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往事

第067章:往事

“教官,没想到真的是你,我刚还以为是在做梦,哈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昏黄的一个路边摊,两个帅气的年轻人推杯换盏,身边停着一辆扎眼的路虎车。这一幕迎来不少人的古怪目光,开着路虎来吃路边摊,抽疯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可是两个人却旁若无人,沉浸在自己的气氛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也没想到会遇见你,现在算算咱们有五年没见了吧?”楚飞一口闷掉一大杯啤酒,也感慨的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五年两个月零八天,我记得清清楚楚。”凌斌点头,表情同样感慨,还有唏嘘。

稻草人书屋

“你记得倒是清楚。”楚飞错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当然记得清楚,我凌斌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段难忘的日子。”凌斌端起一杯啤酒,双眼通红的看着楚飞:“那一个月的特训,那次特殊的任务,都是我这辈子最宝贵的回忆,还有,如果不是教官你,我凌斌可能都不知道埋在哪儿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飞沉默,眼神微微颤抖了一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教官对不起,我不该提起你的伤心事。我认罚。”凌斌忽然端起啤酒一饮而尽,随即“砰”的一声拍在茶几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事,一切都过去了。”楚飞叹口气,摸出一根烟叼在嘴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过去了?能过去吗?”凌斌默默的看着对面抽烟的楚飞,没有出声,他很清楚那次任务对楚飞的打击,岂是说一句过去就能过去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是一个陷阱,是一次屠杀。 daocaorenshuwu.com

原本只是特训毕业前的一次实习任务,却演变成了一场屠戮,被有心人利用面对一群穷凶极恶的凶残佣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共六十个战友,眨眼之间就倒下了十多个,如果不是几名教官发现不对劲拼命的闯进重围进行营救,死的人还会更多,甚至六十个人会全军覆没都有可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哪怕已经过去了五年多,可那曾经的画面依旧深深刻印的他的脑海,永远也忘不掉。

稻草人书屋

不只是他,他相信所有在那次屠戮中活下来的人都不会忘记那些血腥画面……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更加忘记不了那六个从天而降,如同杀神一样在丛林中驰骋的身影,为了能够多救出一个战友,六个男人如同杀神一样冲进了对方阵营……不顾一切,不顾生死,只是为了给队员争取多一丝逃命的时间……

稻草人书屋

所有人都知道当时那六个男人手中没有任何武器,因为是在演习,他们手中的匕首都是橡胶的,即便是这样,他们都义无反顾的冲了出去,而不是自己去逃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冲出去的是六个人,回来的却只有四个,每个人都身受重伤,其中两人更是伤势严重勉强拖着一口气挣扎回来…… daocaorenshuwu.com

凌斌永远忘记不了那四个满身血腥的身影在丛林里相互搀扶着蹒跚走出的画面,那四道身影就全身血腥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四只魔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有幸存下来的人都不会忘记那个画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那一刻没有眼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有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尽的鲜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那两个永远不可能回来的教官之一,正是当时的教官小队中的指导员,是教官中唯一的一个女人,她本不擅长杀戮,可却同样义无反顾的冲进了拥军阵营,可是却再也没能回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教官,你怎么会在这?是来执行特殊任务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凌斌似乎承受不住这压抑的气氛,主动转移话题。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不是。”楚飞摇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哈,我知道教官你们执行的任务都是高级机密,我不问了。”凌斌却笑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真不是执行任务。”楚飞抬头看了一眼凌斌:“以后别再叫我教官了,我已经不再是你的教官,而且,我已经离开军队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凌斌大惊失色,不过真快就笑道:“这怎么可能?教官你可是整个华夏的国宝,军队怎么可能放你离开?”凌斌的表情压根不信楚飞这句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真的离开了,而且是被开除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飞苦笑,眼中流出一丝苦涩,有些事情他没办法解释,也不想解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是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凌斌的笑容僵在脸上,好一会再次开口:“和那次任务有关?” www.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飞看了凌斌一眼,没有出声,而是将一杯啤酒喝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些人渣难道没有得到军法的制裁吗?”凌斌忽然变得激动起来,他忽然想起了五年前自己等人回到军区后就被强制送回来,甚至都没给自己等人一个合理的解释,只是隐约知道,那次遭遇佣兵是被什么人设计,是一场阴谋。 稻草人书屋

“他们已经死了,全都死了。”楚飞摇头道,有些话他不会多说,那会影响凌斌的前途,那只是一次高级力量的交锋,凌斌等人只是可悲的沦为了棋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吗?”凌斌皱眉,他直觉楚飞有什么瞒着自己,可是却没有追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接下来两人都不再开口,只是闷头喝酒,不一会小桌上就摆满了啤酒瓶,可是两个人却全都没有任何醉意,看的周围不少人咂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