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第十七章 谈判桌上

技术就在这里。

当宗楚客对田上渊某一行为,百思不得其解,又晓得田上渊的解释为搪塞之词,那不论龙鹰提供的答案何等荒诞,仍具「趁虚补入」的优势,大大加强龙鹰说话的可信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供应有关老田出身来历的事,因无从稽考,有可能是捏造的,然而,当事情与现实存在的人物挂钩,如「鸟妖」寄尘、韦后义妹妲玛,虚与实倏地天衣无缝的结合起来,令故事的质感更见玲珑浮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最后一击,专针对宗楚客般的才智之士天造地设,便是解开他横亘心里的大疑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好整以暇的道:「这个牵涉到大明尊教的教义和修行,大概言之,是可分『明系』、『暗系』两大系统,前者的至尊功法为『明玉』,后者为『血手』,两大功法各走极端,练成『明玉』者,与『血手』绝缘,反之亦然。不过,大明尊教的至高境界,正是『明暗合一』,在一般情况下,不论你练其中一法至何等境界,仍不可能达致『明暗合一』,须借助外力。」宗楚客对大明尊教的武功,多少有过耳闻,当然不可能如龙鹰所知的详尽,但至少具分辨真伪的能力,清楚「范轻舟」非是为诬捏田上渊,胡诌一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谈判桌上一个决定,有机会胜过千军万马威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赴会之前,曾仔细思量,如何方能说服宗楚客,使他明白田上渊绝不会对他,至或任何人忠心,因田上渊出身邪恶教派,大奸大恶,全无可信赖的基础,与之做伙伴,等同与虎谋皮,彻底颠覆两人的关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宗楚客的奸恶,不在田上渊之下,但毕竟正路出身,对出身魔门或大明尊教者,顾忌极大。能说服他田上渊出身自恶名昭著的大明尊教,龙鹰的离间之计,事半功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宗楚客面容忽明忽暗,没掩饰心内波动的情绪,皱眉思索片刻,朝龙鹰望过来,双目芒光闪闪,沉声问道:「借助的是甚么样的外力?」龙鹰轻描淡写的道:「五采石!」宗楚客一呆道:「五采石?」稍晓得大唐开国史的,无不听过五采石如雷贯耳的大名,皆因与当时的不世人物「少帅」寇仲和徐子陵扯上关系,牵起塞外风云。此石辗转流入中土,最后落在徐子陵手上,他物归原主,交予王世充旗下的美女高手玲珑娇,由她送返在波斯的大明教本教,自此再没有关于五采石的消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波斯被灭后,不单五采石,连波斯的大明教亦被遗忘。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妲玛的出现,大明尊教的余孽有份参与偷袭房州,久被忘怀的塞外邪教,在人们的脑海复活了一阵子,旋又像微弱的火光般熄灭,不留痕迹。

稻草人书屋

自此,妲玛的来历被当今皇后御妹的身份取替,没人敢把她和大明尊教连系在一起。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一句「五采石」,立即将所有关于大明尊教的过往,鬼魂般从灵柩里勾回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虚幻的记忆,再一次与现实合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一字一字,加强语气的缓缓道:「它并非徒具美丽外表的宝石,只堪作装饰冠冕之用,而是有异力的千古奇珍,落在练成『血手』的人手里,能藉之通过男女交合采补之术,据『明玉功』为己有,从而达致在正常情况下,不可能达到『明暗合一』的至境。」不用龙鹰画龙点睛,此时的宗楚客,没有任何悬念地掌握到田上渊不惜一切,务要见到妲玛的理由。 daocaorenshuwu.com

妲玛确中了他的奸计,宴后去偷他的五采石,幸好取石虽失败,田上渊亦没法留住她,错失唯一的机会。

daocaorenshuwu.com

符小子现在理该清楚其中的过程,然事过境迁,他没旧事重提的兴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宗楚客问道:「夫人是否已得回她的五采石?」步音自远而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住口不语。彳他认得是夜来深的脚步声,果然夜来深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道:「是来深!」宗楚客不情愿的道:「进来!」龙鹰猜他犹豫的原因,是在暗忖该否着夜来深等一会儿才入书斋,从而得知「范轻舟」透露的,对宗楚客如何惊心动魄,甚至不愿和随从多年的心腹手下分享。

稻草人书屋

夜来深神色阴沉的进来,于宗楚客示意下,坐入宗楚客左下首的椅子,龙鹰对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6不楚客困难地将心神从先前与龙鹰的对话收摄回来,神魂归位,向夜来深讶道:「何事?来深的脸色这般难看?」夜来深目光往龙鹰投过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明白,摇头道:「小弟没向大相提过,他们又经易容,令我难向大相投诉。」宗楚客怒道:「又是上渊!」夜来深狠狠道:「一次又一次的,田上渊视我们京兆尹如无物,兼愈来愈过份,今趟竟在范当家来此途上,于朱雀大街公然行剌范当家,弄得秩序大乱,多人因碰撞和跌倒受伤,令我很难向甘大人交代,如被韦尚书知道,麻烦更大。」宗楚客道:「甘大人交由我处理。」转向龙鹰道:「这么严重的事,轻舟竟可一字不提?」龙鹰道:「小弟一生玩命,闲事而已。」宗楚客联想到另一事,话锋一转,问道:「轻舟该为知情者,究竟是何人提议,任河间王为右羽林军大统领?」龙鹰晓得他是从田上渊多次刺杀自己,联想到杨清仁曾在飞马牧场屡次动手对付他的旧事,因而认为绝非「范轻舟」推荐河间王出任此重要军职,令他省去唇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