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逃亡

天晟的双手之间,凝聚出一柄三尺长的寒冰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剑体,缓缓旋转,携带满天风霜,向前方的林刻,飞射而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哧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寒冰剑飞过的地方,地面上的花草,皆是被一层白色寒霜覆盖,留下一条长长的霜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与此同时,追上来的凌烨,双脚涌出浑厚的元气,在地面一踩,身形跳起十多丈高,快速取下射星弩,将一根长枪般的箭矢,搭在弦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双手十指涌出元气,注入射星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弩上,一道道器烙印,浮现出来,散发出夺目的青色光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宛如一轮青月,升在夜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由凌烨这个《大武经》第十五重天的命师,拉开射星弩,形成的威势,散发出的元气波动,显然是远超曾经林刻遇到的那些武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以射星弩为中心,方圆数十丈的天地天气,都变得紊乱,掀起阵阵狂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箭矢射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弩弦发出惊天动地的声音,震得山林中,树叶颤动,纷纷扬扬的飘落而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一边急速奔行,同时将元神完全释放出来,紧紧的,锁定身后的三人,因此,能够感知到他们的一切招式和动作。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身后,有天晟打出的寒冰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凌烨射出的箭矢,则是飞向他的前方,目的不在于射杀他,而是要逼得他停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这腹背受敌的紧要关头,林刻向右横移三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轰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箭矢撞击在地面,形成一个直径两丈大小的深坑。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箭头上,携带的火焰气劲,将周围一大片的地面,都烧成了焦土。 稻草人书屋

即便林刻横移了三丈,依旧被那股气劲冲击,就像一道重拳打在身上,身体微微踉跄了一下,差一点重心不稳倒在地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射星弩掌握在第十五重天的强者手中,竟然如此可怕,看来就算使用凤凰羽翼,飞到天空,也只会沦为活靶子,根本逃不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心中刚刚转过这个念头,身后,传来破风声。

www.daocaorenshuwu.com

冰寒刺骨的气息,直冲而来。

daocaorenshuwu.com

原来,天晟竟是调动元气,操控寒冰剑,转了一个弯,斩向林刻的颈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将时间,拿捏得极好,在林刻刚刚施展了一步诀,旧的元气消耗殆尽,新的元气还没有调动起来,这一剑,便是刚好斩至。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一剑,务必要将林刻的头颅斩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这生死危机的关头,林刻只得单手抱住聂仙桑,另一只手,抓住背在背上的九杀伞的伞柄,快速转身,激发出十八道炼体烙印,利用肉身力量,直劈向身后。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黑色雨伞将白色寒冰剑打得爆碎,化为一块块碎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虽然化解了生死危机,可是,林刻也因此被三大高手追上,失去逃走的机会。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天晟站在他的对面,释放出玄冰元气,脚下的地面浮现出一层寒冰,不断向远处蔓延,淡淡的道:“林刻,你已经穷途末路,逃不掉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凌烨出现到林刻的右侧,将射星弩拉开,箭矢散发出的气机,锁定了他,道:“必须带上你的人头,我回幽灵宫,才能给宫主一个交代。”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林刻的身后,也出现一道身影,封住他的退路。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没有使用眼睛,只凭元神,林刻的脑海中,凝聚出他的样貌、身形、举止,随即将他认出,竟然是当初跟随在魔君宁见道身边的那个年轻男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男子,名叫石秦,乃是暗魔谷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身穿紧身武袍,样貌普通,眉心长着一颗痣,双臂比双腿还要长,宛如一只长臂猿。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林刻向怀中的聂仙桑看了一眼,轻声一叹,盯向天晟,道:“仙桑虽然被封住了经脉和血脉,可是,却能感知到现在发生的一切,你恐怕没法继续欺骗她。”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与幽灵宫和暗魔谷的武者勾结,你这个玄境宗的大师兄,还真是做得很好。”

daocaorenshuwu.com

天晟身上涌出的寒气,令得四周,飘起一片片雪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得不说,今晚林刻的行龙,将他苦心经营了数个月之久的感情毁于一旦,这让他那张英俊的脸,都变得狰狞扭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以聂仙桑那眼睛了揉不得沙子的性格,就算杀死林刻,天晟休想再有机会俘获她的芳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晟所幸也就不再掩饰,道:“就算得不到她的心,我也要得到她的身体。林刻,你死之后,我一定会好好待她。”

daocaorenshuwu.com

林刻听到,聂仙桑的嘴里,发出泣声。

daocaorenshuwu.com

曾经那个对她关怀备至,光明磊落的大师兄,居然变成了一个与魔盟勾结的败类。对她的打击,应该很大吧? daocaorenshuwu.com

林刻转过身,盯向身后的石秦,道:“魔君被易一重伤,又遭受玄境宗的追杀,你的敌人应该是天晟才对。为何却和仇人之子,一起来对付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晟道:“死到临头,还想挑拨离间。魔君是被你杀死,这是师妹亲口所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石秦冷冰冰的道:“我师祖,到底是不是死在你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