向溯空而至,刀砍往他面门,长矛的角度更刁钻,毒蛇般从下方挑往他胯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攻击者正是敌方在船首的五个高手其中两人,另三人只慢一线,避得开刀和矛,此三人的攻击将接踵而来,不容他有喘息的机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左、右和后方尽为刀光剑影,但均未能直接威胁龙鹰,较具威胁的,是舞得像风轮般的两把大斧,扑背而至,此人功力肯定不在船首的五大敌方高手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