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4节 杀机再起

单飞想要曹冲的那封信本有另外的打算,不想周不疑居然有些异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等他转头望去时,周不疑又恢复了明朗的神色,似不经意道:“在下也曾看过曹冲公子当初留下的那封书信,信上都是寻常离别安慰的话语,并没有什么异常。久闻单统领的睿智,却不知道单统领要从中发现什么呢?”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众人和周不疑均是类似的疑惑,单飞笑笑道:“我只是想看看,有劳卞夫人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卞夫人立即吩咐一个堂下的丫环道:“翠儿,你去将我书案旁、仓舒的那封书信取来。”在卞夫人看来,曹冲当初留下的书信绝非紧要,她只是将其放在寻常之处。并不知单飞索要何意,不过她感觉单飞不会无的放矢,遂吩咐丫环去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丁仪等人见卞夫人独重单飞,难免自觉无趣,纷纷起身道:“夫人,时候不早,我等告辞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丁家兄弟、杨修几人先行告退。临行前,丁仪不由恶狠狠的又瞪了郭嬛一眼,郭嬛却是若不在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曹丕见周不疑亦要离去,热络道:“不疑,你以往和仓舒很是交好,单统领若想知道仓舒更多的事情,你来回答无疑最好。今晚不妨留在此间如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这般邀请自然而然,显见周不疑平日不但和曹冲关系不差,亦和曹丕很是交好。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周不疑含笑道:“能和单统领秉烛夜谈,实在是人生乐事。不过今晚只怕有所不便……”他说罢含笑向甄宓的方向望了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曹丕恍然,暗想自己倒是有点糊涂了。这几年来,他毕竟成熟了许多,知道娘亲挽留单飞的另外用意——甄宓近来一直在他耳边提及甄柔和单飞的事情,如今甄柔正在府上。而曹宁儿在此,亦非无意为之。娘亲留单飞在此,本是有意撮合其中的姻缘。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周不疑心思玲珑,早就看出卞夫人、甄宓的心意,倒是不便夹杂其中。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重拍了周不疑肩头一下,曹丕哈哈笑道:“还是你小子想的周到。改天找你,不得推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不疑微笑拱手道:“在下告辞。”他礼数甚恭,又向单飞拱手为礼,这才转身离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曹丕轻叹口气,“单统领,不疑和你般,都是热心肠的人。不过你呢……总是难以让人看到你的热心。”他说这些话深有感触。当初许都长街和单飞起了冲突,他对单飞着实不满,但经历这多波折,他反觉得单飞为人的可贵。 daocaorenshuwu.com

更兼长街行刺一事并未了结,曹丕目睹单飞的身手后着实讶异,是以着意拉拢道:“饭菜应已备好,单统领当要多喝几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单飞微有沉吟,“世子,卞夫人,既然已知道事情究竟,我今晚尚有事情要做,就不在府上叨扰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众人均是一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卞夫人、甄宓都在想,公事谈完,正要谈些私事,你如何能这快离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曹宁儿轻咬红唇,突然道:“单大哥,我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家父还要问问我有关洛阳的事情。你……你……不用……”她说到这里,眼圈微红,向卞夫人施礼道:“夫人,宁儿也要告退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匆匆一礼,急步就要出了厅堂。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卞夫人眉头微蹙,向曹丕使了个眼色。曹丕这次领会的倒是极快,推了单飞一把道:“单统领,眼下许都不算太平,你还不送送曹宁儿!”

daocaorenshuwu.com

曹宁儿走的甚急,没留意脚下的台阶,一个踉跄就要摔倒时,心中又是惶恐又是羞臊,不想一只手轻轻伸过来托住了她的手肘。单飞不知何时已到了她的身边,轻声道:“大小姐,我送你!”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看着近在咫尺的单飞,曹宁儿芳心剧烈的一跳,她听到曹丕的言语,本想着单飞若是开口相送,她会立即拒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洛阳钟繇所言让她心伤,却亦是智者的言语——很多时候,很多因缘始终强求不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不是笨女子,数次读懂了单飞的用意,抢先一步将单飞的话头截断,心中实则有着深切的期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说出来,就还有些期盼。她始终认为,有些事情,应是缘分未到而已,她坚持等待缘分到来的那一天。可匆匆数年,她再遇单飞,相思之心更切,单飞却是益发的疏远,此番单飞不想留在曹府,应该也和她曹宁儿在此有关。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一念及此,她这才匆匆告别,想要一刀斩断这牵绊的思念,但听到“大小姐”三字,往昔一切瞬间如同昨日发生般。话到嘴边,曹宁儿却是垂下头来,半晌终道:“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二人并肩无言的走到曹府的门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车已备。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月柔星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曹宁儿数着自己的脚步到了府门前,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努力才平复了激荡的情绪,故作轻松的看向单飞道:“单大哥,多谢你送我到这里。我……我……可以自己回去了。”

daocaorenshuwu.com

单飞沉吟道:“大小姐,最近许都很不太平。你一定要多加小心,最好带几个护卫。”他知道看似风平浪静的许都城实则是风云暗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