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情报

        我缓缓地睁开眼睛

    这已不是我之前躺的那张红木雕花大床,却也高床软枕,红罗帐暖床头有座精致的梳妆台,床的正前方不远立着一扇织锦屏风,上面绣了个拿着纨扇戏猫的仕女,再往前就是被挡了一半儿的雕花的红木圆拱门,门上垂了粉红的丝帘,门外想必是这房间的外间了

    正想翻身起床,忽听到外间传来人声,我赶紧闭上眼睛,装睡,一边拉长了耳朵,探听外间的风声

    “她还没醒?”听到这声音,我浑身一震,蹙紧了眉,我死也不会忘记他的声音,那个让我怕到骨子里、恨到骨子里的声音,正是那个变态美男

    “还昏睡着,不过这两天比开始好多了,没再发烧和说胡话”这是一个慵懒动听的女声,仅听声音,就有一种说不出风情,让人情不自禁地惴测她本人是否也风情万种、美艳无双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大夫不是说等她的烧退了,就应该醒了吗?”变态美男的声音里带上一丝怒意,“都躺了六七日了,身子的伤都养好了,怎么还不见醒?那是什么蒙古大夫?”

    “大夫也说蔚姑娘受惊过度,如果退了烧还不醒,就是说她自己下意识不想醒过来”女子冷冷地加重语气提醒他,“不想再醒过来面对你”

    “月娘”变态美男的声音带着一丝烦躁和懊恼,“连你也怪我吗?我还以为你是最明白我的,我为何要报仇你也最清楚”

    “就是因为我最明白你,我了解你背负的仇恨,所以你要复仇,我何曾说过一个不字?”月娘叹了口气,“可是,我没想到你不只是要蔚锦岚的命,你甚至连他的家人也不放过你变了,楚殇,你以前是个恩怨分明的人,从来不会牵涉无辜”

    原来那个变态美男叫楚殇我在心里暗暗记下这个名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无辜?”楚殇冷笑,冷若寒冰的语气也掩藏不住心中深切的痛苦,“我的家人,又何偿不无辜,蔚锦岚害我全家满门抄斩,我如今灭他满门,又何错之有?”

    “那你告诉我,你把蔚姑娘送到我这里干什么?”月娘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语气带上一丝不满,“他灭你满门,你灭他满门;他霸占了你母亲,你强要了他女儿的身子一报还一报,是不是应该够了?你本应该一刀了结了蔚蓝雪的性命,为什么还把她送到我这里,你明知道我这里的……”

    “住口”楚殇粗暴地打断她,冷笑道,“你现在是在同情她吗?还是在质疑我?”

    “楚殇……”月娘顿了顿,声音变得温柔起来,“我只是担心你你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走上了复仇的歧途,就算让你报了仇,你也不会快乐,终有一天,你会为现在做的一切后悔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够了你记着自己的身份”楚殇的语气里带着一丝狼狈的尖刻,“不用你来教我应该怎么做,你只需要按我的吩咐做就行了”

    月娘沉默了,半晌,才冷冷地开口:“属下逾越了,属下会按您的吩咐,‘好好照顾’蔚姑娘,门主请回”

    “月娘……”楚殇的声音带着一丝懊恼,“你……”

    月娘毫不留情地打断他,声音里不带一丝感情:“门主请回”

    没再听到楚殇说话,片刻之后,传来了摔门的声音

    良久良久,久到我几乎以为外间已经没有人在了,我才听到月娘的喃喃自语,温柔无力的语气充满了辛酸和悲凉:“这不是你,楚殇,我认识的楚殇,不是这个样子”

    我闭着眼睛,开始从偷听来的情报中逐条理顺相互的关系先是楚殇与蔚锦岚之间的仇恨,这其实是一个老套的故事,前世看了那么多小说和肥皂剧,再发扬一下现代女人的八卦娱乐联想精神,一下子就猜了个**不离十话说十八年前,风度翩翩的蔚锦岚这是我的愿望,我还没见过自己转生的样子,如果他基因好一点,我兴许会美一点结识了俊美无铸的楚父看楚殇的长相就知道了,两人一见如故、惺惺相惜、互为对方的才识倾倒他们也许曾吟诗作对、风花雪月,也许曾把酒言欢、秉烛夜谈如果不是有一天楚父一时兴起,将蔚锦岚邀请回家作客,他们也许会作一辈子的好朋友哪知就是那一天,蔚锦岚见到了好友风华绝代的妻子也是看楚殇的长相就知道了,也许她还才高八斗、聪慧无双,智慧与美貌兼备,才能让蔚锦岚日思梦想、魂牵梦萦拥有她的渴望如同心魔,一日比一日强烈,折磨得他寝食难安,终于,他恶念横生,设计陷害好友通敌卖国,至使楚家满门抄斩,再使计救了楚母性命,好生安顿,日日殷情,天长地久,任是再刚烈的女子也抵不过这绕指柔,委身于他,蔚锦岚煞费心血、机关算尽,终于得偿所愿,抱得美人归可惜当年斩草未除根,楚家的后代楚殇不知道什么原因给逃脱了,也给十八年后蔚家被灭门埋下了祸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至于楚殇是个什么门主,就不太清楚了,但我能断定他的势力应该十分强大蔚锦岚乃当朝宰相,据说权倾朝野,一个这样的人纵横官场数十年,应该也建立了自己蛛网般的人脉关系,府中也应该有他自己的一批人马为他卖命我虽然不知道楚殇是用哪种方法将蔚家灭门,但不管他用哪种方法,他足以证明他是一个相当有能力有和势力的人,根本不畏惧朝庭和蔚的关系网,也可以理解为,他行事极为小心谨慎、滴水不漏,绝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让人寻查端倪

