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第六章 诛田之计

不知如何,龙鹰总感觉此刻的无瑕,异乎往常,至于分别在哪里?没法具体形容。唯一清楚的,是经刚才的亲吻后,双方再没法回复到吻前的男女关系。 稻草人书屋

那是以往关系的终结,同时是新的开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表面上,一如往昔。

稻草人书屋

可是,龙鹰自己知自己事,无瑕比以前更能牵动他内心的情绪,更易伤害他;无瑕并没有特别投其所好、曲意逢迎,却不时现出以她的修为,仍无法掩饰,虽微仅可察,然非为错觉,来自心灵深处的异动。

稻草人书屋

无瑕轻柔的道:「李重俊、李多祚起兵造反前个许月,田上渊从北方回来,带来大批高手,进驻北帮在关内的总坛。全部新面孔,经我们全力监视侦察下,终断定这批北帮的新成员,乃来自前突骑施的高手。其中五个人,名气虽及不上参师襌,但实力却不遑多让,只因长期伺候前突骑施之主娑葛,故声名没参师襌般响亮。」龙鹰明白过来,终了解田上渊到河套去的原因,就是迎接这批加盟北帮的突骑施高手,安置他们到关内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突骑施全盛之时,形成与强大的突厥族分庭抗礼之势,多么人强马壮,不可一世。只可惜被默啜施以离间计,分化其弟遮弩,在默啜的支持下,背叛娑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遮弩叛兄的第一击,就是与突厥猛将军上魁信连手突袭彩虹夫人由突骑施人护送的车队,令龙鹰惨尝首次败仗,心里留下永不能愈合的伤疤。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随娑葛和遮弩先后被默啜所灭,组成突骑施的各姓各族,散往东西,原本追随娑葛的高手,侥幸生还者,顿成丧家之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参师襌可以加盟北帮,其他够资格者亦然,这些人对突厥人怀有深刻仇恨,于大唐亦没有好感,晓得田上渊的图谋后,自然一拍即合,肯为田上渊卖命。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武三思的大相府被杀个鸡犬不留,谅非田上渊原意,只是攻击大相府的骨干,正是这批凶悍成性的突骑施高手团,贯彻其一向残忍的作风,造成这般后果。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难怪以大相府的高手如云,亦落个全军覆没,无一人能活离现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土武林对这批在田上渊掩护下潜入关中的突骑施高手,毫不觉察,皆因根本不认识他们,就像亡于龙鹰手底的契丹高手尤西勒。幸而台勒虚云深悉塞外情况,将他们辨认出来,从而掌握田上渊的虚实。 daocaorenshuwu.com

无瑕续道:「人家特别提出五个人来,其中两人被确定身份,分别为拔沙钵雄和照干亭,均为娑葛当年的贴身近卫,为娑葛统率其左、右亲卫骑队,非常悍勇,敌人闻之胆丧。由于两人形相独特,纵未见过,仍可轻易猜到他们是谁,再从两人不时用突骑施语交谈,揭穿他们的来历。」龙鹰忍不住问道:「大姐刚才提及的参师禅,是否其中之一?」无瑕道:「他早来了,直至他以飞轮摘下李多祚的首级,我们方惊察他的存在,可知在宗楚客和田上渊的掩护下,这个塞外凶名最着的淫贼,隐藏得多么好。」新仇旧恨,涌上心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暗里立下决定,将竭尽所能,不让参师襌活着返塞外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表面当然不动声色,装作事不关己。 稻草人书屋

不论李多祚后来如何对待自己,但终对李多祚有一份深刻的感情,又曾在对孙万荣之役大家并肩作战,现在死得这般的惨和不值,心内悲痛惋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唐又失一忠心耿耿的猛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瑕续道:「参师襌混入了李重俊这蠢儿的阵营内,驻于宫城东宫内,故能避过我们的耳目。」龙鹰问道:「政变发动前,你们竟一无所觉??」无瑕看看天色,道:「没时间谈其他事哩!」略停,接下去道:「政变失败后,北帮的突骑施高手趁机撤离西京,并带走所有攻打大相府的伤亡者,不留半点痕迹,好将责任推在李重俊身上,自此再没踏足京城。直至三天前,终见异动,入城的包括拔沙钵雄、照干亭等五个突骑施高手,旋即不知所终,而在同一时间,北帮的探子全面动员,监察京城,也使我们晓得,田上渊大可能收到你范当家即将来京的消息。」又欣然道:「现时当然清楚,原来北帮拦截范当家的战船队,给范当家打个落花流水,痛失大批珍贵战船,一失再失。战无不克的田上渊,对上范轻舟没一次不吃大亏。在这样的情况下,若任由范轻舟到西京来扬威耀武,田上渊的面子可挂到哪里去?」龙鹰呆看着愈说愈兴奋、俏脸神采照人的首席玉女,心生异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瑕是否以自己为荣?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她说得对,田上渊扳回的唯一办法,就是杀死「范轻舟」,其他手段均不关痛痒。且愈快愈好,否则一旦让「范轻舟」立稳阵脚,杀他的难度将大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速战速决,有着实际上的需要。 www.daocaorenshuwu.com

像这类的伏击刺杀,只可能在某一段时间内进行,没可能旷日持久的静候,除非可采轮班制,否则候命的高手势撑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