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第十章 水下恶战

龙鹰一个空翻,落往船尾,双脚触处,为边缘位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刻他必须下决定,择而噬之,在借水遁的五个突骑施高手里,选哪一个倒霉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对方落水的共六人,五人为目标中的突骑施高手,一人为北帮在西京熟悉水性和环境的人员,负起导引之责,否则人生路不熟的突骑施高手,将变成在水里乱撞乱闯的「瞎子」,不知该逃往何处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以常理推断,若他们是田上渊于河曲之战时从河套接回来的,他们在中土的日子,不过三个月的光景。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出身大漠的高手,大多不熟水性,纵然加盟北帮,立即进修水里^功夫,然因时日尚浅,未成气候,在水底各方面的能力,均大打折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现时找寻的,是五人里水性最不济的那一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念头一闪,掌握目标。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弹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竭尽全力,斜冲往上,越过十七、八丈的距离,又滑翔多二丈许,方弯往水去。投点刚好将敌方六人,分中切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离水面尚有半丈的位置时,龙鹰左右开弓,积蓄至顶峰的两球魔气,脱拳而出,直冲水里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蓬!蓬!」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两股水柱弹空而上,拳劲硬在水里撞出陷进去的涡漩,声势骇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在这样的情况下,主动权操持在龙鹰手里,敌人一是硬挡,一是硬捱。换过在陆上,不可能出现如此一边倒的情况。突变忽然临头,欠缺如龙鹰般知感能力的敌人,整体实力虽比龙鹰强大,却受水的限制而只能各自为战,散沙一盘,予龙鹰逐个击破的良机。 www.daocaorenshuwu.com

然高手确为高手,于龙鹰出拳之际,已有所觉,自然而然往两边散开,岂知正中龙鹰下怀,方便他「择肥而噬」的战略。 www.daocaorenshuwu.com

敌船那边,传来连串劲气交击之音,显示宇文朔和田上渊动上手,也表示田上渊难以分身干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整个行动巧妙之处,是逼突骑施高手借水遁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换过在陆上,即使实力足够,要杀其中之一,或可办到,但来个生擒活捉,绝不可能。五个突骑施高手,均属顶尖级数,与同为突骑施人的参师襌所差无几。想想直至今天,龙鹰多次与参师襌交手,仍没法取他性命,更勿说活捉,便知今次的任务多么艰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若剩是龙鹰一人,又在不利对方的水底,对活捉其一,仍无把握,幸好有符太来个前后夹攻,可凭他的「血手」立此奇功。 www.daocaorenshuwu.com

水面现出剧烈波荡。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触水的剎那,竟然还能凭侧滚煞止斜插入水的势头,落往另一边去,避过一敌在水里斩划过来的水刺。若落势不变,水刺将劈扫他耳鼓的部位。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没入水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挥刺者该为其他五人的导引,六人里他最熟水性,水内功夫了得,最接近龙鹰,故可及时应变,反击龙鹰。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其他五敌,三人散往两旁,看样子便晓得他们慌惶失措,不但没法掌握情况,还乱了方寸,不知该逃往何处去,更怕龙鹰只是先锋,尚有接踵而至的敌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另两敌情况迥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人正拚命般的升往水面,因硬架了龙鹰其中一拳,震得他血气翻腾、眼冒金星,再没法运转闭气下的内息,急需冒出水面换气,一时失去了战斗的能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另一人刚好相反,虽能及时封挡龙鹰的拳劲,却被魔气送往近二丈深的河床底去,翻滚不休,冒出大量气泡,不知硬吞了多少口河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水刺溯胸而来。 daocaorenshuwu.com

三个没受伤的突骑施高手,竟不开溜,从其位置朝龙鹰围过来,击拳、劈掌、出指,虽受水阻,用不上陆上一半的劲道,兼之无着力处,杀伤力大减,可是三人配合北帮谙熟水性的伙伴,对龙鹰形成威胁。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如在地面,龙鹰唯一应付的办法,是避开去,以免敌人可成合围之势,但在水里,却有完全不同的应付之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魔气爆发,同一时间,龙鹰陀螺般急速旋动。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暗涌激流,于眨眼间被炮制出来,以龙鹰为中心,往四方八面扩散,影响的是六敌的每一个人,便宜至极。既化去对方攻来的水刺和气劲,还冲得围上来的敌人往外荡开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同一时间,龙鹰下旋往河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愈往下,水压愈大,对方愈难展开手脚,利用水内的特殊环境,龙鹰玩敌于股掌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往上冒升者的头刚探出水面,大口急速喘息,一时失去了战力。 www.daocaorenshuwu.com

往下沉者触底后弹上来,仍在翻腾不休,比冒上水面者远有不如。龙鹰对这家伙特别照顾,正因在六人里,此人水性最不济事。 稻草人书屋

持水刺的高手毫不气馁,头朝往龙鹰,先弓起身体,猛一伸展,如箭矢般往不住落往河底的龙鹰直撞过来,今次他有备而来,龙鹰再难重施故技,以暗涌将他推开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人同时挥手,示意其他人往西岸逃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停止旋动,心中对此敌手生出敬意,此人肯定是田上渊的得力手下,忠心耿耿的亲信,明白不可让突骑施高手有任何闪失,故奋不顾身的来缠自己。而此君确武功高明,水底功夫尤为了得,龙鹰自问要摆脱他,不是可轻易办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