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愿望清单

大树阴影里的司羽,高高在上,说这话的时候宛如王者。 稻草人书屋

巨叶晃动下安浔仰起的脸庞若隐若现美的惊人,司羽静静的看着她,等着回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有的吗?”她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有的。”他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啊,那第一个愿望就在你手里。”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司羽微愣,随即轻笑,他们说的没错,安浔确实是个随性洒脱的人。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打开了手中的纸,很简单的一句话,“希望妈妈原谅我,以后我再也不逃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叫以后再也不逃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司羽觉得最近自己的笑点有点奇怪,一句简单话都能逗乐他,他看了看槟榔盒,低头问安浔,“我可以看看你以前的愿望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以,也好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司羽抽出一张,“希望哈利和赫敏能在一起。”

daocaorenshuwu.com

下一张,“我想当糖果店的老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希望汤姆和杰瑞可以和睦相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想成为大熊猫饲养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司羽忍不住轻笑出声,这些随便抽出来的愿望没有一个实现,她却还这么相信这棵树。 稻草人书屋

接着抽出第五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司羽打开纸条,发现这上面的字迹和其它那些完全不同,他低头问安浔,“安安是你的小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安浔点头,有些疑惑的说,“只有我妈妈这样叫我。”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司羽没说话,在槟榔盒里又翻了几翻后踩着树杈跳了下来,他站定到安浔面前,没想开口第一句便是,“好在我的裤子没有刮坏,不然我们回去真说不清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安浔被逗笑,司羽看着她,接着又说,“第一个愿望太简单了,其实你妈妈根本没怪你。”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怎么知道?”安浔看到他手中拿的几张纸条,“你把我的愿望拿下来了?”

daocaorenshuwu.com

“这不是你的。”司羽将纸条递给她,“原来天真是能遗传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安浔没探究他话中的意思,伸手抽出一张纸条打开,“希望安安健康快乐的长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希望安安成为一个开朗的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希望安安无忧无虑,自由自在。”

www.daocaorenshuwu.com

“希望安安遇到一个宠她爱她的男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些都是一个母亲对女儿最简单的愿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想这样的妈妈不会随便把你嫁了的,当年那或许是个玩笑话。”司羽说完见安浔低着头完全没有抬起来的意思,他了然笑道,“需要我回避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安浔低着头伸出食指做出一个让他转身的手势,司羽乖乖了转了过去,还没站定就听身后说,“好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司羽诧异回头,见她微笑着看着自己,完全没有他以为的动容神色,司羽转过身子,“你刚才拿什么擦了眼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安浔一手抓了一只垂在腰间的袖子,冲他晃了晃,笑的奸诈。 daocaorenshuwu.com

他就知道是这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电话内容你听去不少啊。”安浔突然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当时我正坐在客厅。”意思是他从头听到尾。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大半夜不睡觉在客厅坐着,安浔奇怪的看着他,“失眠还是梦游?”

www.daocaorenshuwu.com

“在和我哥聊天。”司羽解释,“准备回去的时候见你下来,看你没穿衣服怕你尴尬才没打招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穿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胜似没穿。”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树不远处就是河道,竹筏还停在岸边等安浔,司羽和安浔一起坐竹筏回去的时候,大川和青青正在园区的餐厅安慰着赵静雅。

daocaorenshuwu.com

虽然赵静雅回来什么也没说,但红肿的眼圈还是能够让他们猜到些,还没安慰几句司羽和安浔就一起回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川见两人走进来奇怪道,“咦,你们怎么一起回来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静雅听到声音抬头看了一眼,那一眼满是哀怨神色,而且不仅仅是对司羽,这哀怨一部分还因为安浔。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碰到的。”司羽言简意赅,说话间也看了一眼赵静雅,神色坦然毫无波澜。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哎呦呦呦呦,司羽先生,仙女妹妹这是怎么了?你衣服呢,她裙子呢?”大川发现了两人不妥之处,暧昧的眼神在两人身上瞧来瞧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大川这么一说,赵静雅眼圈再次溢满泪水,看着好不可怜,青青见状小声问,“他俩怎么回事?你不是一直和司羽在一起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静雅摇摇头,咬着嘴唇泪眼婆娑的看着什么也没有的地面,一句话也不说。 www.daocaorenshuwu.com

“大川,车子你开回去吧,我先送安浔回去。”司羽也觉得两人这形象不太适合继续待下去,他倒是还好,只是安浔的长裙烂的很明显,衬衫并不能完全遮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安浔全程没说一句话,随着司羽进来随着司羽出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川拿着刚接过的车钥匙挠挠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安浔对司羽态度整个都不对了。” 稻草人书屋

自然流露出的依赖、信任的感觉不用只字片语也能让人察觉。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回程司羽开的车,安浔乖乖坐在副驾驶,刚开始还好,后来慢慢就有点坐立不安了,总是在动,司羽问她,“你扭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