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手段

乌云一层层堆积,遮住皎洁的明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道明亮的闪电,从云中穿梭而过,紧接着,天空响起一道震耳的闷雷,宛如山崩地裂了一般,很是骇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远离天境湖,来到一座老旧的酒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和许大愚什么也没有说,每人已经喝下了一坛子烈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早已是深夜,酒馆中,除了他们二人,再也没有别的客人。

daocaorenshuwu.com

就连看守酒馆的老头,在收下林刻一张百两银票之后,也欣然去睡,今晚定然可以做一个好梦。因为,一百两,足以将他的酒馆,整个买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刻儿哥和镇北大哥是公平一战,我只是将战戟给你送去,她为什么要生我的气?”许大愚很不解,双手揉着乱糟糟的头发,直接哭了出来。 daocaorenshuwu.com

第一次坠入爱河的男子,恐怕都会像他这般患得患失,最在乎对方的感受。 稻草人书屋

林刻心中有千言万语,可是,却不知道该如何讲给他听,问道:“你们已经分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错。”

daocaorenshuwu.com

许大愚摇头,颓然道:“吵了一架,我们从来没有吵过架,刻儿哥,我根本不想惹她生气,你说我要不要去向她认错,向她道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喝下一碗酒,还没开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大愚愁苦的,又道:“可是,我真的不知道,错在哪里。”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林刻没有想到,才短短几天,许大愚已经陷得这么深。现在,恐怕任何人劝他离开赵茹,都是不可能的事。 www.daocaorenshuwu.com

看他那模样,只要能够让赵茹重新高兴起来,什么事都肯去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若是将残忍的事实揭露给他,他能承受得住这个打击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轰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雷声再次响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酒馆顶部的瓦片,响起滴滴哒哒的雨落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雨声,迅速变得密集,宛如万箭齐发,倾盆大雨从天而降,空旷的街道瞬间变得烟雾蒙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沉默了很久,岔开话题,道:“楼听雨给了我一封信,我不知道,该不该打开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出这话时,林刻将信封取出,放在了桌上。 daocaorenshuwu.com

许大愚愣了一下,道:“信就在这里,为什么不打开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道:“你觉得二小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许大愚不解的问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林刻又道:“你觉得,二小姐和楼听雨,谁更值得相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大愚没有任何犹豫,道:“当然是二小姐。”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说得没错,既然如此,这封信,也就没必要再看。”林刻捻起信封,指尖释放出一道金色火焰,将信烧成了灰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大愚愣住,没想到林刻会这么果断,道:“至少看一看吧,看一眼,又不会怎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愚说得没错,你至少应该看看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酒馆外,暴雨之中,响起一位女子的轻叹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和许大愚都向窗外望去,只见,一道身材修长的身影,穿着连帽的黑色雨衣,走下地元兽车架。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片刻后,她推门走进酒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林刻脸色一沉,道:“你是怎么找来这里?”

daocaorenshuwu.com

“天下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你只要相信一个人,肯定不会再对她有半分怀疑。所以,我知道,你肯定不会看那封信,但是我却必须偷偷来见你,告诉你真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裹在雨衣中的楼听雨,声音中,带着无尽的苦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盯着楼听雨香肩上的一只五彩斑斓的蜜蜂,眼中露出一道恍然之色,道:“你在信封上,涂抹了一种特殊的香味,是寻着那股香味,找到了这里?” www.daocaorenshuwu.com

楼听雨没有否认,道:“倾盆大雨落下,香味都已经被冲淡。但是,仿佛冥冥之中有老天爷的指引,我最终还是找来了这里。或许,这就是未断的缘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的缘,不在我这里。”林刻很不客气的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知道你恨我,可是……我也是身不由己。你以为,我是瞧不起你九等贱民的身份,才会离你而去?你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楼听雨揭开雨衣,露出一张被雨水淋湿的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根本不想看她,只顾自己喝酒。 www.daocaorenshuwu.com

许大愚却发出一声惊呼,道:“怎么会这样,谁做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皱起眉头,瞥了过去,随即,双目紧紧的一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雨水的浸洗,楼听雨眉心的花钿融化,露出一道狰狞的“九”字贱印,与她那张绝美俏丽的容颜格格不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的双眸中,饱含泪水,凄楚呜咽的道:“这道九字贱印,就是那位封仙子所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怎么可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大愚摇头,表示不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楼听雨惨然笑容:“或许在你们眼中,她的确是一个完美的女子。但是,你们根本不了解女人,当一个女人嫉妒的时候,什么狠辣的恶事都做的出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她嫉妒林刻哥哥与我的亲密关系,狠狠的打过我,在我脸上刻下九字贱印,将我贬为九等贱民。她还威胁我,若是我不离开林刻哥哥,她就……她就将我卖进最低贱的青/楼。然后,再引林刻哥哥亲自去看,我和别的男子睡在一起的模样……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