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处罚

看到谢紫涵手中的令牌,薛镇北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就像是被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冻住了一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堂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刑堂的堂主?开什么玩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薛镇北的喉咙干涸,道:“黑无常……冒充堂主……可是重罪……”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原来你怀疑这块令牌是假的,拿去仔细看,看清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谢紫涵将令牌,丢向薛镇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薛镇北立即接住,入手的一瞬间,只感觉令牌极为沉重,大概得有三十多斤,必是玄罡重铁炼制的无疑。 daocaorenshuwu.com

只有九堂堂主的令牌,才是玄罡重铁炼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并且,令牌内部蕴含一道特殊的烙印,无法仿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谢紫涵道:“看完了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完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薛镇北迈着艰难的脚步,走过去,将令牌递回谢紫涵手中,心中仿佛是有一万头羊驼在来回奔跑,只感觉老天爷是故意在整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遇到一个傻大个,是堪比命师的高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想要挑战的谢紫涵,竟然又是天刑堂的堂主。 www.daocaorenshuwu.com

怎么可以这么玩他?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薛镇北,下跪领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谢紫涵眼中寒光四射,与白骨面具配合在一起,绝对可以说是面目狰狞,比厉鬼都可怕几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薛镇北心中难受至极,却依旧硬气的道:“我是《龙榜》高手,又是命师,按照圣府的规矩,就算见到府主都可以免跪。”

daocaorenshuwu.com

“别的《龙榜》高手和命师,自然可以不跪,可是,你是戴罪之身,罪人就要跪。你若不跪,就是罪上加罪,那么,本堂主只能将你关进面壁狱,呆上一年。” daocaorenshuwu.com

若是不能将薛镇北收拾得服服帖帖,又如何威慑别的善人家族子弟?

daocaorenshuwu.com

今晚,薛镇北是不跪也得跪。 www.daocaorenshuwu.com

所谓杀鸡儆猴,谢紫涵今天就要杀一杀薛镇北这一只“命师鸡”,震慑青湖上的那群“猴”,得让他们清清楚楚的知道,什么是圣规,什么是天刑堂堂主的威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一年?不行,半个月后就是名侠风云会,以我现在的修为,必定能够一战成名。怎么能够被关进面壁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薛镇北脸色变化不定,最终悲哀的发现,他现在的确招惹不起谢紫涵,只得单膝跪地,道:“拜见堂主,薛镇北甘愿领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谢紫涵满意的点了点头,目光盯向远处的顾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顾鹤比薛镇北更郁闷,就像刚日了狗一样,但是,面对青河圣府排名前五的权势人物“天刑堂堂主”,还是乖乖的单膝跪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过,他却很不甘心,道:“禀告堂主,顾鹤并非故意闯入奇峰岛,更加没有想过要扰乱圣府秩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不过,薛翊仁等人,都是有功德在身的善人,曾经为圣府立下汗马功劳,却被人无故吊在竹竿上羞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处罚我们可以,但是,奇峰岛的那两位内门圣徒,又该怎么处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的脸色一凝,心中暗道,好一个顾鹤,竟然想要拉我和许大愚垫背,倒是一招漂亮的反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和许大愚,会不会受罚,完全就是谢紫涵一言而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以目前的形势来看,谢紫涵根本不可能偏袒他们。一旦偏袒,那些善人家族的子弟,就能借题发挥,进行全面反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更何况,谢紫涵那个疯婆娘,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也不可能偏袒他和许大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谢紫涵下出一道命令,道:“将薛翊仁等人放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和许大愚,对视了一眼,最终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去解开竹竿上九位内门圣徒身上的绳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谢紫涵轻飘飘的说道:“薛翊仁,你去告诉顾鹤,为什么闯入奇峰岛,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薛翊仁单膝跪地,正要开口,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讲清楚。毕竟这件事最大的错,在雪青岚,不在他身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辽阔的湖面上,急速行来一只小舟。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雪青岚与一位下巴上留着三尺长须的老者,站在小舟之上,乘风破浪而来。

稻草人书屋

那老者虽然满脸褶子,怕是已经百岁高龄,可是身材雄壮,可以清晰看到胸口和手臂鼓胀起来的肌肉纹路。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这群小辈,的确是不该闯入奇峰岛聚众打斗,更不该仗势欺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名侠风云会在即,这又是青河圣府第一次参加这样的盛会,若是将他们全部关进面壁狱,岂不是弱了圣府的声威?” daocaorenshuwu.com

“老朽建议,这一次就从轻处置,若有下次,必定严惩不贷。”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在场的内门圣徒,皆是将那位老者认出,于是纷纷躬身行礼。 daocaorenshuwu.com

九堂之一器堂的堂主,雪凌峰,更是雪家的第一高手,修为强横无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雪凌峰看似是来求情,跪在地上的薛翊仁,却在暗暗叫苦,心知雪凌峰是来威慑他,是要让他闭紧嘴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雪青岚毕竟是名动天下的美女,每年的代言费,少说也有三四百万两银票,何等庞大的财富。一个人,就能抵得上,一个中等家族的全年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