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飞仙楼

三月初八,天色阴沉,细雨霏霏。

林刻与林曦儿再次来到通万大街,在千草集购买了十滴“灵血”,与二十枚“元虚聚气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元虚聚气丹,是原始商会推出的凡人丹,丹气柔和,容易吸收,最适合《大武经》第五重天以下的武者服用,可以快速提升武道元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曦儿刚开始修炼,服用元虚聚气丹,再合适不过。 daocaorenshuwu.com

至于灵血,颇为霸道,更多的是用于炼体,并不适合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daocaorenshuwu.com

林刻和林曦儿一大一小两道身影,走在雨中,前面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伴随着卖木芽糖的吆喝声。 www.daocaorenshuwu.com

林曦儿的眼眸子一亮,指着街边的摊位,道:“林刻哥哥,我要吃木芽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怎么还是这么贪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笑了笑,带她来到摊位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摊贩是一个面黄肌瘦的中年人,不仅卖木芽糖,也卖别的一些货物,比如糖葫芦、木梳、手串……等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旁边,还温煮着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摊位的木伞下,坐有两位酒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中一位酒客穿着白衣,头上戴着斗篷,斗篷边缘垂下的细纱,遮挡住了她的面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林刻的感知敏锐,分明察觉到,斗篷下此女的目光,在他的身上扫过了不止一次。他倒也没有多想,毕竟他的额头上有九字贱印,就算有人多看他几眼,也是很正常的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坐在她对面的酒客,则是穿着一身黑衣,戴着黑色斗篷,看不清长什么模样,只不过身形颇为佝偻,显然是一个老者。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林刻卖了两包木芽糖,将二十铜珠交给摊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哥哥,你怎么买了两包?”林曦儿问道。 daocaorenshuwu.com

林刻将其中一包木芽糖交给林曦儿,随后,抬起头,看向街道对面那座三层高的华丽楼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见,楼阁雕栏玉栋,彩灯高挂,十分辉煌气派。金边匾额上,则是龙飞凤舞的书写有三个大字——飞仙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隐隐间,可以听见有丝竹管弦的乐音,从楼中飘散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并不是只有你,才喜欢吃木芽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的脑海中,回想起两年前遇到楼听雨的景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天也下着细雨,异常寒冷,她穿着破烂的衣衫,如同一个乞丐一般,卷缩在满是水坑的角落里,饿得奄奄一息。 稻草人书屋

林刻从那里路过,将一颗木芽糖递给了她,并且将她带回林家,请最好的医师为她调养身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此之后,木芽糖就成为楼听雨最喜欢吃的东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年过去,曾经那个骨瘦如柴的少女,已经成为飞仙楼最耀眼的明珠,虽然还没有参加美人榜大会,却已经有火蛟城第一美人的称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楼听雨无比聪慧,任何东西都是一学就会,特别是在琴艺和舞艺上面,更是精湛绝伦,将飞仙楼的琴师和舞师都比了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飞仙楼,楼听雨,琴舞双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到楼听雨,林刻心中的所有阴霾都一散而去,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带着那包木芽糖,林刻来到飞仙楼外,想要径直走进去,却被看守大门的护卫拦住,冷喝一声:“九等贱民,不得入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皱眉,道:“你不认得我?”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当然认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位虎背熊腰的护卫,露出一抹冷笑,又道:“但,飞仙楼却不是凡人能进的地方,九等贱民更加不能进。”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以前,飞仙楼的护卫看见林刻,远远的就躬身行礼。 daocaorenshuwu.com

而如今,一切都变得不一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人,都是势利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看得很开,没有与他们一般见识,因为他相信,就算天下所有人都瞧不起他,觉得他现在只是一个贱民,听雨也绝对不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要还有听雨,别人怎么看他,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道:“请你进去禀告一声听雨姑娘,就说林刻想要见她一面。”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林曦儿看那位护卫很不顺眼,十分生气,娇喝一声:“叫你去,你没有听见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那位护卫显然是认识林曦儿,知道她的身份,倒也不敢得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已经是废人,更是九等贱民,不会再有任何做为,因此,谁都敢去踩一脚。林曦儿却是林家家主的孙女,未来潜力无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们等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位护卫,快步走入进飞仙楼。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林曦儿抬起小脸,盯着林刻,道:“哥哥,你为什么一点都不生气?如果我的修为足够强大,肯定打得他满地找牙。”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林刻摸了摸额头上的“九”字贱印,淡淡的道:“这样的人太多,打了一个,还有第二个,第三个……,何必与他们一般见识。” 稻草人书屋

片刻后,一位面容秀丽的绿衣少女,与那位护卫一起,走出飞仙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绿衣少女算得上是百里挑一的美人,眉清目秀,肌肤细腻,虽是只有豆蔻年华,却已经有曼妙的身形。

稻草人书屋

“翠凝,好久不见,听雨呢?” www.daocaorenshuwu.com

林刻向绿衣少女的身后望去,却没有看见楼听雨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