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天道根本印

林刻早已使用元神,探查到那六位命师的气息,因此,并没有吃惊,轻笑道:“幽灵宫在白帝城剩下的六位副堂主,竟然尽数出动,就不怕全部都死在这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蚕心感到一丝意外,眼神深沉的盯向林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按理说,以幽灵宫现在的阵容,就算藏锋真的拥有白劫五公子级别的实力,也该仔细思考,如何逃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怎么他还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 www.daocaorenshuwu.com

其中一位副堂主,使用元气传音,禀告蚕心,道:“附近并没有发现青河圣府的大批高手,应该只有他一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蚕心也一直使用元感,探查附近,以防这是藏锋和青河圣府一起布置的陷阱。现在看来,那个藏锋,应该是另有手段,或者他根本就是一个狂妄自大之辈,是在死寻死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悟生的藏气法格外高明,他们自然无法察觉。 稻草人书屋

林刻继续道:“幽灵宫的每一位副堂主的人头,都价值连城,既然送上门来,我只能照单全收。就是不知,幽灵宫能不能承受住十位副堂主全部死绝的巨大打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蚕心嘴角上翘,笑了一声:“我不管,你是在故弄玄虚,还是在强装镇定。现在,就问你一句,想要鲁方死,还是要他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鲁方曾经是蚕心座下的战奴,肯定做了很多恶事,别的青河圣府圣徒,肯定会觉得他是死有余辜。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可是,林刻的内心,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冷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知道,鲁方是受制于蚕心,才会做那些恶事,是被逼无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况且,林刻既然请鲁方和泠泠一起对付蚕心,自然是要对他们的生死负责。 稻草人书屋

林刻道:“我曾答应过鲁方和泠泠,要放他们一条生路,那么,在收拾掉你之前,他们就必须活着。这是我的承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旁边,泠泠眼神凝视林刻,心中一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蚕心笑道:“很好,想要救他,就得……”

daocaorenshuwu.com

没等蚕心说完,林刻道:“寒光和燕雪娇身上被封住的经脉,还没有解开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劳你费心,解脉不是什么难事。”蚕心脸上的笑容收起。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这一次,轮到林刻发出笑声:“我使用的封脉手法,除了我以外,无人可以解开。如果三天之内不解,他们将会经脉断碎,轻则修为尽废,重则性命不保。”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蚕心背在身后的那只手,紧紧捏住,心中已经信了一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他先前尝试去帮寒光解脉,但是才解第一道经脉,便是出了差错,寒光因此吐了一口鲜血,伤上加伤。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本来他是打算,收拾了藏锋,立即派人将寒光送回幽灵宫,让宫主出手解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万一藏锋说的都是真的,连宫主也解不了寒光被封的经脉,这一来一去,时间肯定超过三天,寒光岂不是有死无生?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林刻道:“我帮寒光解开身上的经脉,你将鲁方放了,如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蚕心冷哼一声:“我未必要和你做交易。首先,幽灵宫高手如云,必定有能够解开寒光和燕雪娇身上经脉的前辈。其次,我可以擒住你,再逼你解脉。所以,由不得你与我讲条件。动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唰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六位副堂主化为六道黑影,从不同的方位,冲向林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的元神一扫,立即将六人的修为强弱,体内元气的运行方式,以及接下来他们要使用的法,全部都探查清楚。

www.daocaorenshuwu.com

一位《大武经》第十四重天,两位第十三重天巅峰,三位第十三重天。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除了那位第十四重天的顶尖强者,另外五人,林刻都有把握,在一对一的情况下,三五招之内,取他们的性命。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但是,六大命师强者联手,却又是另一种情况。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因为他们只需要拥有,挡住林刻一招而不死的手段,那么,林刻就要陷入双手对十二手的险境,必有防不住的时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快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林刻瞪了泠泠一眼,随后,在六位命师合围之前,施展出一步诀,主动向其中一位手持初级三星元器长矛的副堂主冲了过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在中途,林刻背上的双翼展开,身上的气息暴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日扶桑气源源不断涌入,戴在右手上的青铜拳套,四百多道器烙印,同时浮现出来,形成风火扭缠的力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轰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拳头与长矛的矛尖,对撞在一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风劲和火焰环绕矛杆,一圈圈涌出,冲击在那位副堂主的身上,轻易便是将护体元气撕裂而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位副堂主口吐鲜血,狼狈不堪的倒飞出去,差一点掉进牵云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场所有武者,无人不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仅仅一击,竟然就将一位命师打成重伤,藏锋此人果然非同小可,说不定,真的拥有与白劫五公子一较高下的实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正要使用一步诀,再次打出一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有十足的信心,第二拳打出,可以在那位副堂主压制住伤势之前,将其击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