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第二章 另一起点

龙鹰从麟德殿主殿旁的石板道,来到正殿外的大广场,四组车队和随驾人员,分布广场左右,泾渭分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边是韦后和宗楚客的车马队,另一边是李旦和太平的,均是人强马壮,不乏一流好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际此非常时期,不论宫内、宫外,没人敢掉以轻心,时刻处于戒备状态。这个叛变余波未了的时刻,京城该严禁平民的集结,但禁令当然影响不到韦后、宗楚客,或李旦、太平两个身份特殊的皇族成员。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皇帝所在处,乃禁地里的禁地,故此四人的随员,均不可随主子进入宫内,形成眼前广场上热闹的情况,然没人敢喧哗谈笑,各自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低声说话,气氛凝重。李显突然召开内廷会,异乎寻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特别是李旦,正被韦后和宗楚客软禁,不准出相王府半步,现在竟然由皇帝亲自解禁,益发使人感到情况并不简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甫踏足广场,立即令人人瞩目,广场上的各路人马,即使未见过他的「范轻舟」,亦从他的衣着和招牌般的胡须,认出他为谁。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剩是他的自出自入,已令人感到惊讶,大惑不解。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杨清仁正与两个长公主的随员闲聊,迎上龙鹰搜索他的目光,告罪后朝龙鹰走过来,笑容亲切自然,确有其神采魅力,即使是敌非友,对他又认识颇深,一时仍为他摄人的风范倾倒。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隔远抱拳行江湖礼,道:「小弟向河间王请安!」杨清仁还礼,来到他身边,欣然道:「范当家确能人之所不能,甫抵西京,立将似不可逆转的势头,完全扭转过来。」龙鹰微笑道:「是否真的如此,还看河间王的能耐!」.杨清仁双目精光闪现,讶道:「范兄何有此言?」龙鹰环目扫视,见仍是人人注视,虽因距离远,他们又自然而然聚音成线,不让他人旁听,但在这样的情况下说密话,总感人多耳杂,并不适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道:「我们随便走几步。」 稻草人书屋

杨清仁皱眉道:「皇上指定要本王在主殿外候命,不大好吧!」龙鹰笑道:「信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领路走回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杨清仁忍不住问道:「范兄晓得皇上何事召我来吗?」龙鹰压低声音道:「当然清楚,否则不懂来找你老兄。恭喜!恭喜!如无意外,稍后小弟须改称老兄为右羽林军大统领哩!」以杨清仁一贯的冷静,闻言仍不由雄躯一颤,现出罕有在他身上出现的情绪波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心情,龙鹰是明白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杨清仁以皇族远房亲戚的身份回归,抵达洛阳立即一鸣惊人,凭其神算助李显避过「两大老妖」的剌杀,取得李显的信任。可是,却因女帝清楚他杨虚彦后人的身份,虽封其为王,然一直压制他,不予他参加任何公职的机会,将其投闲置散,声誉虽高,但只能依附太平,方不致成为闲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神龙政变,他在以众凌寡的优势下,仍未能击败龙鹰,令他的声势受重挫,又被顾忌他者如韦后、武三思等全力打压,比之女帝时期,更有不如。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空有皇族的身份,文才武功,远在任何李唐子弟之上,却始终不能打进大唐朝的权力圈子,肯定令他耿耿于怀、郁郁不乐。 daocaorenshuwu.com

此时乍闻喜讯,喜出望外,不在话下,且造梦未想过是此堪称京师内最重要的军职。 daocaorenshuwu.com

杨清仁一时说不出话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察觉到他对自己的感激。 daocaorenshuwu.com

自从杨清仁亲身「验证」,他没怀疑过龙鹰的「范轻舟」,兼之「范轻舟」一直谨守承诺,不泄露他为反贼组织大江联要员之一,虽然若能干掉「范轻舟」,他毫不犹豫,但既杀不掉,只好接受现实,来个相安无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今趟无瑕远赴南诏,进一步证实龙鹰还龙鹰,范轻舟还范轻舟,杨清仁对「范轻舟」再无心障,剩下的,是大家如何合作的问题。

www.daocaorenshuwu.com

于杨清仁这类大奸大恶的人来说,和他说甚么都没用,但先是「范轻舟」没向「龙鹰」泄露杨清仁的身份,眼前又摆明自己之所以能坐上右羽林军大统领之位,与「范轻舟」有直接关系,过往的「恩恩怨怨」,遂于此刻一笔勾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杨清仁患得患失的道:「怎可能呢?.」龙鹰道:「老兄可知皇上刚撤掉韦捷那小子的所有军职,且是当着娘娘和老宗面前颁下皇命,此回老宗叫『上得山多终遇虎』,占尽甜头后不懂收敛。也是操之过急,不明白将大批蠢人硬捧上各大要职,好讨娘娘欢心,本身乃多么愚蠢的行为。」两人离开主殿范围,沿廊道朝养日厅的方向举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麟德殿内处处站岗、关防,殿与殿间防卫森严,如临大敌似的,正处于最高的警戒状态。见到「范轻舟」,肃立敬礼,只是这般的场面,足令杨清仁对他刮目相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杨清仁道:「我仍不明白。」他没再自称本王,一副大家江湖兄弟的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