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第十五章 拒诸门外

有柳逢春和周杰在场,清韵变回龙鹰熟悉的那个青楼女当家,令人几疑是不同的两个人,然其诱惑力却无分轩轾,同样风情万种,分别在是否以你为对象,被你看到她火辣的一面。 稻草人书屋

清韵白他两眼,似嗔似喜的返前堂继续其迎宾之责,柳逢春和周杰晓得他急着离开,前者识趣地送他到外大门,顺道闲聊一番,畅叙离情。 daocaorenshuwu.com

看柳逢春的神态,对「范轻舟」确另眼相看,视他为可谈心事的朋友,非是一般客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柳逢春道:「直至解除宵禁令,才传出范爷来了的消息。范爷了得至令人无话可说,这天来,西京这天改变。当时,我们还在忧心宵禁不知持续多久。」他领龙鹰绕小道往外广场走,由于不是往来楼阁的沿河主道,清寂无人,适合漫步交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龙鹰虽然去心似箭,但不得不给关系良好的柳逢春面子,且与他说话赏心乐事也,如他般缓步而行。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道:「大少太夸奖小弟,轻舟不过适逢其会。」柳逢春笑道:「范当家够谦虚才真,据我收回来的消息,范当家入宫见皇上后,韦捷那小子立即丢官。哼!韦捷应有此报,最近气焰滔天,给了我们很多麻烦,少点斤两都镇他不住。」龙鹰佩服道:「大少很有办法。」柳逢春苦笑道:「表面看确是如此,内中的辛酸,不足为外人道。现在范当家回来了,我们的日子好过多了。」又道:「清韵对范当家的态度,与前明显有别,范当家是否看上她?.」龙鹰暗呼冤枉,采主动的是她,但怎可说出来,道:「清韵大姐今夜对小弟比较热情,该是不见太久。」柳逢春是老江湖,听出龙鹰言外之意,讶道:「这就奇了,韵大姐一向的手段,是第一次见面,殷勤热情,可是,到见第十次,仍是那个老样儿,从来不会变得更热情。这么看,她该对范爷动心哩!」龙鹰忙道:「或许是爱屋及乌吧!」他们从主堂旁的半廊,踏入小广场,柳逢春谈兴正浓,大家停下来继续对话。柳逢春道:「韵大姐有点像梦梦,任性起来,谁都管不了她,她做的事,常出人意表。对香大师,她确因怜才生爱,但来得快,去得也快。据她自己说,是香大师故意疏远她,当然我们并不相信。」又道:「她看上香大师,是没人事前有想过的。反而当我们认定梦梦破天荒首次为男儿汉动情,偏偏看错。」到秦淮楼好一阵子了,还是第一次有人说起纪梦。 稻草人书屋

龙鹰听到好奇心大起,此男究竟为谁,照常理不该是自己,因以柳逢春此等在青楼打滚的老江湖,没理由告诉他,发觉纪梦对他没半点意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见柳逢春仍在瞪着自己,讶道:「那个男儿汉,指的难道是小弟?」柳逢春笑道:「我们高傲的女儿,尚是首次到楼外参加庆典集会,对范爷的情意,举城皆知。」接着沉吟道:「范爷当奇怪为何老哥我说得如此直接坦白,皆因百思不得其解下,感到内有玄虚。梦梦这女儿美得令人心痛,实不忍看着她毁掉。」龙鹰如猜哑谜,听得一头雾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不解道:「毁掉?」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柳逢春不胜欷戏的道:「你看老哥我现时多大年纪,快五十岁哩!只是外貌比实际年龄年轻。在过去的二十多年,看尽青楼的沧桑。愈美丽的,愈快被毁掉,美丽成为冤孽。嫁作归家娘的,没一个有好下场。又有骗过百个、千个男人的,最后栽在一个怎样看都不似人的家伙手上,是否有天妒红颜这回事?.」龙鹰暗忖要怪该怪男尊女卑的情况,女性的独立,从来不被歌颂,还招来风言风语,女帝和闵玄清都是例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女帝后宫养男宠,给批评为淫乱宫闱,可是,皇帝后宫佳丽数以千计,则没人敢说半句话。此一事实,道出个中情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柳逢春忽又问道:「范爷对梦梦有意思吗?」龙鹰老实答道:「是忙得没时间去想,不敢想。」柳逢春赞道:「像范爷般,方是办大事的人。范爷肯定听得一头雾水,且听老哥我详细道来。赶吗?」龙鹰被激起好奇心,对纪梦般的美女,没好奇心绝不正常。忙道:「不赶!不赶!」柳逢春道:「参加七色馆的开张仪式回来后,梦梦告知韵大姐,从此之后,举凡有关范爷之事,她一律不想知道,即使范爷重返西京,仍不用通知她。是否很奇怪?」龙鹰苦笑道:「难怪你们认为她对小弟没意思,从时间上看,该是在七色馆,对小弟一见心死。」柳逢春以过来人的语调道:「才不是呵!早在这里,她和我们站在台阶上,见识过范爷智如渊海、勇武如神的气魄手段,若要心死,早就死了,何用多见一次。」接着现出回忆的神情,道:「那天在七色馆,当她向范爷说话时,她现出我从未在她身上发现过的专注、用心,似每一个字,她须花全身的气力,方说得出来。她为范爷动情,殆无疑问。故此事后她摆出以后对范爷不闻不问的姿态,愈发令人难解。」龙鹰终明白过来,亦给惹起好奇心,主要仍源自纪梦惊心动魄、无与伦比的精致清丽,同意道:「确有点矛盾。」「青楼大少」探手搂他肩头,哄孩子般道:「范爷愿和老哥我一起去找出答案,不水落石出,绝不罢休?」龙鹰先是愕然,接着方知中了比狡狐更奸的千年老狐之计,坠进彀中方察觉,哑然笑道:「老哥厉害!」柳逢春微笑道:「因为老哥是你的真正知己嘛!看范爷竟可抗拒清韵,知范爷何等样人。」龙鹰以苦笑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