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第十章 行贿之计

宇文朔忧心忡忡的道:「今天早朝,王昱的上书提上议程,对吐蕃派出使节团来修好,没有异议,可是说到和亲之事,娘娘竟大力反对,宗楚客当然附和,其他人岂敢说不,皇上根本没意见,遂定下了结盟而不和亲之策,看来很难推翻。在此事上,娘娘有很大的决定权。」他随横空牧野去见吐蕃王,乃龙鹰外,最明白其中利弊,以及对横空牧野的影响者,晓得此事对龙鹰的重要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头痛的向符太求援,道:「太少比我熟悉宫内的情况,谁能在此事上帮忙?」符太思索道:「关键处仍在那婆娘,首先须弄清楚她反对的原因,最清楚的肯定不是皇上。自韦捷被罢职后,那女人没和皇上说过话。」又道:「清楚淫妇者,非淫妇的奸夫莫属,老宗既要笼络你,你该比我们两个有办法。」宇文朔道:「范轻舟怎可能向老宗问有关吐蕃和亲的事,既不适宜,又不合情理。」龙鹰道:「安乐或长宁如何?」^符太骇然道:「勿说笑,岂非着老子送羊入虎口?」龙鹰和宇文朔虽然心情沉重,见他神情惹笑趣怪,为之莞尔。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宇文朔认真思索,沉吟着道:「始终与边防有直接关系,韦温的兵部尚书,兼之他头号外戚的身份,在此事上对娘娘的影响力,仅次于宗楚客。」龙鹰叹道:「老宗、老韦蛇鼠一窝,经验嫩的自然须听经验老者的话,我看还该由安乐入手,由我们的太医大人亲身上阵,牺牲色相。」符太没好气道:「你敢说多一句,老子和你来个生死决斗。」宇文朔道:「色诱并不切合实际,反是行贿直接一点,安乐等一众公主挥霍无度,对贿赂无任欢迎,问题却在若要出手,我们三个无一是适当人选,徒令老宗起疑。」龙鹰灵机一触,道:「李隆基又如何?」两人呆瞪着他。 daocaorenshuwu.com

论贿赂的资历,李隆基足够有余,当年取得「大汗宝墓」的奇珍异宝,拨了一批供李隆基行贿,因而挣得返西京当其一官半职的机会,与韦后和诸公主关系良好。然而因受父兄牵累,现时被逐离西京,人既不在,如何进行贿赂之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思如泉涌,道:「这叫下对一着,立即带起全局,重现生机。我们的救命棋,是李隆基。既然小李是受累于相王,现时相王脱罪,等于驱逐令再不复存,差的只是没人敢碰此事。」宇文朔大动脑筋,道:「该由谁来提此事,相王非是适合人选,会被宗楚客旧事重提,反打一把。」龙鹰很想问究竟发生了甚么事,却知非三言两语说得清楚,徒然浪费时间,更有感读《实录》的急切性,俾追得上形势。

daocaorenshuwu.com

符太提议道:「太平如何?」宇文朔分析道:「长公主乃目下最适当的人选,不过,牵涉到一个问题,如给她晓得主意来自我们,极可能令我们的『长远之计』曝光,得不偿失。」符太道:「通过干舜去向相王说,再由相王请太平出手又如何?」现时相王李旦居于宫城西的掖庭宫,受右羽林军保护,身为右羽林军副统领的干舜,与李旦接触频密,于此事上提李旦两句,平常之极,不惹人疑。 稻草人书屋

宇文朔道:「须有高超技巧方成,以关系论,由于大家均为皇族,杨清仁与李旦远较干舜密切,如李旦先向清楚长公主心意的杨清仁投石问路,在杨清仁追问下,大可能泄出提议来自干舜,结果相同。」龙縻拍腿道:「高大又如何?」两人齐声呼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曲指敲脑袋,叹道:「没人更适合了,为何偏想不起他?」龙鹰道:「在小李回来前,我们为他的行贿筑桥铺路,做好所有准备工夫,让他甫回京立可展开拳脚。」又道:「时间无多。以前是怕那群混蛋忘了到西京来,现时则怕他们来得太快。幸好我着向大哥返扬州后,将他们截着,等待我进一步的消息。」宇文朔讶道:「贿赂竟可以有做准备的办法?」龙鹰向符太道:「你刚才不是说,娘娘已多天没和皇上说话。」符太点头,道:「高小子告诉我的。」龙鹰道:「这就成了,娘娘既不和皇上说话,其他公主必然站在母后的一边,故意冷落皇上,逼他屈服。」宇文朔道:「确然如此,皇上表面没甚么,但心里肯定不舒服,皇上从来不是个坚强的人,情绪起落非常大。」龙鹰道:「成也皇上,败也皇上,故此必须找些事令皇上可振作起来,清楚方向,否则不用韦、宗动手,我们已不战而溃。」宇文朔苦思道:「有何办法?」符太晒道:「哪还要费神去想,这小子早成竹在胸。」转向龙鹰道:「技术在哪里?」龙鹰欣然道:「技术就在斩断诸公主的财路。」悠然接下去,道:「挥霍惯的人,花钱会变本加厉,一旦财源被断,将出现青黄不接的拮据情况,在这样的情况下,能得新的财源,如久旱逢甘露,小李将成宫内最受欢迎的财神爷。」符太醒悟过来,道:「好计!她们最大的收入是卖官鬻爵,皇上不签押,她们即被断财源。唉!皇上可下这个决心吗?」龙鹰道:「这方面由你负责,记得写进报告去,待老子审阅。」符太失声道:「我岂有这么多的时间?」龙鹰斩钉截铁的道:「没有也要挤出来。」宇文朔道:「可是临淄王变得如此富有,不使人起疑吗?」龙鹰道:「这个恐怕临淄王才答得了你,他以前大肆行贿时,该就此做足工夫。」问符太道:「他目下在何处?」符太气鼓鼓的道:「自己去读。」龙鹰长笑而起,道:「领命!」符太不知该否继续朝在说话的闵玄清和杨清仁走过去的时刻,干舜的声音在后侧响起道:「大人,有人要亲身向你道谢呢!」符太别转身,登时眼前一亮,映入眼帘是非常出色的美女,打扮得恰到好处,华衣丽服里透出雅淡清秀之气,眸神点漆般明亮照人,令人忍不住一看再看,体形纤长轻巧,予人健美灵活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