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大愚送戟来

“二小姐?原来她是青河圣府府主的女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站在一只前往莲星岛的小船上,苏妍将封小芊的身份,告诉了林刻。同时,也将封小芊让她以半价,将沧海血粟卖给林忠傲的秘密,讲述了出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林刻抱着双手,站在船头,心中思绪万千,努力回忆以前是不是与这位二小姐有什么交情,对方为何要这么帮他?

稻草人书屋

就算那位二小姐心善,对一个陌生人的帮助,也是有限度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苏妍也想不通其中原因,道:“或许因为,你是二世善人,所以才有这样的待遇?”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的意思,这是圣门对二世善人的帮助和赏赐?”林刻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可能,但是……”

www.daocaorenshuwu.com

苏妍说不上来,总觉得那位冰冷高贵的二小姐,对林刻太好了一些,不只是将他当成二世善人那么简单。 daocaorenshuwu.com

说话间,他们到达莲星岛。 www.daocaorenshuwu.com

小船,靠岸而停。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在苏妍的带领下,走进一片红枫林。 www.daocaorenshuwu.com

脚踩青石阶梯,耳边听着清风吹过枫林,树叶发出的沙沙之声,林刻道:“这位二小姐,还真是喜欢红枫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前方出现一片青色的古建筑,封小芊戴着面纱,站在一尊药鼎边,从药篮中将宝药的叶片或者花瓣,放置进去,似乎正在炼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鼎中,有一缕缕异香涌出,迷漫大半个莲星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第一次认真的打量这位二小姐,身形柔美,肌肤晶莹如玉,黑色长发宛如香墨,一双绝美的双眸,宛如黑白分明的宝石一般,说不出的美丽。 稻草人书屋

苏妍也是一等一的大美女,可是却瞬间被比了下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在林刻见过的女子之中,估计也就只有聂仙桑,能够在美貌和气质上与她相比。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拜见二小姐。”

稻草人书屋

林刻和苏妍拱手行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听说你击败了白家的天才白云歌,仅凭《战王图》的十一道炼体烙印,绝对没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封小芊道。

稻草人书屋

林刻道:“二小姐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封小芊放下手中的药篮,向他们二人走了过去,一双清澈而又睿智的眼睛,仔细观察林刻,道:“你的身上藏有秘密,我不想过问。但是,府主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想要将你驱逐。你必须得告诉我,玄境宗巨变的真相,我才能继续保住你。”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林刻陷入沉默,半晌后,道:“有些东西,知道得太多,对你没有好处。如果府主真的想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必再多说,凭你刚才那句话,我就已经全都明白。” daocaorenshuwu.com

封小芊摆了摆手,浮现出一道笑容,随即取出一只丹瓶,抛了过去,道:“这是三枚天泽丹,可以为你续命半年。加上你曾经服用了沧海血粟,接下来的一年,你都不会有性命之忧。”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林刻接过丹瓶,心中疑惑更浓,道:“我有一句话,一直想问。二小姐为什么这么关心我的生死?为何要帮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面纱下,封小芊轻咬下唇,最终还是说道:“因为你曾经救过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微微一怔,他知道封小芊指的,绝不是被幽灵宫四大高手追杀的那一次。 daocaorenshuwu.com

“你真的已经不记得了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摇了摇头,问道:“多久的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旁边的苏妍相当无语,林刻这个家伙看起来很精明,怎么也有犯糊涂的时候,居然连曾经救过的人都忘得一干二净。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既然你已经不记得,那就算了吧!”封小芊心中怅然。 www.daocaorenshuwu.com

提醒了这么多,林刻哥哥都记不起来,只能说明自己真的是在单相思。在林刻哥哥眼中,她只是一个陌生女子。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封小芊不再继续说那件事,取出一块令牌交给林刻,道:“为了避免白家从中阻扰,内门圣徒的考核,你就不用参加。这是内门圣徒令,你直接去内门堂报到就行。” 稻草人书屋

说完,她径直离去,消失在苏妍和林刻的眼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苏妍看着林刻手中的内门圣徒令羡慕不已,道:“二小姐对你真好,别的圣徒,绝没有这样的待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一言不发,依旧在努力回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二人乘船离开了莲星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船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真的什么都记不起来?”苏妍相当好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揉了揉太阳穴,摇头道:“记不起来。”

daocaorenshuwu.com

苏妍叹道:“救人对你来说,只是举手之劳,但是对被救者而言,却是天大的恩情。记忆的深刻程度,自然是不同。”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再说,你救二小姐的时间,说不一定已经过了很久,女子从小到大的容貌变化非常之大,你认不出她也很正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随即,苏妍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不过,你对二小姐是救命之恩,有了她做靠山,今后倒也不用怕白家报复。” daocaorenshuwu.com

林刻苦笑:“沧海血粟、《战王图》、天泽丹,而且她还救了我一次。就算是救命之恩,她也早就已经报完。她再继续对我好,就该是我欠她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