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青牛鹏兽

古岳楼想要跳河遁走,但是,逃了这么久,身上的伤势,已经相当严重,再在水里泡几个时辰,估计是会死在河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不缓不急,已是走到古岳楼的三丈之处,道:“做为幽灵宫宫主的嫡孙,身上应该有不少宝物。太好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手中那张隐身豹的皮,就是至宝,价值连城。”许大愚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古岳楼大喝一声:“放肆,你们这两个愚蠢之极的家伙,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与什么样的存在说话。就算是血衣堡的少堡主袁一城,见到本公子,都得客客气气的叫一声,岳楼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岳楼哥?” daocaorenshuwu.com

林刻讥诮的冷笑,将银雪战刀挥出去,劈在古岳楼的颈部。

www.daocaorenshuwu.com

“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古岳楼虽是《大武经》第六重天的修为,但,伤得太重,再加上没有料到林刻敢对他出手,没能避开这一刀,嘴里惨叫一声,栽倒在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幸好劈出的是刀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古岳楼感觉到脖颈火辣辣的疼痛,又羞又恼,大吼一声:“住手,你们血衣堡,乃是幽灵宫的下属势力。你们若是敢伤本公子,将死无葬身之地。” daocaorenshuwu.com

古岳楼担心眼前这两个蠢货杀人灭口,于是,话锋一转,又道:“当然,你们若是保护本公子回到火蛟城,就是大功一件。本公子可以对刚才的事,既往不咎,而且,还可以赏赐给你们一人一件元器。还有……还有白银十万两。”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林刻和许大愚对视了一眼,眼中皆是闪过一道笑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蹲下身,用怀疑的眼神,盯着古岳楼,道:“我们凭什么信你?我们血衣堡,乃是火蛟城的霸主,怎么可能是幽灵宫的下属势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大愚双手抱在胸前,傲然的道:“没错,幽灵宫虽强,我血衣堡也不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古岳楼不停磨牙,觉得眼前这两个血衣卫,蠢得就像猪一样,恨不得狠狠抽他们两个大耳光。 www.daocaorenshuwu.com

不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忍住,一定要忍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看,这是他的缓兵之计,还是先将他的头颅剁下来,免得夜长梦多。”林刻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们……你们放肆,我有办法证明。” daocaorenshuwu.com

古岳楼在怀里一番摸索,将一面青玉原镜取出。眼中,浮现出一道挣扎之色,最终还是输入一道秘钥,将一段镜像画面,放了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拿去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古岳楼将原镜,递给林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面青玉原镜,乃是“千里原镜”级别,可以在方圆数千里之内传送讯息,比林刻手中那面“百里原镜”,不知昂贵多少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面千里原镜,至少也需要五万两白银,才买得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镜面上,浮现出一段画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一间黑色密室中,燃烧着十八团忽明忽暗的鬼火。密室最上方的骷髅头座椅上,坐着一位白发老者。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白发老者的身体,被一件紫蛟长袍包裹,袖口露出一双银铸的手臂,身上散发出一股不怒自威的强大气势,隔着镜面,都让人感觉到不小的压力。 daocaorenshuwu.com

此人,林刻曾经见过一面,正是幽灵宫宫主,古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传说,古严的双臂,乃是被易一真人斩断,易一真人不忍杀生,所以放了他一条生路。谁知,古严请了一位厉害的炼兵师,铸成一双银寒魔手,战力比以前更加强大。 www.daocaorenshuwu.com

若是以前,林刻或许是真的会相信易一真人是不忍杀生,才放了幽灵宫宫主。可是现在,林刻却不得不怀疑,易一真人放走幽灵宫宫主的真实原因。

稻草人书屋

幽灵宫宫主的下方,单膝跪着一位身形挺拔的男子,大概三十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是幽灵宫宫主的二弟子,张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幽灵宫宫主声音沙哑:“赐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彻将一碗药汤喝下。 www.daocaorenshuwu.com

片刻后,他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叫声,肩部、胸口、头皮、双腿、双手时而鼓胀起一个疙瘩,时而又凹陷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彻卷缩在地,不停翻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半晌后,当张彻重新从地上站起来,已是变成另外一番模样。如果有别的血衣卫在此,肯定会惊呼出声:“那是堡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血衣堡堡主袁彻,果然就是幽灵宫宫主的二弟子张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有这一段镜像画面,足以说明一切。

daocaorenshuwu.com

林刻将接下来张彻和幽灵宫主的对话看完,目光盯向古岳楼,问道:“堡主的身份,应该是绝密才对,怎么会映照下这么一段画面?这种铁证,不应该存在。” www.daocaorenshuwu.com

“不会是假的吧?”许大愚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古岳楼眼中露出一道鄙夷的神色,道:“你们懂什么,我们幽灵宫,自然是要留一招后手。万一将来血衣堡发展壮大,羽翼丰满,想要背叛怎么办?总要掌握一些东西在手,才能让你们堡主乖乖听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轻轻点了点头,又道:“就算如此,这么重要的东西,也不该掌握在你的手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意思?觉得本公子不够资格?你区区一个血衣堡的血衣卫,也敢瞧不起本公子,难道不知道,掌握着这段镜像画面,就算是你们堡主,都得忌惮本公子三分?”古岳楼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