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第十三章 乍闻噩耗

柳逢春缅怀的道:「若陆大人尚在,遇上这样的事,任其如何有权有势,让他晓得,肯定可以摆平。现在则是叫天不应,叫地不闻,不知该向谁诉冤屈。」符太大吃一惊,道:「发生何事?」柳逢春忙道:「大人勿误会,陆大人升官去了,调往南方的扬州,当地方大臣。」符太整条脊骨凉惨惨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武三思怎会让陆石夫离京?纵然表面上,城卫的兵权仍在武攸宜之手,但谁都清楚,尸位素餐的武攸宜,管不了任何事,亦不愿去管。

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问道:「谁代替陆石夫的少尹?」柳逢春道:「是成王李千里。皇上还加封他左金吾卫大将军,可出入宫禁,非常破格。」又压低声音道:「以他的军衔论,当个少尹实为屈就,看来下一步,会以他代武攸宜。」符太听至一头烟,对这些事,他可能永远不明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道:「柳老板怎晓得这么多的事?」柳逢春道:「青楼乃烟花之地,专为花得起钱的人而设,往来者非富则贵,留心点,可听到很多常人听不到的是是非非。」符太续问,道:「少尹之职,没因魏元忠的提议,分拆为长安、万年两个管区吗?」柳逢春果然消息灵通,道:「听说仍在争拗里,各方都想安放自己的人。」符太心忖如果另一少尹,也由李重俊方的人担当,整个城卫、街卫的军权,尽入李重俊之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韦、宗二人,怎可能容许属李重俊一方的成王李千里先拔头筹,武三思竟又任陆石夫被调走?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没一件事,可想得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道:「我还要赶着入宫,柳老板就当我是范爷,放心说出来,我定可干得漂漂亮亮,不教柳老阁为难。」柳逢春连忙表示感激,苦笑道:「此事难以善罢,我做了最坏打算。」符太安慰道:「他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兵来将挡。这小子银样蜡枪头,目下正值争夺军职的关键时刻,他以前因开罪那大…………噢!不!开罪范爷,错失良机,今趟不敢犯次,故纵吃大亏,是哑子吃黄连,岂敢闹大,而老子刚好吃住他。」柳逢春听得精神大振,喜道:「原来大人早心有定计。」符太道:「不想通,如何治手痒?」柳逢春怎想过「丑神医」如此好斗,呆了起来在符太催促下,道:「昨天他派人来传话,指定今夜纪梦须陪他,弹琴唱曲,如果纪梦再一次缺席,秦淮楼以后不准开门做生意,而他即使翻转全城,也要将纪梦找出来。」符太不敢相信耳朵,道:「韦捷是否患了失心疯?」柳逢春冷哼道:「我柳逢春是给吓大的,当然清楚他虚言恫吓,如他真敢这么做,就是犯众怒。不过若连这点面子都不给他,我又难说得过去。」符太问道:「纪姑娘陪过他喝酒唱曲吗?」柳逢春苦笑道:「没陪过半趟。」接着压低声音道:「有朋友暗里通知,韦捷今次有备而来,出动了府内最顶尖的高手,若当场霸王硬上弓不成,就将纪梦强抢回去。唉!我怎可坐看女儿入虎狼之口?」符太道:「他敢吗?不怕全城喊打?」柳逢春道:「这小子如果懂得想,上次便不来惹范爷。」符太满足的叹道:「来惹经爷,比惹范爷更糟糕。他奶奶的,今晚就让那小子再栽个大跟头,且以后都不敢騒扰纪姑娘。」龙鹰用很大的克制力,方从符小子的天地抽身。 daocaorenshuwu.com

收拾心情后,离开兴庆宫。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安步当车,故意穿过东市,趁热闹,颇有从《实录》的世界,进入另一个同样不真实的世界那异乎寻常的感觉。

www.daocaorenshuwu.com

政治斗争,无所不用其极,钻每一个空子破绽。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将少尹一职,瓜分为两个职位,竟可玩出花样,不到龙鹰不佩服宗楚客的心计。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数管齐下,形势似已将李重俊逼入穷巷里,忽然来个分掉成王李千里一半城卫兵权的剧变,令李重俊的阵营误以为此时不动,更待何时,立中敌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整个太子阵营,被宗楚客牵着鼻子走,连何时起兵,概由宗楚客话事,这样的仗,未打早输个一败涂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提出此议的魏元忠,明里顺从武三思、宗楚客,暗里则心在李重俊之阵营,获韦后、宗楚客的默许,提呈此少尹分家的奏章,还以为鸿鹄将至,可削弱武三思的权力,不知自己实为被利用作对付李重俊的可怜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中诡谲的变化、阳谋阴谋的混淆,到今天龙鹰方明白过来,已是事过境迁。 www.daocaorenshuwu.com

读《实录》于思考现今形势上,有无可替代的帮助,龙鹰下定决心,务在未来两天内把符小子的巨着读毕,填补认知上大截的空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今趟是公然登门拜访,也没甚么须偷偷摸摸,若有人认为范轻舟对天女动了色心,那就更好,因合情合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接见的道长对他客气有礼,请他在轿厅坐下,使人入去通报天女,陪他闲聊几句,道:「范爷非常之人也,每次来京,均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今趟早上到,黄昏前已解除了令人心惶惶的宵禁令。」龙鹰讶道:「宵禁令对你们竟有影响?」自称弘元的道人非是初见,不过以往见他,用的是本身的身份,以「范轻舟」论,则为初识。知他是天女左右手之一,专责杂务。以武技言之,属天女之下三甲之内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