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堂主驾临

被震惊的,何止是白云歌,整个演武场都要炸开,不知多少人在倒抽凉气。 www.daocaorenshuwu.com

一个炼体武者,凭借凡人法“风拳”,击败有问鼎《虎榜》前十实力的严峰,这简直就是在颠覆众人的认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们快看,严峰还没有败。”有人惊呼一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果然,严峰虽然被打飞出去,受了重伤,但是却没有倒地,而是半蹲在地上,双眼赤红如血死死瞪着林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还没有结束,既然你隐藏得这么深,那就让你见识一下中阶上人法和二星元器集合之后的威力。”严峰怒吼一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体内的元气,宛如巨浪潮汐在喷薄,疯狂涌入手中战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剑体上的十三道烙印,犹如化为十三颗星辰,急速运转,散发出越来越强横的气息。 daocaorenshuwu.com

先前严峰施展的归云剑法,只是低阶上人法而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刻,看他那气势,分明实在酝酿中阶上人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做为外门圣徒,掌握一件二星元器,或者修炼成一种中阶上人法,立即就能成为外门中的强者。走到外界,就是上师之下的顶尖高手,人人仰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严峰同时掌握两种力量,自然是非同小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陨落剑法,生死一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严峰默念一声,手中的火焰战剑划出一个圆圈,随即一剑破空,犹如一道流光瞬间划过数丈的距离,刺向林刻眉心。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凭借二星元气和中阶上人法,严峰爆发出来的力量,已经超过十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没有与他硬拼,施展出一步诀,迈出一步,出现到三丈高的半空。

daocaorenshuwu.com

“生死由心。”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生死无念。” daocaorenshuwu.com

“生死归一。”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 www.daocaorenshuwu.com

严峰的剑法连绵不绝,一道道剑影,宛如火焰闪电,从地面冲起,一直向上攻伐过去。在他看来,跃到半空的藏锋,无法借力,只能向下坠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向下坠落,也就落到他的剑锋上,必定被分尸数十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擂台下方,所有圣徒都目瞪口呆,这真的是外门圣徒之间的战斗?

daocaorenshuwu.com

怎么感觉是两个上师在大战。 稻草人书屋

再也没有人认为严峰是在防水,如此剑法,换做是他们,瞬间就会毙命。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雪青岚轻咬晶莹如血玉的嘴唇,道:“严峰的陨落剑法倒是厉害,就算是我,估计也要全力以赴才能抵挡。逼得严峰用出这一招,那个藏锋就算力量再强,也必死无疑……那是……怎么可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整个演武场,再次响起大片惊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见,擂台上那个一头白发的藏锋,就像是精通神术仙法一般,在登天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每一步都向上攀登三丈,就像脚下踩着云梯,很快他就到达近二十丈高的地方,俯看下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连河上画舫中的内门圣徒,也都目瞪口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是……什么身法?玄境宗的平步青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怎么可能,他是炼体武者,没有元气,怎么施展上人法?再说,平步青云堪称是白劫星的第一步法,达到小乘上人法的级别。一个外门圣徒,能够修炼成中阶上人法就已经很了不起,小乘上人法就连命师都很难修炼成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这怎么解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估计是携带有什么符箓,或者是他修炼的炼体功法的特殊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解媗也相当意外,不知该气恼,还是该佩服,道:“难怪见了内门圣徒都不行礼,果然是有狂的资本。以他的力量,加上这种步法,就算遇到《大武经》第九重天的上师,也能一拼,而且可以从容退走。”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擂台中心,严峰已经停止攻击,吃惊的盯向上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忽然,看到三道光点,从天而降。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不好,是飞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严峰深知藏锋的飞刀厉害,拼尽全力闪避,即便如此,依旧有一柄飞刀,从他右腿外侧划过,撕开一道长长的血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等严峰查看伤口,另一股危机感从侧面袭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来,林刻已经落到地面,打出一招“迎风三叠”,强大的拳劲,一重叠着一重冲击在严峰身上,将他撞飞三次,嘴里连吐三口鲜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等到严峰落地的时候,林刻追了上去,手持一柄飞刀抵在他的颈部。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擂台下,余长老和李姓内门圣徒同时大喝一声:“藏锋,住手,你想干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顷刻间,他们二人登上擂台,生怕林刻杀了严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们只是切磋而已,如今严峰已败,你赶紧放了他。”余长老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姓内门圣徒目光沉冷,道:“我们可是圣徒,以惩恶扬善为信念,怎么,你想残杀同门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刚才,严峰想要杀我时候,你们怎么没有出手阻止?”林刻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余长老语重心长的道:“本长老早就看出你深藏不露,严峰绝不是你的对手,自然也就没有出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来是这样,看来我是误会了长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冷笑一声,缓缓松开抵在严峰颈部的飞刀,向余长老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