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再遇灵秀

林刻脱下隐身衣,露出挺拔的身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果然是你。”薛涛并不意外。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林刻道:“薛殿主看来是,认出了我的真实身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谓的藏锋,果然是玄境宗那个忘恩负义的淫邪之徒林刻。若是这个消息传出去,藏锋之名,瞬间变得狼藉,沦为人人喊打的败类。青河圣府和原始商会,都得受到沉重的打击。”薛涛笑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的眼神平和,道:“你做为易一身边最亲近的一条恶狗,难道不知道,宗主到底是怎么死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被骂“恶狗”,薛涛心中怒意上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易一既然派遣他来杀人灭口,他自然是知道,宗主之死的真相。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只不过,做为一条狗,要忠心于自己的主人。既然主人说,林刻杀了宗主,那么在他看来,这就是事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还真是在成心找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薛涛的语气,变得冷冽。

daocaorenshuwu.com

抓捏铁棍的五指,变得紧了几分,可以明显看到,有气流,在五指间流动。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林刻修为大进,不惧他,道:“你去采千尺花,应该是带回玄境宗,给易一疗伤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怎么知道,我进神照山是去采千尺花?”薛涛很诧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毕竟,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他、风闻礼、易一三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莫非是风闻礼透露给林刻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薛涛虽然没有正面回答,可是,也没否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更加肯定心中的猜想,既然如此,易一的伤势,在短时间内,恐怕是无法痊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他来说,这是一件好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要易一不亲自出手,以林刻现在的修为,遇到别的任何敌人,都有一定的逃生把握。当然,林刻也十分清楚,在易一伤势痊愈之前,必须要拥有与他对抗的实力。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因为,易一痊愈,第一个要杀的人,肯定是他。

www.daocaorenshuwu.com

“风闻礼告诉我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林刻故意这么说,让薛涛对风闻礼起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可能。”薛涛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林刻又道:“如果不是他,我怎么会在这里等你?又怎么知道你们进神照山,是采千尺花?”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其实,风师叔很希望,易一被我扳倒。如此,他就能成为,玄境宗的下一任宗主。” daocaorenshuwu.com

“如果他在神照山,夺取到机缘,突破到真人境界,说不定能够成为白劫星的新一任星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薛涛本来是不信的,可是,被林刻这么挑拨了一下,却生出几分疑惑。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忽的,薛涛大笑一声:“难道风闻礼没有告诉你,本殿主此次前来不周森林,还有另一个任务。”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易一派遣你来杀我?”林刻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薛涛道:“既然你连这都知道,还敢出现到本殿主的面前?”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因为我也想杀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如此说了一句,将背上的铁匣子取下,拿出赤红色的方天画戟。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在元气的引动下,战戟上,浮现出熊熊烈焰。

daocaorenshuwu.com

薛涛以为自己听错,诧异的问道:“杀我?就凭你?哈哈,你和陈问的那一战,我看过,就算动用炼体战兽的力量,也就勉强相当于《大武经》第十六重天初期。” 稻草人书屋

“至于,你和古严那一战,完全就是凭借阵法,才取胜。在这里,你还能动用阵法的力量吗?”

www.daocaorenshuwu.com

林刻反问出一句:“你觉得,我会没有布置阵法?”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薛涛的脸色,依旧平静,可是,心中却掀起惊涛骇浪。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就连古严那样的强者,都被林刻以阵法镇压,更何况是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薛涛对阵法并不了解,不知道以林刻现在的阵法造诣,必须在特殊的环境下,才能将阵法布置出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只想到,如果这里真的有阵法,自己将必死无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再加上,风闻礼很可能真的使用了借刀杀人的手段,让薛涛的心,直接沉入谷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哪里还有杀林刻的心思,只想立即逃离此地,保住自己的性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毫无疑问,这一场心理战,林刻完胜。

daocaorenshuwu.com

当一个人疑神疑鬼,而且只想逃,不敢战的时候,还能发挥出十成力量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趁着薛涛心乱如麻的时刻,林刻施展出一步诀,一连跨出三步,每一步都是十丈,刹那间,出现到了薛涛的身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让我来看看,做为五大元老之一的薛殿主,这半年来的实力,到底有没有进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呼啸声响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刻双手持戟,将二十七道炼体烙印和大日扶桑气同时催动,全力以赴爆发,向薛涛一戟斜劈了下去。

稻草人书屋

薛涛连忙挥出手中铁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棍中的器烙印,被催动,释放出一片紫黑色的元气光芒,与方天画戟对碰在一起。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轰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强横的元气劲气,从棍戟之间,爆发出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二人的脚下,尘土飞扬。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不动用阵法,只是自身力量,竟然就这么强?”薛涛暗惊。

www.daocaorenshuwu.com

刚才,硬接林刻的一戟,以他的修为都感觉到吃力。莫非,林刻已经是与他同级别的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