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挺为难】(上)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枪响,这突如其来的枪声将两人吓了一跳,他们同时转过身去,却见赵武更举枪射杀了一只振翅扑向他的乌鸦,这一枪射得极准,那乌鸦在地上尚未死绝,扑楞着翅膀,乌鸦的翅膀也满是血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武更啐了口唾沫道:“这乌鸦生得好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颜天心提醒他道:“你离它远一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武更道:“一只老鸹罢了,有什么好怕?”可不曾想那乌鸦居然从地上挣扎着站立起来,赵武更一愣,他还从未见过生命力如此强悍的乌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咻!一道白光掠过,却是罗猎及时射出飞刀将那只乌鸦的脑袋斩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乌鸦的脑袋滚落到了地上,无头的身子却仍然倔强地站立着,继续向前走了两步。颜天心举枪射击,正中乌鸦的身体,将乌鸦轰了个稀巴烂,黑色的羽毛在空气中四处飘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黑水寺传出的枪声在空旷的山野中久久回荡,谭天德被枪声惊动,他慌忙拿起望远镜朝枪声传来的方向望去,并没有看到什么特别的状况,可好端端地他们因何要开枪?头顶一片浓重的乌云缓缓移动了过来,遮住了阳光,周围的景致变得暗淡起来。 稻草人书屋

视野中出现了罗猎三人的身影,他们匆忙向外跑来。 daocaorenshuwu.com

罗猎因为那只乌鸦的出现而感到不安,刚才的那只乌鸦身上出现了明显的感染症状,如果这种僵尸病毒连鸟类也能够感染,那么其扩展速度要比自己想像得更快,想起刚入黑水寺的时候,扑面而来的鸟群,罗猎的心情越发沉重,如果那群乌鸦全都感染上了僵尸病毒,那么它们会让病毒的传播变得不可控制。 www.daocaorenshuwu.com

赵武更虽然刚才过来的时候是最后一个,逃离的时候却跑在了最前方,他也和罗猎想到了一处,甚至担心刚才出现的那只乌鸦不止是一个,或许它的同伴很快就会接踵而至,他抢先抓住了绳索,双臂交替向前,很快就已经来到了绳索的中段。

稻草人书屋

罗猎和颜天心彼此对望了一眼,相互一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谭天德虽然不知在黑水寺内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从赵武更的表现也能够猜到一二,心中暗骂,老子的脸面都被你这孙子给丢光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武更逃得匆忙,距离对面也是越来越近,可突然之间听到下方传来一声声刺耳的鸣叫,赵武更壮着胆子低头望去,却见下方鸟群有若黑烟一般升起,向自己围拢过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罗猎也看到崖下的状况,大吼道:“快走!”他掏出一颗手雷向下方的鸟群扔去,无论这鸟群是否受到感染,他都必须要阻挡它们飞升的势头,为赵武更的逃离创造条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手雷在鸟群的中心爆炸,杀伤力奇大,数百只山鸟被爆炸的冲击波炸得粉身碎骨,趁着这一时机,赵武更拼命向对岸逃去。可是罗猎的出手仍然无法做到将那些鸟儿尽数杀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越来越多的鸟儿从崖下飞升而起,赵武更在距离对岸还有两米的地方被鸟群包围,那些鸟儿疯狂扑向赵武更,啄食着他的肉体,赵武更发出一声声惨叫。

www.daocaorenshuwu.com

颜天心开了几枪,试图帮助赵武更解围,可是她的帮助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罗猎大吼道:“谭老先生快逃,去阳光照射得到的地方!”

daocaorenshuwu.com

谭天德原本也在开枪打鸟帮忙,听到罗猎的呼喊声这才回过神来,赵武更吸引了那群山鸟的注意,看样子赵武更必死无疑,如果他死了,那群山鸟就会另选目标,谭天德再不敢多想,他转身向后方逃去,解下坐骑的缰绳,翻身上马,朝着山下的方向纵马狂奔,哪里还能看到半点的老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谭天德逃跑的同时赵武更也支持不住了,他的双手在群鸟的啄食下血肉模糊,再也握不住绳索,双手一松身躯向下直坠而下,谭天德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罗猎和颜天心看出赵武更已经无法挽救之后,两人转身向黑水寺逃去,向前已经没有了去路,现在能做得只能是返回黑水寺。尽快找到隐蔽的地方,躲起来,方能逃过那些山鸟的攻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两人刚刚逃入黑水寺,那些疯狂的鸟儿就一分为二,一部分去追逐骑马逃走的谭天德,还有一部分则追随着罗猎和颜天心的脚步进入黑水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罗猎和颜天心两人一口气跑回了忠义殿,罗猎在事先观察过这里,也只有忠义殿是相对封闭的空间,可以阻挡鸟儿进入,他和颜天心进入忠义殿之后,两人将大门掩上,大殿内光线昏暗,颜天心打开了手电筒。 daocaorenshuwu.com

外面传来叮咚不断的撞击声,却是那些疯狂的鸟儿循迹而至,从四面八方撞击大殿的门窗,寻找突破的地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颜天心低声道:“怎么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罗猎扯下大殿的帷幔,将帷幔塞入那口棺材内,然后从随身行囊内取出水壶,拧开壶盖,里面散发出一股刺鼻的汽油味道,原来他在水壶中装得汽油,罗猎将汽油浇在棺内,然后点燃帷幔,火熊熊燃烧起来,有了汽油的助燃,很快大火就引燃了棺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