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第八章 后着之计

龙鹰揭开纱帐,独孤倩然海棠春睡的美态展现眼下。

daocaorenshuwu.com

早在他穿窗着地,高门美女惊醒过来,因知是龙鹰,仍慵懒在榻,不愿睁目,或许仍失陷在魂牵的梦回深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的衣服不仅单薄,更是少至难以蔽体,全赖绣被的掩盖;披面秀发散落香枕,如云似水,乌黑闪亮的长发,衬得她露出的大截丰满胸肌,春藕般的裸臂,冰肌玉骨,令人目眩。

稻草人书屋

在离天亮前仅一刻的暗黑中,经历过险死还生的激烈战斗后,美人酣睡刚醒的迷人情景,两人间若有如无的情意烘托里,格外触动龙鹰的心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时的独孤美人儿,侧转过来,俏脸迎向,有意无意地任龙鹰饱览春色,毫不介意,最令人心痒的,是她尚未睁开美眸,让龙鹰看到她亮星似的眸神,龙鹰如何尽窥胜景,她一概不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若自己早上二、三个时辰,于「约定」的时间来会美人儿,她仍以这副模样与自己相晤吗? www.daocaorenshuwu.com

大概不这样便宜他,至少披上一袭外袍。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像独孤倩然般的高门美女,有她的教养和矜持,纵然千肯万愿,如商月令般野丫头作反,顶多欲拒还迎,而不会似美修娜芙般开放直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恰是在现今的情况下,美人儿藉点睡意不理礼节,写意自由的待他来访。 稻草人书屋

与参师襌和田上渊先后交手,虽达致预期的效果,破掉对方的杀局,但他亦受了不轻的内伤,特别是与前者的以硬撼硬,直至抵达独孤大宅,方复元过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今趟田上渊真的露了底,出动了他在京最精锐的手下,打尽手上所持的好牌,令龙鹰可精确掌握,更有信心做出强而有力的反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明前他必须离开。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心里沉吟,目光却贪婪地盯着她雪白的胸肌看,联想着密藏绣被内的峰峦之胜,此乃天然本能,与好色没有绝对的关系。 www.daocaorenshuwu.com

晓得美人儿睁开美目,已迟上一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独孤倩然颊泛红晕,却没丝毫将被子拉高一点的意图,呈示出来的放任,于她是非常罕有的况味。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馋相曝光,手忙脚乱下,词不达意的道:「倩然姑娘你早,嘿!请恕小弟来迟之罪。唉!刚和老田大打出手,由于小弟还有对付他的后着,故曙光一现,便须离开。」叹息发自真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坦言之,是他抗拒不了高门美女动魄惊心的诱惑力,从昨天清晨开始,他们的「夜半私约」一直萦绕心头,充满期待渴想,纵未可真个销魂,但能在榻边共话私语,足令人颠倒迷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光阴苦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独孤倩然拥被坐起来,轻轻道:「鹰爷坐。」龙鹰侧坐榻缘,几是互相倚偎,气息可闻,气氛登时异样起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独孤倩然红霞渐退,含笑打量着他,道:「可有倩然帮得上忙的地方?」她身份特殊,能在某些情况里,发挥意想不到的效用,先决条件是不可让人晓得她和「范轻舟」的关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点头道:「定会有的,届时必央姑娘帮忙。」独孤倩然秀眸闪闪的看他,似可不绝地从他处发现新鲜有趣的事物,香唇轻吐的道:「昨夜不成,还有今晚,鹰爷怎看?」龙鹰慌忙道:「这个当然。」目光下移,立即大叫乖乖不得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美人儿拉上却没补下,一双大腿露在被外,恐怕面壁的高僧亦受不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鹰爷!」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梦醒般把目光移返美女的花容处,应道:「是!」独孤倩然含羞答答的垂下螓首,耳语般低声道:「今晚行吗?」柳暗花明、峰回路转,此时他们的「夜半私约」,非但不知转往哪里去,模糊了初衷,且是彻底变质,微妙之处,两个当事人一塌糊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其他美人儿,小魔女好,仙子好,无瑕也好,龙鹰从来当仁不让,不客气,能占多少便宜便多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偏是对着眼前关中高门世族的第一美女,他不敢妄动,冒犯如犯禁,而即使独孤倩然一副任君大嚼的情态,他竟提不起和她亲个嘴儿、顺手摸两把的勇气,确属异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的恬静,令人不忍破坏。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美人儿以蚊蚋般的声音道:「鹰爷可到这里先睡觉,后说话。唉!鹰爷昨夜没睡过,对吗?」独孤倩然说来轻描淡写,可是以她高门的出身背景,这样的话,只可对夫君说。她的意思当然并非明表献身之意,但分别不大,等若邀他同榻共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土一天仍是唐室李家的天下,独孤倩然绝不容婚嫁,因而声明丫角终老。宇文朔看穿独孤倩然对龙鹰「范轻舟」的情意,故此屡次提醒,直至晓得他是龙鹰,始没再提及。非是宇文朔认为龙鹰可公然娶独孤倩然为妻,若然他这般做,没人奈何得了他,但对独孤家与唐室的关系,肯定是灾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知悉「范轻舟」为龙鹰,宇文朔不用担心他的一边,亦清楚独孤倩然懂得以大局为重,那只要可瞒过任何人,他们爱干甚么,宇文朔乐见其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