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第七章 媚后邪帝

龙鹰回家般来到无瑕的临时香居。

无瑕并没如约定的,在居所内准备今夜招呼他的家常便饭,弄几味小菜。可以是因忙于别事,可以是以为他不会来,更可以是还有足够的时间,尚未回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瑕少有约会他,以少为贵,龙鹰因而记牢心头。

稻草人书屋

多多少少,龙鹰自认中了点她的「媚毒」,没法将她该是随口说出来的话,听而不闻。不过,若今晚她没有遵守承诺,无论有多么好的理由,将证明她落花无意,并不如自己般着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虽一时见不着美人儿,却没丝毫失落,乐得脱掉靴子,就那么躺到无瑕的榻子去,掏出《实录》,继续阅读。

www.daocaorenshuwu.com

弄清楚政变前后发生的事,有其必要,对未来的行动,该采取的态度,大有禅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读《实录》,如在黑暗里摸索,不出岔子是万幸,遑论深入思考。譬如晓得霜蔷另建华宅,那作为「婢子」的无瑕,仍居于此,便很奇怪,理该将闵天女借出来的房子,归还天女,除非霜蔷向天女买下这个物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女若出让物业,该与财政无关,但如果卖物业的是独孤家,便另一回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高门大族财力拮据毫不稀奇,皆因女帝在政策和任官各方面,对世族的打压绝不留情。别的不说,将都城从长安迁往洛阳,已令关中世族在关内拥有的物业,大幅贬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独孤善明舍入仕,改从商,是环境逼成下的必要之举。然而独孤善明遇害,家当为皇甫长雄巧取豪夺,独孤家因而出现财困,并不稀奇。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现在大唐首都迁返长安,水涨船高下,独孤家在关内的土地物业升价百倍,那售出部分物业解困,实属明智之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有可能,霜乔华宅的土地,是从独孤家买入,故此霜乔华宅落成的庆典,独孤倩然不得不给面子,否则她岂肯公然露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就是读《实录》的意外收获。

www.daocaorenshuwu.com

翻开《实录》,接下去的,是国宴曲终人散的情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也是合情合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若符太于国宴后的当晚,记之于《实录》,可巨细无遗重现国宴的情景人事。然而,符太是于政变后追写,自然而然有选择性,就重避轻,只将他认为有意义的,凭记忆录之于卷。此亦符合人的记忆,有印象深刻的部分,有模糊了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好不容易捱到国宴结束,李显率皇后、太子、公主等皇族成员离开,还符太自由。

www.daocaorenshuwu.com

与他共席的张仁愿找到说话的机会,道:「纪处讷可能已被娘娘收买。」此时李显刚离龙席,韦后等随之,群臣嘉宾全体跪送,张仁愿和符太跪在一块儿,低声说话。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符太听得一头雾水,好半晌方记起纪处讷是武三思的姊夫,到了洛阳当总管,可是此时听张仁愿的语气,却似纪处讷刻下身在京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传音道:「何事与他有关?」张仁愿愤然道:「这奸贼从洛阳调回京,当上了御史台的御史,掌管刑法典章。我们从朔方带回来的三个活口,就是关入他主理的御史台狱。本以为他属奸相的人,理该万无一失,岂知三个家伙关入狱内不到半个时辰,提问时三人同时反口,虽然分开审问,竟能口径如一,摆明有人从中弄鬼,这个人,只可能是纪处讷。」符太听得呆了起来,连武三思自己一手提拔的人,又有亲戚关系,竟然于武三思仍然掌大权的时候,背叛武三思,可见在武三思和宗楚客的斗争里,因韦后倾向宗楚客,故纪处讷并不看好武三思,遂于此等斗争关键处,卖人情给韦后。

www.daocaorenshuwu.com

田上渊自有他的一番说词,例如说服韦后和宗楚客他是被大敌范轻舟陷害,其中情况,他们方清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平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鼓乐喧天里,李显及其皇族成员,在殿外登上马车,驶返大明宫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仁愿狠狠道:「当时弄得我不知多么狼狈。」可疑处,武三思一方该已做足工夫,将三人分开囚禁,免三人有统一口径的机会,现在三人齐齐改口,招出来的又吻合无间,如张仁愿所说,唯纪处讷办得到。 www.daocaorenshuwu.com

两人站起身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符太奇道:「这么短的时间,竟已给人做了手脚?」张仁愿未有答他的机会,附近的武三思、宗楚客和一众坐于首数席的大官,蜂拥而至,向两人道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符太晓得再难有说话的机会,连忙开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头皮发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来纪处讷做了侍御史这个中央最重要监察、刑法官署的头儿,幸好逮来的突骑施高手交予夜来深,否则送往御史台,不但不能送宗楚客一个大礼和人情,说不定给纪处讷倒打一把,虽然有李显护着,宗楚客奈何不了他们,但总是自招烦恼,授人以柄,从主动沦为被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由纪处讷背叛武三思,可看出武三思遇害前形势之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纪处讷自开始便得武三思着意提拔,成为武氏子弟外异姓亲族里权位最高的人,他亦因不看好武三思,改投韦、宗阵营,其他人离心的状况,可以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