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林家的真人?

夜色降临,林刻没有继续修炼,而是取出原镜,进入虚拟圣门。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恭喜你藏锋,击杀血衣堡王天屹,获得赏金三千两,功德值六百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功德值的总数,达到九百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的嘴角微微上扬,打开《恶人宗卷》。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哗——” www.daocaorenshuwu.com

十位修为达到《大武经》第五重天的恶人,出现在镜面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让林刻颇为意外的是,其中有三位恶人,竟然都是血衣堡的血衣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来血衣堡还真是做了不少恶事,简直就是火蛟城的毒瘤,既然如此,今晚就先杀你们三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给许大愚打了一声招呼,便是戴上白玉面具,走出铁匠铺,消失在迷茫的夜幕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位血衣堡恶人之一的陈冲,乃是第二营的血衣卫,负责看守卫北街奴隶市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北街奴隶市场,为火蛟城最大的奴隶市场,占地上千亩,奴隶的数量上万,有奴仆、战奴、女/奴、矿奴……,等等。 daocaorenshuwu.com

可谓是血衣堡的摇钱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每一位奴隶的脸上,都会印上一个“九”字印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们与林刻一样,也属于九等贱民之列。不过,普通奴隶脸上的九字印记,是用铁器烙印上去,还是有机会消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奴隶市场的大门,由三万斤黑铁浇铸而成,高达两丈有余,门上铸有两条盘体蜿蜒的螣蛇和天蜈,显得厚重而又狰狞。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大门前,站有八位身穿血铠的血衣卫,个个身形魁梧,气息厚重。在他们身旁,则是俯卧着两头血目苍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普通凡人,从奴隶市场的大门前走过,会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稻草人书屋

林刻一步步向奴隶市场的大门走去,在距离大门五丈的位置,停下脚步,目光扫视八位血衣卫,道:“我要见陈冲。”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八位血衣卫,没有在林刻身上感知到元气波动,不免有些轻视,因此都没有理睬他。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不过,其中一位满脸胡渣的血衣卫,发现林刻额头上的“九”字贱印,顿时眼睛一亮,笑道:“一个九等贱民,竟然敢来这里,有意思。”

稻草人书屋

他向林刻大步走了过去。

稻草人书屋

白玉面具并没有遮住林刻眉心的九字贱印,在炼制面具的时候,他刻意交代了许大愚。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因为,九字贱印可以时刻提醒他,还有大仇未报,必须拼命修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开的铁铸大门后方,那些戴着手铐脚链的奴隶,盯向林刻,皆是露出同情的目光。 daocaorenshuwu.com

“九等人没有任何地位,就该躲着走,一旦被发现,就会被擒捉,沦为失去自由的奴隶,苦不堪言。他怎么敢来奴隶市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算不躲着走,也该把九字贱印遮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完了,已经有血衣卫去擒他,他是逃不掉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另外七位血衣卫,却是相当失望和后悔,主动送上门的一个奴隶,就这么被人抢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个双手双脚健全的奴隶,可是价值数万铜珠。 www.daocaorenshuwu.com

随着那位血衣卫越走越近,林刻看清他的脸,回想起在原镜上看的影像,相互对比,顿时,眼睛一眯,道:“你就是陈冲?”

daocaorenshuwu.com

“居然认识你爷爷我,贱民,你还是有点见识嘛!”满脸胡渣的血衣卫笑道。 daocaorenshuwu.com

林刻道:“是你,那就很好。”

www.daocaorenshuwu.com

陈冲体内的元气,达到四十寸厚,在《大武经》第五重天武者中,已经算得上是强者。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走到林刻的对面,陈冲停下脚步,从上至下的打量着他,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不错,不错,应该可以卖一个很好的价格。贱民,将你的面具摘下,让爷爷看看你长得如何,是不是可以卖做男宠?男宠的价格,比普通奴隶高得多。”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陈冲很轻视林刻,没有任何防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且,他们二人,相距极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既然你想看,便成全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出手快如闪电,手臂一抬,一道蓝色幽光,从陈冲颈边闪过,随后转身就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另外七位血衣卫,看见陈冲站在原地一动一动,皆是好奇。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陈冲,你在干什么?那个贱民已经走了,你不要,可以让给我。”

稻草人书屋

“对啊,值几万铜珠的。”

daocaorenshuwu.com

陈冲背对着他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渐渐的,七位血衣卫察觉到不对劲,其中一位走上前去,拍了一下陈冲的肩膀:“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嘭。” www.daocaorenshuwu.com

陈冲的头颅,滚落到地上,颈部涌起一道绯红的血泉。

www.daocaorenshuwu.com

“陈冲被杀了,那个贱民有问题,快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七位血衣卫之中,两位达到《大武经》第五重巅峰的武者,骑着血目苍狼,发出轰隆隆的铁蹄声,向林刻离开的方向追去。

www.daocaorenshuwu.com

林刻早已消失不见,他们哪里追得上。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杀了陈冲,林刻又去血衣武斗宫,使用飞刀,杀了陆有情和陆无情兄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夜,整个火蛟城都是血衣卫的身影,铁蹄声不绝,闹得鸡飞狗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毕竟在火蛟城,血衣堡就是天,就是王法,谁都不敢招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