    那个月娘看来与楚殇的关系非同一般,从月娘最后几句话来判断,她应该是楚殇的下属,可是那也只是被楚殇激怒时才故意斗气地自称她可以直呼门主其名,语气不卑不亢,似朋友多过下属,可是言辞间又含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暖昧,似乎又比朋友的关系胜几分无论如何,我可以肯定,这个女人在他心里是有着特别的地位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是这样,这个女人也许可以帮助我我咬咬唇,从刚才她的那些话里,我已经能听出她对楚殇的有些作法并不赞同,这已经能让我想法加以利用了

    还有值得庆幸的一点是,我终于知道自己这具身体的名字了,若是连这个都不知道,很容易在他们面前露出马脚,这还真要谢谢刚刚那个月娘激动时脱口而出蔚蓝雪,很好听的名字当朝宰相的千金,知书识礼、娴雅端庄,这是我上次醒来了解到的信息,我皱了皱眉,这与我的性格相差太远了,假扮她的难度太高了,很容易叫人看出破绽

    怎生是好?难不成我也要像所有穿越的同志们一样穿失忆?楚殇会相信吗?装疯还容易一点,面对他,我宁愿装疯,不用度量他的思考他的算计我暗暗决定,若是真到了走投无路之时,便装疯保命

    思绪百转千徊之间,我感觉到有人从外间走进里屋,站到我的床前是那个月娘?我紧闭双眼,依旧装睡,在心里考量对策,却听到她柔媚的语音慵懒地响起:“蔚姑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闭眼不动,她轻笑一声:“别装了,我知道你醒了”

    我心中暗暗一惊,她如何知道?又怕她是诈我,仍旧躺着不动,只听到她懒洋洋地威胁:“你信不信,我有几十种方法可以让你‘不得不’醒过来,每一种,都绝对比你自己醒过来要痛苦得多”

    这女人看来也不是好捏的柿子,要拉拢她怕是不那么容易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张开眼睛,打量床前的美人,如真如我料想的一般美艳绝伦,芙蓉如面柳如眉,淡妆浓抹总相宜见我睁开眼,美人面露得色她看起来约二十四五岁,着了一身暗红的绸袍,露出一大片酥胸,妆扮像极了唐代的服饰在中国古代各朝服饰中,我最喜欢的是盛唐的服饰,拜唐代开明的风气所赐,唐朝服装的款式是最大胆最性感,裸露肌肤最多也最能展现女子的美丽肌肤我前世居住的城市号称“火炉”,所以我最怕过的便是夏天,虽极爱清凉的着装,可惜因为身材过于珠圆玉润,吊带之类的小可爱只能在家里穿穿过过瘾,那时想得最多的便是唐代的审美观多科学啊,女子以胖为美又不怕露,简直羡煞我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知道这天曌皇朝的民风,是否也与盛唐别无二致,若是的话就太好了,我终于海吃海喝不用怕长膘了幸好不是借尸还魂到我前世所认知的古代,我的历史学得并不好,又没想过要去改变历史作YY强人,我只想好好生生安安份份地活下去而已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知道你已经醒了?”月美人哪知我转瞬间已想了这么多东西,只道我不说话是疑惑这个,我也不点破,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她嫣然一笑,接着道,“我刚刚注意到你的呼吸紊乱,没有之前昏迷时平和,便知道你已经醒了”

    能听到我的呼吸?这么说,月美人会武功?而且恐怕武功还不弱我想到武侠小说里,只有内力非常高深的武林高手,才能听到隐藏暗处的人的呼吸

    把不经意收集来的情报不动声色地装进脑子里,我平静地看着她,不置一辞月美人望着我,眼里闪过一丝诧色,显然我苏醒后过于平静的表情让有些吃惊,她皱了皱眉,怀疑道:“你是不能说话,还是不想说话?”
daocaorenshuwu.com


    我笑了,望着月美人的俏脸,以实际行动否定她的询问,开口道:“我要吃饭”