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飞刀

通万大街的街尾,有一家陈旧的铁匠铺。或许是因为,铁匠铺太过狭小,前来购买兵器的武者少之又少。 daocaorenshuwu.com

铁匠铺中,除了一个瞎子师父,与一个身材壮实、有些憨厚的少年学徒,再无其他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瞎子身穿一件灰白色的长袍,也不知洗过多少次,洗得很多地方都已经烂掉。或许别人会觉得,那是一件早该扔掉的破衣,可是林刻却认出,那是一件炼兵师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至少也要能够炼制出一星元器,才能称为“炼兵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整个火蛟城的炼兵师,不超过十个,每一个都是能够与上师平起平坐的人物,地位崇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谁能想到,这种破烂的地方,竟然隐居着一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憨厚少年,名叫许大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见一头白发的林刻,走进铁匠铺,许大愚顿时露出喜色,叫道:“师父,师父,快看这是谁,是刻儿哥来了!” 稻草人书屋

“嘭,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炼兵炉旁,瞎子使用脸盆那么大的锤子,敲打一块赤红色的铁块,火星飞溅,漫不经心的道:“看把你激动得什么样,一个九等人,比我们都穷,难道还能拿出银两打造兵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大愚有些不高兴,道:“师父,上次刻儿哥请你铸剑,你可是高兴得很,宰了他不少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这个头脑简单的傻大个,为师哪里有宰别人钱,都是一分钱一分货。不会说话,就闭上嘴巴。”瞎子很生气,提着泛红的铁锤,就要向许大愚砸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年前,林刻无意中发现瞎子炼兵师的身份,一时好奇,想要试探他的实力,于是请他铸剑。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daocaorenshuwu.com

没想到的是,瞎子不到五天,竟是铸出一柄三星元器级别的剑,比玄境宗的炼兵师都要厉害。如此深藏不露的高人,让林刻吃惊不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双手抱拳,道:“前辈,有飞刀卖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有。”瞎子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大愚道:“有,师父你没有说实话。”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随即,许大愚冲入进一间炼兵房,将三副飞刀取出来,摆在林刻的面前,露出一口大白牙,憨痴痴的笑道:“刻儿哥,你随便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败家玩意儿,他买得起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瞎子很气愤,手中的铁锤举了举,最终还是没有向许大愚挥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大愚笑道:“刻儿哥,不用理会那个唯利是图的老家伙,这三幅飞刀,都是我炼的,全部都送你。”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林刻打量许大愚手中的三副飞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每一副,都是十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第一副飞刀,长三寸,刀身形状像是月牙,银光四色,刀柄雕刻着飞羽细纹,很难想象是由许大成这个大块头炼制出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第二幅飞刀,也长三寸,可是,刀身平直,形状颇为像精致小巧的匕首。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第三幅飞刀,有些特殊,竟是长达五寸,比成人的手掌都要略长,刀身呈宝蓝色,手指触碰上去,竟是传来一股寒气,就像是冰块一般。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咦!”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林刻将其中一柄宝蓝色飞刀取出来,捏在手中,对着太阳仔细观察,笑道:“刀体内部,有三道寒冰属性的器烙印,已经勉强称得上是一星元器。大愚,你已经成为了炼兵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许大愚搔了搔头,憨笑:“应该是吧!但是师父说,我还差得远,与真正的炼兵师比起来,连门都没有入。” 稻草人书屋

瞎子的耳朵很灵,立即骂道:“能够炼制出一星元器,是秘密,不能告诉外人,你怎么就听不懂?嘴巴长在屁股上吗,憋不住?”

daocaorenshuwu.com

“刻哥儿不是外人,他可是帮过我们不少忙。”

www.daocaorenshuwu.com

许大愚理直气壮,向瞎子走了过去,道:“去年冬天,你每天都咳得吐血,眼看就快不行了,是刻哥儿冒着生命危险去不周森林,寻到千尺花救了你。师父,咋们不能忘恩负义。” daocaorenshuwu.com

“老子每年冬天都吐血,也没咋地,谁求他救了?”瞎子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大愚挺着胸膛,扬声道:“我求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长脾气了是不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瞎子停止敲打铁块,提着大铁锤,向许大愚走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大愚立即怂了,不敢再像刚才那么硬气,一边后退,一边劝道:“师父,做人咋们得有良心,不能见钱眼开,唯利是图,要不然,以后谁给你送终?试想一下,你死了,我不埋你,将你抛尸荒野,这样不好,不好,不好……”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咒我死,对吧?小崽子,老子还不让你送终了,等要死的时候,自己挖个坑埋了自己。滚,有多远,滚多远,别在老子眼前出现。”瞎子被气得发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大愚嘀咕了一句:“你也没眼睛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瞎子的铁锤,脱手飞了出去,砸在许大愚的胸口,将他打得飞出数丈远,坠入进一间炼兵房里面,发出一连串“哐哐当当”的声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紧接着,瞎子才是走向林刻,冷声道:“你都已经经脉尽毁,被贬为了九等人,还买飞刀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