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第十二章 风起云涌

龙鹰终于明白,为何符太肯来个大赠送,描述他和闵玄清间发生的事,皆因所述的,是两人爱恋终结的一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真教人想不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符太对韦宗集团向洞玄子开刀,大惑不解,如龙鹰其时处于符太的位置,一样想不通。不过,现在事后聪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稻草人书屋

韦后是被利用了,老宗正为逼李重俊造反布局,炮制韦后蠢蠢欲动的氛围,先有李多祚调守边疆的传闻,现在矛头又指向为立国根基的国教,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安乐能与太子李重俊平起平坐,且主动挑衅,李重俊这个冲动的小子,不捕风捉影、深感危机方奇怪。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针对洞玄子的一着,尤为巧妙。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触动的绝不止皇室诸人,更直接的是武三思。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因着李显的无能和纵容,韦后不但听政,还在干政。干政为她惯事,可是国教乃大唐立国的基础,韦后去理,属逾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宗楚客这般弄鬼,起何作用?

稻草人书屋

从杨清仁代太平来询问闵天女,泄出玄机,宗楚客针对的是太平、李旦等皇族成员,逼他们站往太子李重俊的一方,好来个一网打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当年女帝杀戮皇室成员和一众支持唐室的辅政大臣的前车之鉴下,营造出杯弓蛇影、人人自危的气氛,就看鲁莽冲动的李重俊如何入彀中计,将宗楚客欲加害的对象,全牵累进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河曲大捷带来的不是朝廷斗争的敛息,而是更趋激烈。匡内攘外掉转来做,边疆的情况稳定下来,李重俊本人,支持其继承唐统的皇室人员和军政大臣,趁此武三思和宗楚客分裂的千载良机,为人为己,力图一举清除韦后和令天怒人怨的外戚奸党,理所当然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暗叹一口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今夜该否去见天女一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吃早膳的当儿,小方来报,高大这两天没法抽身离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方道:「皇上想在早朝后见大人。」符太讶道:「今天还要临朝?」小方道:「今天的早朝是个仪式,由皇上正式向今仗的功臣,颁授爵禄和论功行赏,比平时的早朝晚上大半个时辰,所以大人不用急着赶入宫。」符太笑道:「放心好了,老子只迟不早。宫内有何情况?」小方道:「最瞩目的,是明天的马球赛,更有消息传出,如太子当着皇上面前输掉球赛,娘娘将偕同群臣,向皇上上书,请求废掉太子,改立太女。」符太愕然道:「竟有这么荒天下之大谬的事?以一场球赛的成败论继承人,信的就是傻瓜。」小方叹道:「大人有所不知,废太子的谣言,不时传得沸沸扬扬的,有时收敌一下,旋又见新的谣言出炉,传得最真实的,是大将军李多祚会被韦捷取代,大将军则被调往西疆,应付吐蕃人。」符太道:「皇上绝不这么做。」用李多祚配李重俊,乃汤公公「临危死谏」的骨干,李多祚若去,李重俊将失去军方的助力,孤掌难鸣,任人宰割。 www.daocaorenshuwu.com

小方叹道:「唉!皇上…………」符太问道:「李多祚相信吗?」小方道:「张柬之、崔玄障、桓彦范、敬晖、袁恕己逐一身亡后^」符太一呆道:「五王竟全遇害了!」小方道:「消息在捷报传来的三天前,传至京师,娘娘、大相和宗尚书联袂入宫见皇上,闭门密议,高大也不知他们说过甚么。不过,看事后皇上没表达丝毫哀悼之意,可看出娘娘等对五人罗织罪状,例如指他们密谋造反等诸如此类,蒙蔽皇上。」符太骂道:「李显这废小子真没用。」听他胆敢出言冒犯当今天子,小方毫无惶恐之色,道:「虽说谣言止于智者,可是,李多祚已成『神龙政变』最后一个硕果仅存的功臣,又是与张柬之等同时封王,不害怕祸及己身是不合常情。」符太问道:「武奸鬼在此事上,态度如何?」小方道:「他大力支持调走李多祚,不过取而代之的是武攸宜,辅以武崇训,非韦捷。」符太讶道:「竟有此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方道:「武攸宜的资格,没人敢质疑,武崇训当副统领,则顺理成章。既然韦捷的驸马爷可当右羽林军大统领,具更深资历的驸马武崇训只做副统领,当然更有资格,此事得安乐公主赞成,因可为她皇太女之位铺路。」武崇训乃安乐丈夫,武崇训进占宫内重要军职,大利她和李重俊争夺继承权。由于李显的优柔寡断,得过且过,汤公公为他设计的未来,被韦宗集团攻伐至体无完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河曲大捷,为本已激烈的斗争,火上添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方压低声音道:「高大估计,当李多祚相信他将被调走,大祸即临。」符太心忖是有先例可援,五王正是先后被调离京师,离开权力核心,离开维护他们的同僚,接着一贬再贬,直至病殁或遇害。李多祚军人出身,岂肯坐以待毙?问道:「五王之事,有否激起公愤?」小方答道:「现时朝廷大臣尽为大相羽翼,谁会为五王说半句话?于民众来说,他们对发动『神龙政变』者,均不存好感,到现在仍怀念圣神皇帝时吏治清明的好日子,五王之死,无关他们的痛痒。」又道:「没激起公愤,却激起恐慌。」符太给引出兴趣,道:「何解?」小方道:「与张柬之等一起发动『神龙政变』的大臣将领,若没有像姚崇、杨元琰懂得功成身退,没多少个有好结果的,像王同皎于政变当晚,亲扶皇上登马赶赴玄武门,是立下大功,他更是驸马,但看看他如何收场,给大相指使人诞告造反,皇上竟将他问斩,籍没其家,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虽说是受娘娘和大相摆布,皇上难辞其咎。」符太心忖小方如此敢言,难怪高小子将他纳用为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