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第十六章 京城生活

龙鹰临天亮偕符太返兴庆宫。

为免打扰符小子和小敏儿习惯了的生活,在他要求下,高大分配了在两人居所附近,金花落里另外一座独立的两层楼房给他。善解人意的高力士,安排婢仆为他打扫,其他的由小敏儿兼起照拂之责。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爬上榻子,沉睡过去,尚未睡够,给不知从那里钻出来的小太监唤醒,带来一批衣服,全为高力士昨天在东市遣人为他买的新衣,设想周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梳洗时,龙鹰大有到西京后,今天「落地生根」,开始新生活的滋味。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当然,纯为错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观之来京后的身不由己,命运的另一浪头冲过来,不知冲他到何处去了。他精神大振的到符小子处去,和刚醒来的符小子,共享小敏儿一双巧手弄出来,丰富得过头的早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可以伺候龙鹰,兴奋得俏脸红扑扑的。不见好一段日子,小敏儿出落得更如花似玉,清丽逼人,令龙鹰忍不住多看几眼,饱餐秀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将一笼热气腾升的肉包子摆上桌面,提醒道:「记着呵!」龙鹰问道:「记着甚么?.」 daocaorenshuwu.com

符太代答道:「高小子派人传话,今天你无论如何,须入宫见皇帝老子。」龙鹰痛不欲生,道:「一来一回,至少整个时辰,我还用做人?」符太叹道:「无辜的是我,要陪你这混蛋入宫。谁教你说的话这么中听,你心里有个准备,他睡午觉前,休想脱身。」又叹道:「最怕是他兴奋至不睡他的龙觉。」龙鹰边吃边道:「那即是说…………唉!」符太道:「即是说,你可能要陪他共度良宵。哈哈哈!」为他们添粥的小敏儿,掩着小鸭嘴逃出内堂。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大呼倒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符太道:「到今天我方明白『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两句话,说服干小子当官,原来须费这么多唇舌。」龙鹰想起昨夜,犹有余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干舜反而问题不大,知此为「一家便宜两家着」的美事,兼之他不甘后人,希望能为「长远之计」尽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问题在牵连重大,影响他家族未来的荣枯。际此韦氏子弟当道,人人瞧出韦后对皇座有野心之时,右羽林军副统领之位,确为烫手热山芋,触之动辄皮开肉裂。一旦受株连,受罪的非干舜个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到惊动干氏家族德高望重的长辈,干舜的大伯父,得他深明大义,事情终圆满解决。 稻草人书屋

如干舜不能出任此职,将杨清仁捧上大统领之位的所有努力,尽付东流。 稻草人书屋

宇文朔负责知会在长公主府等候消息的杨清仁,龙鹰和符太回来睡觉。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至于独孤美人儿,想也休想。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问道:「我们的高大,有何新消息?」符太失笑道:「他娘的『高大』,现时人人叫顺叫惯,说高力士,反没人知是谁,皇上也爱唤他作高大。」接着低声道:「未见过老爹对儿子这般无情的。」龙鹰道:「你在说甚么?」 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说的当然是李显,武三思于他比亲生儿子更亲,李重俊生前,李显从未尽父亲的责任,任由那毒妇侵凌逼害亲生儿,如非汤公公的临危死谏,触及他自身的利益,说不定真的弄个皇太女出来。」难得符太为李重俊生出愤慨,显示他多出了以前没有的人性善良的一面,不平则鸣。也因李重俊虽桀骜不驯,生前一直尊敬符太的「丑神医」,执礼甚恭,视「符太」为师,敬「丑神医」为可信任的长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肯说这番话,算对李重俊很好。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符太续道:「他奶奶的,李显拿了儿子的首级,竟着人挈去祭武三思之灵,同时废其为庶人,枭首于庙堂。」龙鹰心忖如给李显另两儿李重茂、李重福闻得此事,不对父皇心死才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又道:「说回高大那小子,韦后已将他视为心腹,两次召他去说密话。」龙鹰心忖高力士多次向韦后通风报讯,终见成果。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问道:「说甚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第一次召见,问的是你、我和宇文小子三人的关系,又我们与上官婉儿的关系。高大依我们想好的那一套,变通后整盘奉上,据高大当时的观察,那婆娘听得心中窃喜,以为我们只是因缘际会走在一起,乃一盘散沙,大部分的主意,是李显自己想出来的。」龙鹰道:「她这么熟悉丈夫,怎可能相信李显这么有主意?」符太道:「据高大的分析,这是因立足点不同而生出的错觉,我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方令李显敢铤身而起,对抗恶妻,当然清楚李显如何窝囊,我们立足之处,是真实的情况,没半点含糊。」龙鹰同意道:「确然如此。」符太续道:「那婆娘的立足点,却是最懂看风使舵的高大铺陈出来的假象,绘影绘声,生动处如令那婆娘处身御书房内。且因非无前车之鉴,现在不过是在洛阳册立太子一事的重演。当那婆娘触及李显的底线,病猫也可发威。」龙鹰喜道:「如此对我们有利无害,可大幅纡缓我们将韦捷扯下马来形成的紧张关系。」符太道:「高大还有个很有意思的看法,就是我们一向和杨清仁那小子的关系并不和睦,故此任命杨小子为大统领,该不是我们的提议。哈!错就错在韦捷这个倒霉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据报那婆娘将韦捷和他的公主,骂足一个时辰,骂他奶奶的狗血淋头。」龙鹰问道:「另一趟召见,问的又是甚么?.」符太道:「大同小异,这次集中在杨清仁与我们的关系,这方面宗楚客比那婆娘清楚,我对杨清仁,从来没有好说话。」龙鹰拍拍肚子,道:「是时候入宫哩!」给符小子不幸言中,李显虽仍睡午觉,却不肯放过龙鹰,着龙鹰候他睡醒,再续前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